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斡旋中间人(二十七)

乔十七:

#all嘉尔#
说明:全篇OOC、Jackson苏;圈地自萌请不要把故事联系任何真人;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一定是抄我的-0-


131
金有谦抱紧了王嘉尔把脑袋埋在对方的颈窝,鬓角的发丝轻柔地滑过王嘉尔的耳边,像他的体贴和真心,柔软细腻好似打发的淡奶油。“那就真的是他们中的一个人惹你不开心了……”他压低了声音,心疼又夹杂着不满,“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了。我虽然不会过问我们失去联系的那些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在乎你现在的每一刻。”
“我没事的,毕竟我不是三岁小孩那样,爱记仇又爱哭闹。”王嘉尔带着金有谦原地左右晃了晃,这是他们彼此之间约定俗成的小互动,装作笨拙可爱的小企鹅那样逗对方开心,“我们都长大了,不开心的人和事并不能过多地影响到我们,需要的只是适当的空间和时间。”
“我想为你赶走那些让你难过的人和事……”金有谦站直了,他拉住王嘉尔的手认认真真地看着对方保证,“你如果需要时间和空间,那我会为你留出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就像你给我的包容和宠溺一样。”
“嗯,”王嘉尔的视线柔和,带着足以让人安心的温度,“那我想告诉你,我很高兴你现在在这里……”
“嘉尔,”金有谦不由自主地握紧王嘉尔的手,生怕被突然甩开,“我不管你说的话是不是敷衍我。但是我想让你知道,如果你可以选择一个人依赖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我。”他低头看着王嘉尔指节分明的手指,用自己的拇指轻轻摩挲对方的食指指节,“如果一个人承担太难受,那么换成两个人的话,就会只有难受的一半……我愿意为你承担。”
王嘉尔挣开了金有谦的手,后者像个受伤的小动物低沉着头、满怀失落,他轻轻捧着金有谦的脸看着那一双澄澈的眼睛说:“我知道啦。”然后一个略带水汽的吻落在金有谦额头。
“咕噜……”不合时宜的肚子饿声音响起,金有谦的脸一直红到耳根,他连忙否认:“不是我……”
王嘉尔点点头:“那算我肚子饿了,陪我吃宵夜好吗?”
 
金有谦并不是第一次见王嘉尔下厨,只是屋子里只有鸡蛋、牛奶和一些调味料,鸡蛋料理怎么做也无非炒鸡蛋、荷包蛋、温泉蛋、水蒸蛋。但王嘉尔翻出碗橱最里面放着的方形煎蛋平底锅,用鸡蛋和牛奶按比例搅匀制成的蛋液倒入锅中,等凝结成蛋滑后简单堆到一边,接着再倒入蛋液并一点点把锅中的厚蛋皮卷起来,如法炮制多次后,厚蛋烧便成型了,他用刀把厚蛋烧切成小块,配上一碟番茄酱端到餐桌上。“条件艰苦,就这么将就一下吧!”他率先动筷,夹起一块厚蛋烧蘸上番茄酱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地说,“这是我从app上新学的,现学现卖,味道还不错!”
没吃晚饭而饥肠辘辘的金有谦迅速夹起一块吃起来,左手比着大拇指:“超棒的!”
王嘉尔揉揉金有谦蓬松的头发,他必须承认:他非常享受这片刻的温馨。
 
 
132
朴珍荣没有料到从那天算起王嘉尔已经缺勤满5天了,他自知自己有冒失的地方,直接跟人力打了招呼把这5天当作是年休假,但P&J的规章制度之下,不允许员工无故缺勤满3天,否则人事部就要照规章制度对员工进行辞退处理。道歉的短信他发过几条,但都石沉大海,他知道他应该以一个更为诚挚的方式道歉,但每每点开通讯录,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起头说明。
说明他的情不自禁,说明他的有失妥当,说明他的真心爱慕。
他以年末应酬忙碌来回避自己内心的质问,他也不想施加过多与情感不想干的压力,让王嘉尔产生这是夹公带私的要求,仿佛一个猥琐无耻、爱潜规则的上司那样。
 
年末G市政府主办的晚宴将全市著名的政要、企业家和各方势力齐聚一堂,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下,只身一人的朴珍荣觉得酒气有点上头,自顾自离开宴会厅透气,视野广阔的回廊把G城环政府办公楼中心地带一览无余,深沉的夜幕坠在天际,远处的摩天轮缓慢转动着。落地玻璃窗上反射出他的脸,落寞又踯躅,在回廊上的水晶灯照射下显出一股菜色。
“段少。”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紧跟在推开宴会厅大门的声响后,落地玻璃窗上反射一个模糊的影子,但朴珍荣是认得的。他默默看着段宜恩从他身后匆匆走过,猜不出段氏少东家提前离席是为了什么要紧事。
“小唐,有消息吗?”走过拐角的时候段宜恩突然问。
“段少,有三个推测……其中两处都找过了,但这最后一处可能不适合登门……”助理模样年轻男人的声音随着他们远去的步子渐消。
“找人吗?”朴珍荣低头嘲笑一下自己,“我也在找人……”他手里有一个地址,只是一直不敢登门。
“总要试试看的。”朴珍荣发呆了一会儿终于做了决定,提前叫来司机老徐送他去一个地方,一个他犹豫很久终于决定去的地方。
 
