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伉俪】易燃易爆炸(下/完)

一只屁桃🍑:

诱受设定     不适勿戳




【伉俪】易燃易爆炸(上)




【伉俪】易燃易爆炸(中)






看文前请看一下这段话:




因为上和中都是从荣荣角度写的,所以很多想法也是从他的角度考虑后写下来的,但其实事实有可能并不是我写出来的那样。




所以,希望不要混淆了....埋了很多伏笔,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发现。




时间线是交错的。








































 


 


 


 


 


 


“靠!你又要逃课?!”


 


 


“嘘!”


 


 


朴珍荣赶紧用力拍了一下同桌的胳膊,皱着眉压低了嗓音,一边弯腰收拾着书包一边小声对他说道,


 


 


“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要逃课!!说话声音就不能小点吗?”


 


 


“啧……你胆子也是够大的……”


 


 


同桌表情悠闲的看着他鬼鬼祟祟的样子,嘲讽地说道,


 


“就不怕被你叔父发现了,又狠狠揍你一顿。”


 


 


朴珍荣动作停顿了一下,神情变的很冷漠,语调无所谓的说道,


 


 


“被揍了我也要去,今天是他决赛。”


 


 


“那个高中生?”


 


 


同桌的脸上带着不理解的神色,很鄙视的说道,


 


 


“真不明白了……打游戏有什么好看的……”


 


 


“你懂个什么,”


 


 


朴珍荣拎着书包,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动静,语气轻快,眼神带着仰慕的说道,


 


 


“要知道……


 


 


他可是我的,人生信仰。”


 


 


 


 


 


 




 


 


 


 


 


 


*


 


 


“我没有瞒着你,”


 


 


原本热烈的气氛,原本挑逗迷人的神情,在一瞬间冷淡了下来。


 


 


朴珍荣嘴角的笑有些苦涩,视线垂了下来,指尖勾弄着那条绑过他眼睛的领带,轻声说道,


 


 


“你只是……不记得我了。”


 


 


“我的确没认出来…”


 


 


林在范动作停顿了一下,捏着他的下巴,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会儿,许久,才低声说道,


 


 


“你变了太多了。”


 


 


“变了吗?”


 


 


朴珍荣语气又变的轻佻起来,勾着他的脖子,印上了一个吻,眼神撩人的懒懒说道,


 


 


“你从前不就喜欢这样的吗?现在又喜欢清纯懵懂的了?”


 


 


 


林在范神情有些无奈,他自己压根就不记得当初说过什么胡话了,也许只是无心的随口一说,没想到朴珍荣一直记着了,揉了揉他的头发,嗓音低哑的说道,


 


 


“我喜欢,你以前的样子。”


 


 


朴珍荣心跳漏了一拍,愣了好几秒也没回过神,忽然止不住的有些难过,看着林在范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你知道我以前什么样子吗?不过都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


 


 


你喜欢的,也从来不是我。”


 


 


 


两个人的心绪都被扰乱,同时陷入了沉默。


 


 


朴珍荣有些失落的推开了他,捡起地上的衣服,一边搭在光裸的身上,一边苦涩又赌气般的说道,


 


 


“我就这样了……这种你讨厌的性格……


 


 


变不回去了。”


 


 


 


 


 


 


一个人走到了阳台,坐在躺椅上发愣,看着玻璃窗上模模糊糊的影子,穿着宽大的睡衣和当初穿着大一码的病号服的身影很像。


 


 


其实如果不去刻意改变的话,眼神也还是和从前的自己很相似。


 


只是刻意的去伪装太久了,变回以前的自己,反而有种不适应的感觉,更可况,他为什么要为了林在范,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自己,只是为了迎合他的喜好。


 


一次就够了。


 


 


紧紧的抱住了膝盖,脸埋在臂弯里,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


 


 


 


“一开始就是以为你喜欢……


 


 


 


才去改变的……”


 


 


 


 


 


 


 


 


 


 


 


 


 


*


 


林在范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了,大三休学也快半年了,眼睛依旧没有任何好转,每天蒙着一层薄薄的纱布,即使再怎么努力,能看见的,也只有很浅很浅的光线,以及模模糊糊的大概。


 


 


“艹!”


