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盾冬AU】皇家绯闻 十八

终于(ˉ﹃ˉ)

明江渡刀:

简介:他们明明只是老友相会,全世界却都以为他们在谈恋爱。


声明:OOC不可避免,主要依托MCU设定,我不拥有任何一个角色,属于我的只有傻白甜。


  chapter 1 传送




Chapter 18.


  希尔顶着莫大的压力在病房里呆了一段时间,她询问了巴基的病况,知道他并无大碍后才放下心,急急忙忙赶回使馆处理相关事宜。


  她离开时,夜已经很深了。夜风缠在她的脚下,她紧裹风衣的身影在夜色和闪光灯的映衬中化成一笔坚定而有力度的颜色。史蒂夫在窗边一直目送她登上车,才转回身,平静地与巴基对视。娜塔莎正忙于和外交公关部门联系,不在史蒂夫身边,医护人员也都告退,病房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刚刚那个被打断的吻在此刻同时袭上他们心头。


  它太情不自禁,太不知所起,太突然太尴尬,又加上被人目击和打断的窘蹙,便愈发紧张和慌乱起来。巴基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竭力不让自己去回味之前那一瞬间的意乱情迷——史蒂夫离他那样近,好像都能包裹、覆盖住他,世界突然暗下来静下来慢下来,alpha涌动的信息素的味道将他紧紧环绕,一圈圈勒紧,让他几乎忘记呼吸,好像连灵魂都被别人把握。


  他想,他是被信息素迷晕了头。该死的信息素,有罪的是它,不是他们。


  他觉得难堪极了,他既抗拒着这种越来越变质的友情,又在心底偷偷想着:其实史蒂夫挺好的,不是吗?他们说不定真能成一对呢?


  但每每想到这里,他又觉得不适了。他难以接受这种突如其来又缓慢变质的感情,负罪感控制了他,蹂躏着他,让他下意识抗拒再往前跨一步,打破他们关系中的那层天花板。他不想去做那个犯罪的人,万一他再往前跨一步,就是悬崖断壁呢?他会摔下去,会没有退路,会立刻失去一切,会向这段他刚刚捡回来的感情说再见。


  他只能把自己缩进那层硬邦邦的空心壳里去,任凭外界再怎么“陡陡陡”地用手指敲打它,他也不会出去,假装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不在意。


  史蒂夫把目光锁在巴基的脸上,故作轻松的姿态走过去,帮他掖了掖被角:“你想休息了吗?时间不早了。”


  巴基盯着史蒂夫长而浓密的金棕色睫毛直看,那些睫毛轻轻地扫动着,在史蒂夫的下眼睑部位扫出一片沉郁的阴影,也在他的心上扫出阵阵微风,搅动了整片静谧的花丛。他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胡乱应道:“不,不,不需要——我是说,我还不困——你不回去休息吗?”


  史蒂夫顿住了,他抬起头端详巴基的面庞,好像在用眼神描摹他的轮廓:“我说了,我明天早上会去机场送你,今晚我在这边陪你。”


  巴基很刻意地干笑几声,开玩笑道:“我可雇佣不起一个国王护工。”


  “但你雇的起一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护工。”史蒂夫道。


  “呃,”巴基莫名其妙地红了脸,“这样听起来你性价比还挺高?”


  “当然,绝对的高性价比。”史蒂夫说着,把手心覆上巴基的手背。


  巴基却一下子抽开了自己的手,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藏在了被子下面。


  下一秒,他浑身的细胞就都开始哀嚎起来。


  他到底干了什么蠢事?难道这样不是更加欲盖弥彰更加明显了?快醒醒,巴基·巴恩斯,你不能再继续做蠢事了!你就快毁掉自己的友情了!


  史蒂夫的神色黯了黯,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继续问道:“我去让他们给你泡一杯牛奶,好吗?”


  巴基简直尴尬得恨不得把自己按进铅桶。他飞快地点点头:“谢谢你,史蒂夫。”


  史蒂夫淡淡地笑了下,起身到病房外去给他拿牛奶。


 


  


  他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牛奶回到病房,放在巴基的床头柜上:“他们给你放了点草莓酱,你应该会喜欢。”


  “哦,替我谢谢他们,我很喜欢草莓牛奶。”巴基说,他不敢正视史蒂夫,只能低下头,端起牛奶小口啜饮。


  史蒂夫默默在一旁看完巴基喝完牛奶,没有作声。巴基感觉他的目光如有实质,落在他暴露在外的每块皮肤上,刺得他浑身都在发烫,为了缓解这个困境,他无措地说:“我想我有一点点困了,史蒂夫。”


  “那你先休息吧,你今天一定很累。”史蒂夫说。


  巴基点点头,又偷偷地看史蒂夫一眼,明天他就要离开伦敦和希尔一起回到海德拉了,他和史蒂夫才重逢了两天,就马上要说再见,虽说他们的关系不知为何变得进退失据,但他到底还是惋惜。他们重逢时间太短,而想说的话太多,欲言又止,你进我退,永远朦朦胧胧,永远兜兜转转,看不清结局在何方。


