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斡旋中间人(二十一)

乔十七:

#all嘉尔#
说明:全篇OOC、Jackson苏;圈地自萌请不要把故事联系任何真人;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一定是抄我的-0-


101
假期天晴是每个人的愿望,比起湿漉漉的雨天或是阴翳的下雪天,晴天总是尤为可爱的。然而从年末开始断断续续下的这场雪在新年伊始依旧那么不知趣,更是变本加厉地席卷着寒风阻碍行人前行。
从地铁站出来还需要走上小半站公交车路程才能到崔荣宰的工作室,王嘉尔撑着一柄纤细伞身的黑色雨伞走在路上,细腻柔软的绵羊皮黑色手套用银色的装饰线勾勒着握着伞柄的指节。伞柄末端是宝石切割形状的仿水晶材质,晦暗的雪天在其中折射如同禁锢了一个平行世界,若是把伞收起来拿在手里看起来又如同权杖一般。风雪让整条街看起来阴沉而不明朗,雪花刚沾上大衣下摆,又被扑面而来的寒风吹散。
天气不好行人也少,街角的汽车打着雾灯转弯消失不见,雪花落到地面积得不多,零星的脚印和长长地车辙让路面上地积雪变成泥泞又脏兮兮的残渣结在地面上。低头走得太久,王嘉尔将伞往右侧偏移,崔荣宰就出现在他的视线前方稍远处。他晃动雨伞试图引起崔荣宰的注意,但两人相隔的距离让他无法判断这样的示意可否传达到位。
越是走近就越是清楚,能够驱散寒冷的爽朗笑容和能让紧绷神经稍稍松懈的呼唤,崔荣宰裹着纯白的及膝夹棉大衣站在大楼入口的平台下:“嘉尔。”
“荣宰,”王嘉尔在平台下收起雨伞边抖落雪花边走上前,“你不用特地下来接我的……”
“今天下雪……”崔荣宰突然和王嘉尔靠得很近,王嘉尔迷惘地往后倾了倾身体,他伸手掸去王嘉尔发梢上挂着的雪花,“我怕你不来了……”
王嘉尔收回追着崔荣宰手上动作的视线,他看着崔荣宰的眼睛问:“如果我真的不来了呢?”
“那我就站在雪里冻出感冒等你来看望我,”崔荣宰如愿以偿地从王嘉尔眼睛里看到了笑意,“希望能别让我等太久。”
“你啊……”王嘉尔摇摇头跟在崔荣宰身后走进大楼内,“那你感冒之后呢?”
电梯上行按钮被按亮,崔荣宰看着王嘉尔的侧脸问:“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钓鱼执法?”蹙眉努嘴认真思考的样子转瞬间消失被灵动的一笑代替,王嘉尔凑过去用肩膀撞了一下崔荣宰,“你一定不会这样的吧?”
“噢?”崔荣宰的注意力似乎被电子显示屏下端滚动的新闻简讯所吸引,“你这个提议不错。”
“哎?”液晶显示屏上电梯停留楼层数迅速递减,王嘉尔反应过来,“你这是诓我呢?”
“钓鱼执法可是你自己说的。”崔荣宰对着王嘉尔眨眨眼睛然后转过身朝向一边的空气忍着笑意。
王嘉尔绕到崔荣宰面前上前一步:“你还是我的好学弟吗?”
“我们不是早就拿掉学长学弟身份当朋友了吗?”崔荣宰神色自若地伸手抚顺了王嘉尔额前的留海,“嘉尔?”
电梯门“叮”一声打开,崔荣宰趁着王嘉尔接不上话的间隙拉着他的手走进去。
 