 


 


狠狠的捶了一下病房的门,听完医生无用的治疗意见,情绪更加暴躁起来。


 


 


即使对于一个普通人,眼睛看不见就已经是很绝望的事了,更何况是他这种职业玩家。连电脑屏幕都无法看见,对战参赛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而职业玩家更新换代的那么快,等他治疗好,也许压根就没机会参赛了。


 


 


 


摸索着准备回到病房的时候,又听见走道的大妈们说着闲话,也不知道她们哪里来的这么多八卦讨论,看不见之后听觉反而灵敏起来,下意识的就听了一会儿她们讨论的内容。


 


 


“啧啧啧,刚住进来的那个孩子,也太可怜了点。”


 


 


“就是说啊……哪有人对自己侄子这么狠的!好像说就因为去玩游戏,就把他的手整个的砸成粉碎性骨折了?”


 


 


“听说是,哎,还是个学钢琴的孩子,这辈子算是被毁了,也真是可怜见的……”


 


 


“住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也没见有什么人来照顾过他,亲戚也就只有他那个整天喝酒的叔父,还有一个不管事的婶婶,现在搬到普通病房来了,我看更没人了……”


 


 


“刚刚和他去说话,也一直低着头不肯讲话。”


 


 


“哎呦!说不出话!被他伯父掐了脖子,声带也坏了,太可怜……”


 


 


 


 


林在范听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在医院呆着的人,哪一个不可怜。


 


大摇大摆的就准备走回病房,路线熟悉之后,他也不想像个盲人一样,整天摸索畏缩的走路,有损他的形象。


 


 


刚关上房门,准备蹦到病床上睡觉,硬生生的就砸在了一个人身上,软绵绵的有点瘦削的身体,被压住了也没见他吭声,两个人都挣扎着坐起了身。


 


 


“靠!谁啊?”


 


林在范看不太清,摸索着摸到了他手腕,粗糙的手感应该是打着绷带,皱着眉问道,


 


“你躺我床上干嘛?”


 


 


“我……咳咳……”


 


身下的人清了清嗓子,有点艰难,声音很微弱的说道,


 


“刚搬过来的。”


 


 


“声音这么小,谁听的见……”


 


 


林在范嘟囔着从他身上下来了,不太适应的爬到了另一张床上,也懒得再搭理他,枕着手臂就准备睡觉,然后又听见那个人问道,


 


 


“你是……咳……林…在范?”


 


 


“是啊,”


 


林在范懒懒的回答道,语气拉长了说道,


 


 


“就是本大爷没错。”


 


 


“我,咳,我……”


 


 


那个人语气变的有些激动,声音努力想要提高,还是没能成功,窸窸窣窣的动静,应该是从病床上下来了,走到了他身边,弯下腰能闻见一阵清香,靠近了点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我……崇拜你…很久了…”


 


 


“戚,”


 


林在范不屑一顾,提到打游戏的事他整个人都很烦躁,偏偏他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模糊的把脸转向了那个人,很自大的悠悠说道,


 


 


“喜欢我的,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你也用不着告诉我,别爱上本大爷就成。”


 


 


那个人没再说话了,估计是被打击到了,一声不响的回到了病床上,感觉有些失落的样子。


 


 


林在范闲的无聊,忍不住又问道,


 


 


“现在女孩儿还打游戏?挺少见的啊。”


 


 


“你!咳咳咳……”


 


那个人情绪很激动,咳嗽了半天才,声音很轻的磕磕巴巴说道,


 


“我是……男的……”


 


 


“啧,声音这么娇滴滴的,谁知道你男的女的,”


 


林在范慢悠悠的回答道,过了几秒,随口又问道,


 


“那你叫什么?”


 


 


“咳……就不……告诉……咳你!”