金有谦陪王嘉尔住了两天就被金氏大小姐金稚柔一通电话召唤回了本家,现在只有王嘉尔一个人住。刚洗完澡吹好头发,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响起来电铃声,王嘉尔走去接通电话坐到沙发里。
“斑斑?”
“你有没有想我!”斑斑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听起来有点回音,“这么晚打给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当然惊喜意外了!”王嘉尔懒散地靠在沙发背上斜倚着扶手,“怎么突然想打电话给我?拍摄一切顺利吧?”
“哥,快问快答!香蕉牛奶还是草莓牛奶?”
“草莓牛奶。”
“小熊饼干还是点心面?”
“点心面。”
“绿茶还是柠檬茶?”
“柠檬茶。”
“芝士还是我?”
王嘉尔换了一只手拿手机,他被斑斑老式二选一最后的问题逗笑了:“当然是你了!问这么多有的没的,你到底要干什么呀?”
“噔噔噔噔!您有一个人形包裹马上可以查收!”斑斑在电话那头手舞足蹈地比划,“我回来啦!现在就在电梯里,马上就到!!”
“斑斑……”王嘉尔迟疑了一下,说话的语气瞬间消沉下来,“因为一些事情,我现在不在家里……”
电话那头传来电梯门打开“叮”的一声,过了一会儿斑斑的声音传过来:“我知道了……”随即电话被挂断。
 
 
133
斑斑的电话挂断得突然,没一会儿手机又响起来,王嘉尔想也没想就接通,放到耳边才发现对方不是斑斑。
“嘉尔……”朴珍荣低沉的声音在一片寂静的背景中听起来十分清晰,“现在你能开一下门吗?”
“珍荣……”王嘉尔有点不知所措,他站起来朝门口走了两步又犹豫地停下,“抱歉,我不在家里,有事改天再说吧……”
“等一下。”朴珍荣叫住王嘉尔,“我是说,你现在能开一下门吗?”
“嗯?”王嘉尔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你是说……”门外响起了两段短促的敲门声,“你就在门外?”
“对不起……”朴珍荣觉得自己有点像电影里演的跟踪狂,“开一下门好吗?有些话,我想当面和你说。”
“……”王嘉尔磨蹭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走到门口打开门,朴珍荣低头站在门外,看到门开旋即抬头。
“嘉尔……”
王嘉尔轻轻叹气:“珍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对不起,我知道这样会吓到你……”对于自己行为冒失的愧疚让朴珍荣眼神闪烁不敢直视王嘉尔的眼睛,“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在这里,只是想试一下……如果遇不到你,我会想让你的朋友帮我给你带话……”
“我会回去上班的……”王嘉尔当然能猜出朴珍荣找上门的目的,他也自知自己一味的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对不起,我为我的冒失向你道歉。”
良久的沉默在两人面前发酵,屋子里的暖气一直不断地往外逃,走廊上的冷空气顺着打开的门往屋里钻,王嘉尔穿着的居家服并不能御寒,朴珍荣身上裹着藏蓝色呢大衣,仿佛要和感应灯暗下去的楼道融为一体。
王嘉尔最终还是心软了,拉着朴珍荣冰凉的手进了门。
 
