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盾冬AU】皇家绯闻 二十八 下+二十九

虐…… 左臂……ヽ(`Д´)ノ

明江渡刀:

这章更了5K多字啊朋友们,向来是一个2K+短小君的我已经快报废了……内容足,管饱管够!




Chapter 28.下


  巴基只捡了些掉落到地上、还新鲜完好的樱桃,边弯腰捡,边递到史蒂夫手里。史蒂夫手里攒了一小捧,巴基笑嘻嘻地让他拿回去,史蒂夫拿一块棉质手帕把樱桃包成一个小包袱,塞在了自己运动外套口袋里。


  他们“偷”完樱桃,巴基把车扶起来,两个人合力把它弄上山坡,回到原来的路上。这条路和草坡的边缘模糊,坡度又很陡峭,他之前只是稍微没看路,便骑出路外,直接滑了下去,这才摔得这么惊天动地。但好在并没有受伤,他拍干净身上的草屑,就又和史蒂夫一起上路,两个人很快就骑到了不远处的小镇。


  这是一座普通的乡间小镇,每户人家都有漂亮的前庭院,院子里的鲜花开得像油画笔乱点上去的,色彩明快活泼的老式汽车停在柏油路边,拥有橱窗的小商店沿着一条宽敞的马路稀稀拉拉地开着,孩子们在路另一边的公共区域嬉戏。


  他们把车停在路边,旁边摆摊卖柠檬水的一对双胞胎女孩好奇地看着这两个陌生人,巴基朝他们挥挥手,两个小孩就害羞地笑起来,露出缺了门牙的牙齿。


  巴基照顾她们的生意,买了两杯柠檬水,又去冰淇淋车买了两支双球冰淇凌送给那对双胞胎。小孩原本很羞怯,不愿意接过那两支冰淇淋,后来巴基骗她们不吃的话他就把冰淇淋扔掉,她们才接过去。


  这个镇上的人们生活宁静悠闲,治安良好,因此孩子们并不怎么怕生人,那些远远地坐在后面长凳上聊天的家长们也都善意地鼓励孩子们上前去和他们二人打招呼,史蒂夫趁机“销赃”,把那包樱桃分给了围过来的孩子们。


  孩子们拿着樱桃快乐地跑开了,巴基和史蒂夫聊着天,推着车,正要离开,忽然有什么力量拽住了巴基的裤腿,他低头一看,是一个胖嘟嘟的棕发小男孩儿,肉乎乎的小手拉着他的裤子,有点畏缩又期待地仰头看他,另一只手握成拳,攥着一根气球线,红色的爱心形气球上上下下地扯着线。


  “妈妈说这个送给你,”男孩小声又快速地说,“祝您度过快乐的一天。”


  巴基惊讶又感动,他弯下腰接过小男孩给他的气球,忍不住摸摸他的小脑袋:“谢谢你的礼物,我非常喜欢,也祝你有快乐的一天,小天使。”


  男孩不好意思地笑了下,然后赶快转身跑开,扑进了不远处他母亲的怀抱。


  巴基隔空向那个女士致谢,女士只是笑着朝他挥手。


  他们在镇上逛了一圈,回庄园的路上,巴基把男孩送给他的气球系在自行车把上,气球闲闲地浮在空气中,随着微风而摆动,如同文艺片电影里一段轻快悠扬的配乐。


  红色的,吹得鼓鼓的心形气球,飘在他们之间,飘了一整程初夏阳光明媚的乡间小径。


 


   傍晚,他们用完下午茶,巴基见太阳快要落山,室外温度已经降下,便提出去骑马。史蒂夫自然陪同他一起去,带他去马厩看他养的四匹马。因为史蒂夫没有让这几匹马去参加比赛,所以它们的鬃毛长而漂亮,被打理得干净整齐,仪态优雅大方,英姿勃勃。巴基简直对每一匹马都能说出十万句情话来,他抚摸它们浓密的鬃毛和修长的脖颈,眼睛里闪烁着喜爱与恋慕的光。


  史蒂夫花了好大力气才让巴基最终定下来骑哪匹马。巴基选了一匹灰白色的安达卢西亚马,史蒂夫给它取的名字叫做“碧翠丝”。工作人员安好装备后,巴基从左边上马,轻快地跨坐到马鞍上,踩住马镫,一驱碧翠丝,便噔噔噔地往草地上跑去。


  史蒂夫赶紧上马追过去,跟着巴基一路跑向山庄边上的高坡,从坡上往下望,绵延的乡间田野景色尽收眼底,太阳在天边,如同一颗黄色的钻石,暖色调的昏黄光线散落开来,把田野染成橘黄。


  “真漂亮。”巴基感叹道。


  史蒂夫攥着缰绳来到他身边,马匹小步踏脚:“喜欢这里的话,我以后多陪你过来。”


  巴基转过去看他,眼神温柔眷恋,然后笑了笑,没有说话。


  回去的时候暮色四合,天乌蒙蒙的,泛着青色,早有工作人员打着手电筒出来等他们,他们骑回马厩,马匹从夜色里走出,好像穿过一段雾。


 


Chapter 29.