 


 


“不说算了,”


 


 


林在范一点也没在意,扯了扯弄到脸颊上的绷带,态度很差的继续补充道,


 


 


“本大爷也没兴趣知道。”


 


 


 


 


 


 


 


朴珍荣有点失望,看了看手上缠绕的绷带,眼睛止不住的发酸,这辈子大概是不能再弹钢琴了。


 


 


原本见到林在范的瞬间,觉得自己的人生又有希望了,压抑绝望的心情有了些许的光芒,结果大少爷的性格,和他想象中崇拜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有点生气的在日记本里写了一堆林在范的坏话。


 


 


已经在一起住了很多天了,林在范每天只是坐在病床上,无聊的望着窗户的方向,眼睛缠着纱布,表情似乎有些犹豫和憧憬,但最终也只是偏过头,哪里也没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朴珍荣看着桌子上摆着的筷子还有勺子,动作停顿了一下,没有和往常一样,用勺子舀饭,鼓起了勇气,拿着筷子想要尝试一次。


 


 


手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是要想回到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手腕止不住的开始颤抖,手指也压根就没办法握住筷子,努力尝试了很久,最后筷子直接掉在了林在范的病床旁边。


 


 


 


 


“怎么吃个饭,动静都这么大!”


 


林大少爷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喜欢把所有的问题都怪在他身上,朴珍荣默默的瞪了他一眼,一声不吭的走了过去,弯下腰捡筷子的时候,然后听见大少爷悠悠的说道,


 


“我看你唯一的优点就是性格好了,怎么说也不还口,真乖。”


 


 


我呸!


 


你奶奶的……


 


 


朴珍荣很想骂他,咳嗽了两声,压根就说不出来话,暗戳戳的翻了个白眼,看到他嘴巴旁边还沾了好几颗饭粒,配上他自以为是的表情,简直傻的不行。


 


 


忍不住在心里偷偷嘲笑起来,心弦一动,突然想恶作剧一下。


 


 


装模作样的坐在了他的床边,声音又轻又温和的问道,


 


“你想……咳,出去……散散心吗?”


 


 


林在范愣了一下,表情有些迟疑,摇了摇头,冷漠的说道,


 


 


“不去,什么都看不见,去个屁啊,你傻了吗?”


 


 


朴珍荣撇了撇嘴,心中默默鄙视了他一下,语气还是很温柔的继续劝导她,


 


 


“我陪你咳……一起……可以吗?”


 


 


林在范望着他的方向,有一丝心动的样子,然后又皱着眉很不信任的说道,


 


 


“你不会是想捉弄我吧?”


 


 


靠……


 


朴珍荣嘴角抽搐了一下,感叹着幸好林在范什么都看不见,动作轻柔的握住了他的手,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说道,


 


 


“不会的……我会……一直咳……陪着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林在范似乎有些脸红的样子,声音忽然放大了些,粗声粗气的说道,


 


 


“那你……一定不能放开!不然我就揍你!”


 


 


 


 


 


 


 


医院楼下的花园,开了很多花,虽然林在范看不见,但是来医院这么久,第一次到了外面,坐在木椅上,心情也好了不少。


 


 


即使不用那个人再引路,林在范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的,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很柔软又很纤细的手指,他的掌心都有些出汗,但表情还是很淡定很坦然。


 


 


朴珍荣看着林在范一脸“本大爷最帅”的表情,翘着二郎腿,靠在木椅靠背上,脸上还沾着好几颗饭粒,傻不拉几的样子,和他想象中的人生偶像完全不一样,憋笑憋的身体都在颤抖。


 


 


“你很冷吗?怎么好像有点发抖?”


 


林在范松开了他的手,摸索着抚摸在他的腰和后背,嘟囔着说道,


 


“怎么穿的这么少。”


 


 


“没有……不冷……”


 


 


林在范皱着眉,脱掉了自己的外套,转过身不是很确定的摸上了他的肩膀,然后轻轻搭在了他的身上,别别扭扭的说道,


 


 


“你穿着吧,要是感冒了,还会传染给我……”


 


 


 


朴珍荣愣了一下,看着林在范忽然靠近的脸,从前都只能在电视或者比赛现场远远的看一眼,而现在,就在他的面前,触手可及的距离,莫名的有些心跳加速。


 


 


 


 


 


回到病房吃过了晚饭,朴珍荣也不好意思再继续恶作剧了,凑到林在范的床上,很小声的说道,


 


 


“你脸上…咳…有……饭粒……”


 


 


“嗯?哪儿?”