 
102
预先准备好的电热水壶按下烧水按钮后自顾自聚集热量,中央空调的暖风早早把工作室内的空气温暖,舒适的沙发和叠放整齐的午睡毛毯在王嘉尔熟悉的位置上。伞放入伞架,崔荣宰蹲在玄关打开鞋柜拿出一双棉拖鞋放到王嘉尔面前:“雨靴换下来吧。”
“要不是以前我来过你这里,真要怀疑你是不是直接住在工作室。”王嘉尔把双脚从雨靴里拔出来套上柔软的拖鞋走进去,他顺手脱去大衣露出米白色、手臂上点缀零星蓝色细条纹的毛衣,大圆领的设计露出了颈后大片皮肤,“鞋柜、衣架、衣柜、折叠沙发床样样都有。”
“其实我有考虑过住在工作室里节省房租……”崔荣宰接过王嘉尔的大衣和他的一起挂到衣架上。
“但是一想到工作时间、休息时间都在这里就觉得太糟糕了是不?”王嘉尔自觉地坐到沙发上找了个舒适的角度,“毕竟工作和休息互相分离才能更好地去享受生活”
“也不全是。”茶几上放着两个杯子,里面分别装有一个红茶茶包。
“那还因为什么?”
“哈哈,因为不能洗澡啊傻瓜!”水壶里发出喧嚣,崔荣宰走过去等水开后的开关自动断电。
王嘉尔抓起沙发上的抱枕蹂躏,等到崔荣宰走回来了才说:“不能做的事情多了去了。”
“所以我只做我能做到的事情。”沸腾的开水倒入杯中,茶包被升起的水面推到最高处,崔荣宰放下茶壶把其中一个杯子推过去,“你准备好了吗?”
“你觉得我可以吗?每到临门一脚的时候,我都会失去勇气……”王嘉尔修长的指尖沿着杯口划了一个半圆又收了回去,“这么多年来都在逃避中度过,快要麻木了……”
“不要说丧气的话,你已经进步很多了,不是吗?”崔荣宰从茶几下方的抽屉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两本记事本和两支笔,“你要答应我,不要勉强自己,你随时可以选择停下来,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王嘉尔既没有碰茶杯,也没有拿起笔,怀里的抱枕被压迫成一个扭曲的形状,崔荣宰坐在他左手边的单人沙发上,窗外依旧纷纷扬扬地下着雪,风声被双层玻璃所阻隔,只有沉默在这里慢慢发酵。
茶杯内壁上凝结着一层密密细细的水珠,王嘉尔把抱枕放在膝盖上抚平,然后轻声问:“可以把窗帘拉起来吗?”
“当然。”见王嘉尔没有走动的打算,崔荣宰起身去把窗帘拉上。
工作室里的吸顶灯刚好调在自然光暖色调,拉上窗帘后暖色调的灯光落在屋里削弱了心里的冷寂。茶几上的笔被王嘉尔握在手里,记事本拿在他的手里摊开翻到第一页:“先从罗列问题开始吧?”
“等一等,”崔荣宰示意王嘉尔稍安勿躁,“虽然你早就对每个阶段的心理变化了熟于心;虽然我们约定了按照你的节奏慢慢来,随时随地都可以喊停……但是我希望你把它们写下来,作为提示也好,作为借口也罢,你要有一个记事本帮你保持这种'知情'的状态。”
王嘉尔张了张嘴,没发出一个字,他把记事本翻到扉页的位置,崔荣宰坐回沙发里和他视线交汇了一下,也拿起笔和记事本。
崔荣宰每说一句,两人就同时在记事本上写下相应的内容:
“第一阶段:抵触。目标:剖析造成现状的原因,了解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第二阶段:试探。目标:提出克服的方法并实行。”
“第三阶段:依恋。目标:让自己处于稳定的、愿意接受他人的爱、愿意爱他人的状态。”
“第四阶段:整理。目标:找回自己的情感分类,把依恋阶段的情感进行梳理和分类。”
“第五阶段:巩固。目标:找到属于自己爱一个人的标准。”
“这样就可以了吧?”王嘉尔搁笔去拿茶杯,“还有其他需要写上去的吗?”
“如果你有想到的可以自己写上去,不一定要告诉我。”
王嘉尔低头喝了一口茶发现早已经凉透,他不做声地把茶杯放回茶几上。
“啊!我忘记了,茶凉了吧?”崔荣宰站起来,“我再去煮点热水。”
“嗯。”崔荣宰转身离开的时候,王嘉尔拿着笔在“依恋”下方划上了双横线,并且把扉页塞进了封套内。
 