“你如果只是来道歉的话,喝完这杯茶就回去吧。”王嘉尔把新沏好的乌龙茶放在朴珍荣面前,对方脱去呢大衣露出里面剪裁考究的西服,让他联想起之前编排的行程,今天好像是政府组织的晚宴,“你的脸色不太好,喝了酒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朴珍荣到嘴边的话又咽下去,“我想告诉你,如果需要继续请假,那接下来只能办事假,人力那边说会影响年终考核和奖金……”他又停来下来正色道,“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134
王嘉尔一直很喜欢金有谦这套小公寓的装修,暖色又略带水晶折射元素的吸顶灯修饰了客厅冷峻的线条,留下可以直通心灵的暖意。从他坐在沙发位置的角度看朴珍荣,灯光敛去那种在公司或谈判桌上裸露在外的凌厉,柔和的光线让衣服的褶皱延展出温柔的弧线,连同发梢一起呈现一种居家式的柔和,让他错觉这一刻的温柔才是朴珍荣最真实的一面。他心不在焉地拿起果盘中的苹果慢慢削皮,好强迫自己不再去看。
“嘉尔,”朴珍荣下意识想要有一点肢体接触,但马上意识到现在这个状态并不合适,他只能默默捧住茶杯看茶叶上下浮动,“那天是我冒犯了你,但我本没有任何恶意。我知道这么说并不合适,就像做了错事的小学生跟老师说'我不是故意的'那样苍白……”
“珍荣,我接受你的道歉。”王嘉尔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把拖着皮的苹果放到茶几上,然后把沙发上的卡通公仔抱在怀里继续削苹果,“所以,你不必自责了。”
“嘉尔,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让你困扰,甚至因此你想离职我也可以理解,”朴珍荣把自己的视线从茶杯中收回,坦率地看着王嘉尔低头削苹果,“但请你听完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嗯。”
“那天我也不知道那一刻我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冲动,我是说对于这个吻,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象过……”朴珍荣有点为难地顿了顿接着说,“那一刹那我是想告诉你,你提出的加薪方案会让我控制不住地故意让你抓包,因为我喜欢你唠叨、关心的样子。可在当时行动先于理智和言语出发,让我情不自禁地吻了你。”
“……”王嘉尔手里的水果刀一偏,拖拽得长长的苹果皮忽然断开,他抬头刚好对上朴珍荣的目光,又匆匆低头继续削苹果。
“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种感受,我也知道我这样的行为冒犯你并且让你困扰,我是真心地想跟你道歉。如果撇开这件事情不算,你还喜欢秘书这份工作的话,我会给你时间调整好,让我们回到上司和下属原来的位置上。”
“珍荣,你是我尊敬的上司,我很高兴能在P&J里为你效劳。”王嘉尔削完手里的苹果切成两半放在盘子里,他把其中一半放到朴珍荣茶杯杯口上,另一半送到自己嘴边咬了一口,“那天我也有失态……我这段时间没有去上班还有一部分自己的原因,是我的私事影响了工作,对不起。”
“你不要说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不知道你的取向,我以前也没有思考过这方面的问题……”朴珍荣拿着那半个苹果没舍得吃,“可是我在那天忽然意识到了我的心意……我喜欢你。”他忐忑地放下茶杯食指交握在一起,“这段时间我反复思考了好久,我想这并不是一时的精神错乱,我是真的喜欢你……”
“抱歉珍荣,我不能答复你……”王嘉尔把吃了一半的苹果扔进垃圾桶,然后站起身,“请你再给我一天假期,后天我就会回P&J。”他垂下视线淡漠又坚定地说着逐客令,“时候不早了,请回吧。”
 
 
135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斑斑远远看到在感应灯下那个人的侧脸,就知道王嘉尔为什么在电话里支支吾吾说明他不在家里,无名的怒火涌上心头直冲大脑,他挂掉电话在楼道里奔跑起来,感应灯在他身后迟钝地渐次点亮。他使出全力挥出一个右勾拳,重重地击中对方的面颊,他怒吼道:“段宜恩!你在这里干什么?!”
突入其来的一拳把段宜恩打懵了2秒钟,他才意识到眼前的金发少年是王嘉尔的弟弟斑斑。一旁的小唐原地表演什么叫“呆若木鸡”,这大概是第一个敢打段宜恩的人,而且是打脸。
“嘶……”段宜恩偏过头用指尖轻轻碰了一下被打到的部分,钝痛之下让他的思考稍微有点受限,他晃晃脑袋然后让自己站得腰杆笔直,“嘉嘉人在哪里?我要见他。”
“我哥不想见你!”斑斑把之前拿上楼的便利店塑料袋扔到一边,“我们王家,不欢迎段氏的人,更不欢迎你!!”说罢他又挥拳冲上去,左勾拳又打在段宜恩脸上,迫使他偏过头。
“我不想跟你打架,我只想找他当面谈谈。”此刻段宜恩的脸挂上平日少见的愠怒,多情的桃花眼变得冰凉,他一把抓住斑斑挥过来的拳头,用一套擒拿招式克制对方,并在手上略施力度以瓦解对方的反击,“看在嘉嘉的份上我不会还手,但不代表我就这样站着随便你打。”
“你如果能不来纠缠他的私生活,我就谢天谢地了!”斑斑恶狠狠地说着,手不自由便用脚,两人互不相让扭打在一起,直到段宜恩的助手小唐费劲千辛万苦把两人拉开,双方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挂彩。
“你段少不在张氏千金的温柔乡里待着,来纠缠我哥做什么!”斑斑的话里行间满是挖苦,“你们只有工作上的委托关系!你不要搞错了,我哥不是为你们段氏卖命的!他人在哪里、和谁在一起,都和你段氏少东家无关!”
段宜恩被戳到痛处一时间难以还嘴,他抿了抿嘴沉声道:“我有必须跟他解释的事情,我必须见到他……”
“我看没有这个必要,”斑斑站起来自顾自拍打衣服上的灰尘,并不太在意打架带来的疼痛,“你都把他从这里逼走了,又有什么资格要求见他?”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段宜恩皱了皱眉,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斑斑,我是真的有话要跟他当面说。”
感应灯在楼道里发出“滋滋”的电流声,经历过一场打斗的楼道并没有上升什么温度,依旧裹挟着不知从哪个角落钻进楼道的寒风。斑斑斜睨了段宜恩一眼:“没有你的地方。”他捡起塑料袋,用钥匙打开门,在走进漆黑的屋子前补了一句,“我警告你,不要再到这里来。他不会揍你,但我会。”
 
 
 

评论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