 


林在范皱着眉胡乱的摸了一通,嘴角的饭粒还剩了一颗没弄掉,朴珍荣有些看不下去了,指尖轻轻的帮他擦掉了,食指不小心摩擦过了他的嘴唇。


 


 


大概是朴珍荣的错觉,他觉得林在范似乎又有点脸红了。


 


 


没等他准备从病床上下来,林在范忽然搂住了他的腰,表情认真的问道,


 


 


“你喷香水了?”


 


 


“没有啊……”


 


 


“那怎么这么香?”


 


 


说完眉头微蹙着凑近了些,搂过他的腰,拉靠了过来,似乎想要闻闻他身上的气息。


 


但是眼睛看不见,没办法掌握距离,直愣愣的就吻在了他的嘴唇上,轻轻的接触了几秒,朴珍荣的手还紧张的攥在他的手臂,两个人都没反应过来。


 


 


 


“我…我刚刚是不是,亲到你了……”


 


 


林在范赶紧松开了他,语气不自然的问道,没等他回答,又继续自言自语的开始怪在他身上,


 


 


“你怎么也不躲开!明知道我看不见!是不是故意想让我亲你!”


 


 


朴珍荣看见他的样子,忽然有点想笑,忍不住无语的笑了半天,闻了闻自己衣服上的味道,然后弯下身凑近了些,靠着他说道,


 


 


“没什么……香味啊……”


 


 


林在范有点脸红的抱着他的腰,神情紧张的把脸凑到了他的衣领出,嘴唇有意无意的擦过他光滑的脖颈,咽了下口水,嘟囔着说道,


 


 


“有香味,很甜的,牛奶香。”


 


 


 


 


 


 


之后,他们俩的相处莫名其妙的变得好起来。


 


虽然林在范大少爷的性格,经常霸道又别扭,但是朴珍荣嗓子不好,压根就不想搭理他,每次都是偷偷摸摸的在他背后挥拳瞪眼。


 


当然,大少爷心情好的时候,人还是很不错的,也经常装作不在意的照顾他,帮他解决了很多他不想面对的麻烦。


 


 


 


医院里偶尔会有一些鼓励重病患者和小孩子的活动,类似于做游戏,唱儿歌或者表演之类的。


 


 


林在范不屑一顾,也懒得参与那些活动,但是朴珍荣很有兴趣,每次都要拉着他一起去。


 


 


一开始林在范还会立场很坚定的拒绝,但是听到朴珍荣声音很轻又很失落的样子,完全狠不下心再去反对,只能无奈的陪着他像个傻子一样,坐在一群闹哄哄的小孩子堆里,听着无聊的表演。


 


 


 


最后一个节目是钢琴表演,大概是刚学不久的小孩子,演奏的磕磕巴巴的,也并不动听,但是朴珍荣似乎听的很认真,坐在他旁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表演结束的时候,人群都已经散了,空荡荡的,只有他和朴珍荣还坐在凳子上没有起身。


 


 


林在范打了个哈欠,刚拆了纱布,睁着眼睛朦胧的能看到一点朴珍荣大致的身影,困意袭来的说道,


 


 


“还不回去吗?”


 


 


“我也会……弹钢琴……”


 


 


朴珍荣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苦涩,林在范犹豫了一下,猜测着大致的方向,摸到了他的脸颊,湿漉漉的,大概是哭了,身体也有些颤抖,语调很难过的说道,


 


 


“但是……没办法再演奏了……”


 


 


林在范叹了口气,他最不会的就是安慰人了,抱住了他的腰,别扭的小声说道,


 


 


“以后我买个钢琴给你,再难听,我都听得下去。”


 


 


 


朴珍荣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靠在他的肩膀,无声的哭了很久,紧紧的抱住了他。


 


 


 


折腾了很久才回到病房,等林在范洗漱完,准备休息的时候,模糊的看见朴珍荣还站在窗户边没有睡觉。


 