 
103
“嘉尔——”
“……”
“嘉尔——”
“……”
“嘉尔?”
“……”
一直听不到回答,林在范从蒸腾着热气的浴室里探出半个身子,他身上穿着藏青色的毛衣,为了方便给Nora洗澡,袖子被捋到手肘,被挡住的部分是两条被打湿的裤腿。
等片刻也没看到王嘉尔过来,林在范提高了音量呼唤:“嘉尔!”
“嗯?”王嘉尔在档案柜前茫然回头,他踢拖着走到通往浴室的走廊入口询问,“怎么啦?”
“帮我从衣柜里拿一块浴巾,左边的移门拉开找一下。”
“好的。”
“对了,”林在范临时又想起要补充的,“记得要拿印着猫爪的。嗯……之前带进浴室里的那块被淋湿了。”
“噢。”王嘉尔随即走进卧室,过了一会儿他拿着猫爪印花纹的浴巾出来,一步步向浴室走去。
因为浴室的门一直敞开着,花洒的水声一直不间断往外传,浑身湿透的Nora在淋浴房里臭着一张脸。米白色为底色的浴巾和王嘉尔身上的毛衣颜色几乎融为一体,林在范想要站起来拿浴巾,他先一步递过去。大大的浴巾把Nora裹成一团露出小小的一张脸,米白的底色衬得猫脸更加黑了。
“Nora真乖。”听到王嘉尔的夸奖Nora不满地“喵喵”叫了两声。
“别看它老老实实的样子,洗一次澡要记恨我一个礼拜。”林在范隔着浴巾把Nora身上毛的揉乱,收获了一堆Nora式刀眼。
“不会的。”王嘉尔蹲在林在范身边伸手挠挠Nora的耳根,它惬意地眯起眼睛,“最多记恨你一晚上,到了明天就又要你走哪黏哪、钻你被窝。”
“要真这样就好了。”林在范温和地笑着,视线落到地上笑意微敛,“你的拖鞋呢?”
“嗯?”王嘉尔低头看了看,“我回去找找……”
林在范还想再说什么,却只看到王嘉尔光脚离开的背影,他只能专注于给Nora吹毛。而用吹风机吹干猫毛的过程中总是艰难的,一番折腾下来他又收到了一堆Nora式刀眼,暹罗猫向两边撇的飞机耳每时每刻都在说:喵很生气。当他确认每片猫毛都吹干后松开手,Nora用力抖动浑身上下的毛,然后飞快地逃离了浴室,躲到它香软又温馨小窝里。
 
 
104
元旦假期最后一天的晚上,林在范与王嘉尔在Light地下情报工作室重新聚首,多日不见,林在范总觉得王嘉尔身上有一些不协调的部分,却又说不清道不明。他收拾完浴室、换好衣服,再度返回工作室,便看到王嘉尔仰头读着档案柜内卷宗的目录,似乎在寻找什么。
“找到了吗?”
王嘉尔沉浸于自己的思索中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他连忙回头看到林在范挨着他站立,正顺着他的目光看卷宗目录。“没有。”他摇摇头,“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怎么了?”林在范按了按王嘉尔头顶,一双满怀心事的眼睛回看着他,然后又躲开了。
肢体动作先一步表达了离开的意愿,王嘉尔嘴上却淡淡说着:“我没事。”
林在范拉住想要离开的王嘉尔,手上动作一用力就直接把人拽回了跟前:“你浑身上下除了嘴,都在告诉我你有事。”他捧着王嘉尔的脸,贴着额头相互摩挲了一下,“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王嘉尔矢口否认。
“你不要这个样子……我们不是早就约定好了吗?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逃避我。”
“无论发生什么……”王嘉尔的声音很轻,听上去像是自我催眠般的喃喃自语。
林在范马上接上下一句:“我都会为你守护……那颗赤子之心。”
“……”王嘉尔闭上眼睛拒绝交流。
“嘉尔,看着我……”林在范压下声音,包括他的焦急和不安,“你不可以再回到以前那个样子。”
“在范……”王嘉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明亮的眼睛上蒙盖着一层水光,“八年前的车祸……真的只能当成一场单纯的事故了吗?”
“嘉尔,肇事逃逸的那个人我们一直找不到,就我们所掌握的信息而言,只能把它当成一场单纯的事故……”林在范意识到王嘉尔在试图从他的档案柜里找相应的卷宗,“没法被证实的猜测只会徒增烦恼,你和斑斑现在好好的,就应该努力往前看。”
王嘉尔动了动右脚,试探性地往后挪了挪:“先是车祸,然后我家被纵火……既找不到肇事者,也找不纵火人……你也相信天下有这么多巧合吗?”
“我并不相信,可是我们没有证据……直到今天我们都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两件事相互关联。”林在范拥住王嘉尔阻止对方悄然后退的移动,“嘉尔……”他试图通过肢体接触给予王嘉尔依靠和安心,“未来的每一天都比过去重要,不要再被过去所束缚了……我一直都在这里,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在你身边。”
王嘉尔的下巴压在林在范左边肩膀上顺从地说:“道理我都懂的,可是……在范,你能不能……”
“我知道,”林在范拍着王嘉尔的后背安抚,“我会继续帮你找肇事者和纵火人的,只要你不说停止,我就会一直帮你找下去。”
“在范……”王嘉尔的双手抱住林在范的腰,本来想说感谢的话,但他想起他们相互约定的不说谢谢二字,于是就没再往下说。
Nora趁林在范不备跳上了古董书桌,它用爪子沾了杯子里的水,然后舔了舔。兴许是因为凉白开过于无味,它又跳下书桌溜走了。
“你以后最好换个带杯盖的杯子……”目睹这一切的王嘉尔有感而发,他拉了拉林在范的衣摆,“我不想跟着你一起喝Nora的洗脚水……”
林在范从王嘉尔的话里读出了重点信息,他松开怀抱回头去找Nora:“Nora!”洗澡时候的慈爱猫爸爸变成了严肃猫爸爸,他顺着猫脚印追着Nora念叨,“跟你说几次了,不准喝我杯子里的水!”做坏事败露的暹罗猫心虚地躲回窝里,露一条长尾巴在外面。
“噗。”王嘉尔忍俊不禁。
 