  “晚安,史蒂夫。”巴基躺了下去,钻进被子里,头枕在枕头上,仰面朝着史蒂夫说。


  史蒂夫对他露出一个安抚性的笑容,走到房间出口关掉了灯:“晚安,巴基。”


  黑暗的裙摆迅速遮盖了这个房间,一切都骤然失去颜色,只有黑夜浓得可怕。巴基侧躺在被子中,听见史蒂夫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隐隐约约响起一阵他和别人的交谈声。等交谈声褪去,他依然没有睡着,又听见了这个病房套间的卫生间里响起水流冲刷声。


  是史蒂夫,他大概在洗澡。巴基换病服前就用过那个浴室,所以史蒂夫现在在和他共用一个浴缸——


  巴基翻了个身,兴致勃勃地开始仔细侧耳倾听卫生间那边传来的水声。史蒂夫会在洗澡的时候唱歌吗?会自言自语吗?会弄出什么声音吗?他可以根据水声想象史蒂夫在干什么吗——不行不行,他不能这样奇思异想,他现在就像个变态。


  可惜的是,除了水声,他什么也没听到,他甚至听得无聊到开始真的犯困,等水声停下的时候,他已然睡着了。房间里一切都变得寂静起来,家具陈设一起屏住呼吸,为床上的病人创造一个安然的睡眠空间。


  凌晨时分,巴基从睡梦中惊醒。他并没有做什么梦,却突然而然地在黑夜里睁开了眼睛。


  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未被严丝合缝拉好的窗帘边上逃逸出一缕天青色的光。


  他睡得迷迷糊糊,不知道怎么回事,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这是新的一天,就在今天,他要坐上回海德拉的飞机。


  他鬼使神差地想要去看看史蒂夫。史蒂夫就睡在他隔壁的房间,那个房间原本就是为病人家属陪床准备的,和这个套间相通,从客厅右手边的门就可以过去。他披上晨衣,捏着手机,靠手机屏幕那一点点光亮照着路,轻手轻脚摸到史蒂夫的房间,转动圆形的黄铜门把手。


  有过军队服役经历的史蒂夫在打开门的时候就已经醒来。他眯起眼睛,在沉沉的黑暗里打量来人的身形,认出是巴基,以为是巴基半夜又哪里不舒服,忙拉开床头灯:“巴基?怎么了?”


  巴基被突然亮起的灯光吓得往后退一步撞在门板上。低沉昏暗的光线里照出他受惊小鹿一般的表情,他拿着手机不知所措:“我……我……我来看看你。”
  史蒂夫坐起来,皱着眉担忧地望着他:“你是不是肚子疼?”


  “不——我很好,真的,”巴基忙摆手否认,他硬着头皮解释,“哈,我可能是在梦游,对,我在梦游——你用不着管我。”


  史蒂夫打量着他说:“我不知道你还有梦游的习惯。”


  “那现在你知道了。”巴基强装冷静地耸耸肩,手背在身后摸索着门把手,想要就此离开。


  史蒂夫哪里肯放过他,下了床,连拖鞋也没穿,光着脚大步跨几步逼至巴基面前,拉住他的手腕,借着床头灯聊胜于无的昏黄灯光仔细辨别巴基的神色,确定他不是肚子痛在逞强后才稍稍放松:“你怎么半夜过来?”


  他们的距离太近,近得连用暧昧都无法形容。信息素的味道相互摩擦缠绕,点燃引线。巴基“轰”一声地被火山岩浆浇透,几乎就要化成飞灰,再冷却凝固成黑色岩石。他的心不受控制地颤抖、狂跳起来,擂鼓般在他胸膛里鸣响。


  “我醒了——有点无聊,就过来看看你。”他侧过头躲过史蒂夫的眼神,干巴巴地解释道。


  “对我说真话。”史蒂夫并不相信他的说辞,双眼颇具压迫性地盯着巴基,好像要在这张俊美的脸上盯出两个洞来。


  巴基微怒,提高了自己的声音:“我说的就是事实。”


  史蒂夫的眼神软了下来,依旧拧着眉毛:“你该去睡了,明天你得回海德拉了,要好好休息。”


  巴基歪过头,用自己线条硬朗的下颔骨对着他,宽宽的大眼睛映着灯光,好像有金色的糖浆在流动,一片灯海阑珊:“就是因为我要回去我才——”


  他闭上了嘴巴,因为史蒂夫把脸凑过来,在他唇上按下一个吻。


  一个干燥却柔软的吻。嘴唇和嘴唇相抵,轻柔地挤压。


【TBC】


=================


今天大盾亲到巴基了吗?



评论

热度(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