磕磕绊绊的走了过去,一边低声骂着清洁人员又把垃圾桶换了位置,一边摸索着拉过朴珍荣的手。


 


 


不知是治疗有了效果,还是心理作用,林在范觉得自己模模糊糊的能看见一点点朴珍荣的样子,但再清晰一点,就没办法了。


 


 


手指动作很轻的抚摸在他的眉眼,鼻子,侧脸,然后是嘴唇。


 


 


没等林在范的理智反应过来,冲动之下,他就吻了上去。


 


 


柔软的嘴唇触感很棒,唇齿间似乎隐约有水果味牙膏的气息,没有理睬朴珍荣轻微的反抗,动作有些粗暴和强硬的把他压在墙上。


 


 


捏着他的下巴,舌尖毫不犹豫的抵弄进去,勾缠着他有些抵触的唇舌,安静的病房里能清晰地听到他们接吻时的声响。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松开怀里人的时候,气息都有些不稳了,动作很僵硬的擦了擦他的嘴角,想着要怎么解释,然后听见朴珍荣小声的问道,


 


 


“你……咳……喜欢男生?”


 


 


“嗯?……嗯……”


 


林在范犹豫了几秒,应了一声。


 


 


“那你……”


 


朴珍荣庆幸着林在范看不见自己脸红发烫的样子,声音更小的说道,


 


“喜欢我…?”


 


 


 


“怎么可能!我……我就是让你体验一下……被你偶像亲的感觉!”


 


林在范一秒就被看穿了心思,慌张的立马否认了,话一下变得多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你也绝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朴珍荣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低着头沉默了很久,鼓起勇气问道,


 


 


“那你……喜欢的人……咳咳……是什么类型呢…”


 


 


林在范大脑一片空白,他之前也压根就没喜欢过别人,只能胡编乱造的说道,


 


 


“就和你完全不一样!……很主动又性感诱人的……肯定不会是你这种……又呆又傻的……”


 


 


 


朴珍荣默不作声了,摸了摸嘴唇,很轻微的叹了口气。


 


 


 


 


 


 


 












 


*


 


 


 


朴珍荣并不想提之前在医院的事,总是下意识的回避过去的问题,林在范也配合的没再提了,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又各有想法,看似相处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心里却都清楚的明白,已经不一样了。


 


 


晚上洗过澡,林在范擦着头发回到了卧室,朴珍荣正躺在床上看书,一只腿弯着,膝盖弓起来,悠闲的晃来晃去,把书举的高高的,也不怕把脸砸到了。


 


 


之前的问题,林在范没能回答。


 


 


因为他自己也似乎也说不出,一直喜欢,一直眷念的,到底是朴珍荣本身,还是,和他相处那段时间里,自己幻想出来的那种性格。


 


 


毕竟反差太大了。


 


和他印象中朴珍荣的样子。


 










 http://pianke.me/version4.0/wxshare/wxshare.php#!/article/59427c0816c7082c5b139004


 


 


 


 


 


 


 


 


 








 


 


*


 


那天晚上尴尬的吻之后,他们俩好几天都没再说话。


 


 


林在范纠结着要不要和朴珍荣说清楚,最终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还是和以往一样,偶尔指使他做一些无聊的杂事,然后再以此为借口,给他更多更好的照顾。


 


 


 


长久的治疗似乎总算是初见成效了,医生说最近眼睛好转的迹象很明显,如果继续坚持,很有希望能完全治愈。


 


 


林在范自己也觉得,视力有了好转,偶尔晃神的时候,他隐约的能看清朴珍荣的身形和安静清秀的五官,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反正胡思乱想的就在脑海里勾勒出了一大堆朴珍荣的长相。


 


 


晚上朴珍荣去打针了,林在范无聊的坐在病床上,买了一大堆烧酒准备庆祝一下,结果也没个人来陪他,没等朴珍荣回来,就一个人一口一口的闷了下去。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喝到最后脑袋都发晕了,靠着枕头,眼睛半阖着,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http://pianke.me/version4.0/wxshare/wxshare.php#!/article/59427c7d16c708d75b13900a


 


 


 


 


 


 


 


 


 


 


 


 
















*


 


 


林在范出去应酬了一整天,累的脑袋都疼了,回到家的时候,看见朴珍荣趴在沙发上正在认真的写什么,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起来。


 


 


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松着领结,嘴角带笑的问道,


 


“写的什么?”