 
105
时间太晚,王嘉尔就睡在Light,熟悉的织物柔顺剂味道萦绕在鼻尖镇定着情绪,但梦境一重重地席卷意识大海,让他下意识挣扎,熟悉的怀抱将他包围,激烈的梦境慢慢变回平静。
王嘉尔再度梦见在崔荣宰工作室内交谈的那个下午,茶几上的红茶冒着腾腾热气,记事本的扉页已经写好。
 
“接下来,你要把心里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我会帮你的。”崔荣宰坐在他左手边的单人沙发内靠着右侧的扶手在记事本上做记录。
“我心里很乱,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王嘉尔的记事本上写了一个数字1就没有再写东西。
“不要着急。这样,我问你答,从简单的问题开始,逐一回答我。”崔荣宰示意王嘉尔停下笔,“我会做好记录然后复印给你,好吗?”
“好的。”
“你觉得今天的天气怎么样?”崔荣宰找了最为容易让人接受的问题开始。
王嘉尔下意识地去看窗户,但窗帘挡住了视线,他转回头:“不算太糟。”
“外面冷吗?”
“还是有点冷的。”
崔荣宰做好当下的纪录后,短暂停顿了一下接着问:“谁是你最近最挂心的人?”
“我弟弟。他在剧组里拍戏,隔好久时间才能回一次家。”说起家人的时候王嘉尔显得很放松。
“家人对你来说重要吗?”
“非常重要。”
崔荣宰在记事本上写了一行字,然后翻页继续记录:“现在可以跟我聊一聊八年前的事情吗?如果你准备好了,就告诉我。”
王嘉尔闭眼深呼吸三次后回答:“……我准备好了。”
“八年前平安夜的当天下午,你在不在家里?”
“不在。我约了朋友一起给家人买圣诞礼物。”王嘉尔转动手里的中性笔,然后停下,“学校中午放学后,我没回家就直接去了百货大楼。”
“傍晚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我父亲开车载着母亲和弟弟……打算到我们约定的地点汇合……”王嘉尔的叙述断断续续,崔荣宰在一旁专注地看着他给他支持,“途中……他们出了交通事故……”
长时间的停顿后,王嘉尔又把后面的内容一字一句说出来,“我的父母当场过世,弟弟当时命悬一线……”
“后来呢?”
王嘉尔躲避崔荣宰的视线:“我家的房子被人放火烧了,我没有家了。”
“在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你害怕吗?”
“害怕……我一直在尽量避免回忆……这段经历……”
“你一直在因为八年前的事故而责怪你自己吗?”
“是的。”王嘉尔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攥紧成拳。
“为什么?”
“因为是我提议……平安夜去餐厅用餐……”王嘉尔哽咽了一会儿继续说,“是我……毁了整个家……”
崔荣宰低头做了长长地记录,他给王嘉尔将近半分钟的休息时间,然后接着后面的问题:“假设给你机会重回八年前那个平安夜,你会怎么做?”
“和我的家人在一起,绝对不要离开他们。”
“在一起就好?”崔荣宰注意到王嘉尔手指蜷曲了起来。
“一起在家里过圣诞节也好,一起乘坐同一辆车去餐厅也罢,让我和他们一直在一起就好。”
“哪怕会有车祸和火灾?”
“哪怕会有车祸和火灾,”王嘉尔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只要一直在一起就好。”
“可是这也会让你面临死亡的风险的。”
“我会救他们的……”指甲深陷掌心王嘉尔却不知痛。
“可是你当时才16岁,你也只是一个孩子……”
“……”王嘉尔抬头看着崔荣宰,满眼凄凉。
 
或许,我本就应该一起死在八年前。
 
*涉及心理治疗方面的内容纯属虚构,请勿参考。 
 

评论

热度(103)

  1. 奶音家的小甜豆乔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