 


 


朴珍荣撇了撇嘴,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无聊的暑假实践报告。”


 


 


“咳……”


 


林在范有点好笑,朴珍荣一整个暑假就宅在家里,哪儿都没去过,无语的问道,


 


 


“你又没去实践,又在胡编乱造吗?”


 


 


“谁说的,不是实践了吗?”


 


 


朴珍荣转过头看了眼林在范,嘴角上扬,语气挑逗的说道,


 


 


“和你晚上的实践课程还不够多?”


 


 


林在范没搭理他,看着他论文纸上的鬼画符,无奈的嘲笑道,


 


 


“这么多年了,你的字一点长进也没有。”


 


 


“你以前哪里看得到……”


 


 


“不是写过,我是你的人生信仰吗?”


 


 


朴珍荣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从沙发上坐起身,磕磕巴巴的说道,


 


“你怎么……你怎么知道的!”


 


 


林在范脱掉了西装外套搭在了沙发上,悠闲的坐在他身边,侧过脸,嘴角勾着笑的悠悠说道,


 


 


“'真没想到林在范脾气这么坏,把他当作人生信仰,我真是脑袋冒泡了。'


 


 


不是你在日记里写的吗?”


 


 


朴珍荣脸更红了,瞪着他说道,


 


 


“谁准你偷拿我的日记本的!”


 


 


“你自己掉在病房没拿走,怎么能怪我。”


 


 


朴珍荣听到他提起以前的事,又有点别扭起来,半晌才小声问道,


 


“你怎么认出我的…不是说,我变了很多吗……”


 


 


林在范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抱他在了怀里,沉默了很久才说道,


 


“抱着你就能认出来了,去参加订婚的那个晚上,就大概猜到了。”


 


 


听到那个男孩的事,朴珍荣心情更加不好了,嘟囔着说道,


 


 


“你还在难过吗?”


 


 


“嗯?”


 


林在范松开了他,看着朴珍荣孩子气的表情,不解的问道,


 


 


“难过什么?”


 


 


“就那个男孩!”


 


 


朴珍荣心里更生气了,语气酸溜溜的说道,


 


 


“你不是喜欢他吗!”


 


 


林在范愣了半天,才无语的说道,


 


“谁告诉你,我喜欢他了?我不是说了吗,他就是我资助的一个学生而已。”


 


 


“骗人……”


 


朴珍荣心里隐隐的开心些,表情上还是吃醋的说道,


 


“那天你明明很伤心的喝了特别多……”


 


 


林在范叹了口气,揉了揉他的头发,很无奈的解释道,


 


“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我以前的死对头你还记得吗?”


 


 


朴珍荣想了几秒,点了点头,知道林在范指的是他以前当职业玩家的时候,经常和他作对的另一个战队的玩家。


 


 


“那天碰到那个傻逼了,趾高气昂的和我拼了半天的酒,被我干掉了,


 


 


最后顺便告诉他,他们公司已经被我收购了。”


 


 


朴珍荣看着林在范和从前一样,满脸狂傲又自信的表情,愣了几秒,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


 


 


林在范捏着他的下巴,印上了一个吻,语气温柔的说道,


 


 


“在嘲笑我?”


 


 


“我哪儿敢啊……”


 


 


朴珍荣眯着眼睛,勾了勾他的领带,环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上去,嘴角上扬的调侃道,


 


 


“我才不想又被你蒙住眼睛了。”


 


 


林在范愣了一下,摸着他的脸颊,轻声说道,


 


 


“抱歉……以后,都不会了。”


 


 


 


 


 


 


 


 














 


*


 


 


酒醒之后,林在范犹豫着想要去和朴珍荣解释,但是对方一直回避着他。


 


 


下午似乎有人找朴珍荣有事商量,林在范鬼鬼祟祟的躲在病房门后面偷听,隐约的听到了什么出院,国外,钢琴,学校资助的词,连串起来,大致猜测到了朴珍荣很有可能要离开了。


 


 


 


等朴珍荣进来,林在范赶紧拽住了他,粗声粗气的问道,


 


“你是不是要走了!”


 


 


紧紧的攥着他的胳膊,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想到那天晚上自己做的混账事,摸了摸他的手臂,语气赶紧软了下来,


 


“那天……我喝多了……我不是故意那么做的……”


 


 


想了想,自己好像就是故意做的,磕磕巴巴的解释半天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废话,然后忽然被朴珍荣拉过了手掌,指尖轻轻的在他手心里写着什么。


 


 


视力下降后,触觉也变得敏感起来,冷静了一些,大致猜到了朴珍荣写的是,


 


 


“说不出话,我没生气。”


 


 


林在范愣了一下,不确定的问道,


 


 


“你真的……没生我气吗……”


 


 


朴珍荣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捏了捏他的手掌心,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写起来,模糊的猜到他写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把我,当成他了。”


 


 


朴珍荣似乎有些紧张,拉着他的手,指尖有些颤动。


 


林在范咬了咬牙,还是很怂的没能主动说出口,只是底气不足的说了句


 


“抱歉...”


 


 


 


 


 


 


 


隔了几天,林在范从医生哪儿治疗完,准备回到病房,刚打开门就撞到朴珍荣身上,还听见了一个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


 


 


“什么东西掉了?”


 


 


林在范扶稳了他,蹲下身皱着眉,摸到了地上的物体,凑近了些,隐约看清了是一个行李箱,


 


 


“你要……走了?!”


 


 


 


朴珍荣看着林在范的脸,忽然有些难过,原本是打算走之前不再见面了,最后还是碰上了,叹了口气,也没能说话,把行李从他手里想要拿过来。


 


 


林在范很幼稚的把行李箱推到了自己身上,不想递给朴珍荣,两个人对峙了很久,才别扭的说道,


 


 


“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朴珍荣很想亲口告诉他,清了清嗓子,尝试了一下,还是没能发出声音,有些失落的拉过他的手,第一次这么认真,一笔一画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满脑子都是朴珍荣要离开的事,林在范根本就无法冷静下来,恍恍惚惚的努力分辨,最后什么也没猜出来。


 


不管不顾的就紧紧搂抱住了他,心跳声震如雷鼓,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哑声说道,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吧?”


 


 


朴珍荣第一次这么希望林在范能看清他的样子,轻轻的回抱住了他,给不了任何答复,只是在心里默默说道,


 


 


 


 




 


“会见面的。


 


 


 


下一次……


 


 


 


一定会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The  end


 


 


 


 


 


 


 


 


 


 


 


 


 


 


 


 


 


 


 


 


 


 


 










 


 


“我要回学校了!”


 


 


 


朴珍荣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看着还在忙工作的林在范,语气不太高兴的说道。


 


 


 


林在范还在专心的敲敲打打,随口说道,


 


 


“一会儿我送你。”


 


 


“不要你送,”


 


 


朴珍荣撇了撇嘴,嘟囔着说道,


 


 


“我以后都不会来这儿了。”


 


 


林在范合上了电脑,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走过去拿过了他手上的行李箱,摸着他的头发说道,


 


 


“那以后我去找你,在你学校附近买个房子住着。”


 


 


“我不想见你。”


 


 


朴珍荣悄悄揉了揉腰,暗自骂着林在范就是个禽兽。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林在范语气平淡的回答道,把他的行李拿到了后备箱,看着朴珍荣赌气的样子,嘴角带笑的把他搂进了怀里,嗓音低沉又认真的说道,


 


 


“这次,不会再让你一声不吭的离开我了。”


 


 


 


 


 


 


(完)


 
















 


没有BE请感谢三岁的“威逼利诱”哈哈哈






说到底   这就是一个“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会爱我”以及“不管你怎么样我都爱你”的有病的故事。





评论

热度(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