  国庆节前一天,因为史蒂夫要忙的事太多,所以他们一早就从格兰特庄园启程返回皇宫。


  巴基这两天在乡下过得很野,刚到皇宫就去找洛基,他去敲门时正好碰上洛基从房间里出来,穿着白色polo衫,里面叠穿一件绿色短袖。巴基注意到他的眼睛有点红,睫毛还粘在一起。


  “你怎么了?”巴基立刻问。


  洛基躲闪地侧过头,冷淡地说:“没事。”


  “不,”巴基严肃地仰头看着他(虽然他并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洛基比他高半个头),“发生了什么?”


  洛基不说话,绕过他往外走:“你在乡下都不看新闻吗?”


  “什么新闻?”巴基不解地拉住他,“你要去哪儿?”


  洛基回过头瞪他:“索尔·奥丁森找了个平民女友,我失恋了,现在我要出去找人喝几杯,不行吗?”


  “什么?”巴基被这个消息砸晕头,震惊几秒,“怎么可能?你从哪里知道的消息?消息来源可信吗?应该是假新闻吧——”


  “这个混蛋,”洛基打断他说,“他亲自给我发了张和女朋友的合影,还问我他的新女朋友好不好看!”


  巴基惊愕得说不出话来。洛基是奥丁的养子,虽然是名义上的阿斯加德王子,但并不享有继承权,从小在海德拉和他一起长大,每年定期回几次阿斯加德。在他们还是十几岁的时候,他就知道洛基偷偷喜欢着自己的兄长索尔·奥丁森,可这份畸恋注定不会有结果,索尔和洛基是明面上的兄弟,作为公众人物,洛基就是胆子再大也不会去向索尔表露自己的心迹。


  索尔并不知道洛基的心思,却对这个很少见面的兄弟十分上心,每每洛基回阿斯加德,他都会亲力亲为地照顾洛基,还称洛基为“我亲爱的弟弟”,洛基因此愈发迷恋索尔,直到成年后,他对索尔的感情还是没有分毫减退,反而愈发浓烈了起来。


  但现在索尔似乎和一个平民女科学家坠入了爱海。这让洛基不仅难过,更加不甘,论条件,他是omega,而那个女人只是个beta,论样貌,他也并不输那个女人,但唯独他是索尔的弟弟这一点,让他完全争不过她。


  “我很抱歉,洛基,”巴基了解了洛基心情不佳的原因,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走,我陪你一起去喝几杯。”


  洛基抽抽鼻子,失魂落魄地点点头。


  这边他们两个在洛基一个熟人开的酒吧里喝得昏天黑地,洛基悲愤地咕咚咕咚给自己灌酒,巴基也不好意思干坐着,只能陪他一起灌,洛基喝得烂醉如泥,巴基自己也有些微醺,但还是坚持着把洛基弄回了宫。他还记得不能让记者拍到照片,让司机从皇宫侧门驶入。


  皇宫里的工作人员帮忙洛基扶回房间,巴基则醉醺醺地去找史蒂夫,两颊泛着潮红,眼神朦胧飘忽。史蒂夫在会议厅商量事情,门打开着,他敲了敲门,走进去,史蒂夫坐在沙发上,好几个人围着他站着,正讨论得热火朝天,见他进来,谈话声立刻变小,室内有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巴基,你找我吗?”史蒂夫马上站起来迎向他。


  巴基迟钝地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的脑子现在有点模糊,好像里面塞满了棉花,不知道该用哪块区域去思考。他看看史蒂夫,觉得史蒂夫在跳恰恰,非常滑稽,又看看那些人,发现了一张自己熟悉的面孔。


  他走向那个金发的女人,朝她伸出手:“莎伦·卡特小姐……你好,您的眼睛真漂亮,蓝得就像大海倒了个个儿。”


  莎伦的微笑僵在脸上,苹果肌仿佛石化,有点不知所措地和巴基握了握手。她求救般望了眼史蒂夫,史蒂夫的脸色非常好看——他都有把巴基拉回来的冲动了。


  巴基继续和她调情,握住她的手没放开,弯下腰去:“请允许我亲吻您玫瑰般芬芳的手指……”


  史蒂夫忍不下去了,他扳回巴基的肩:“巴基!”


  巴基不满地甩开他的手,皱起眉,有点生气地大声问:“你干什么?”


  史蒂夫用眼神示意旁边那群人退下,一群人都很会察言观色,默不作声地告退,最后一个人临走前还体贴地把门关上。


  史蒂夫凑近巴基,闻到一股凛冽的酒味,明白过来巴基是喝醉了——这让他宽下心,知道巴基不是真要当着他的面移情别恋莎伦·卡特。


  “你喝醉了,巴基,”史蒂夫皱着眉,拉起他的手,“我送你回房间,好吗?”


  “不,我不要,”巴基摇头,“莎伦怎么走了?”


  史蒂夫面色不好:“她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巴基“唔”一声,摸着自己的鼻尖,又用手指戳史蒂夫的胸:“听我说,我仔细看了,她没那么好看,真的。”


  “不好看你为什么还要去亲她?”史蒂夫尖锐地反问。


  巴基冷哼一声,似笑非笑:“你还把她当地下女友呢,我为什么就不能亲她?”


  史蒂夫一时没厘清这之间的逻辑关系,他思考片刻,终于找到症结所在:“你觉得她是我女朋友,所以要去亲她?你这是在吃醋吗?”


  “不,我没有。”巴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怜悯他怎么会问出这么一个愚蠢的问题。


  史蒂夫笑出来,还是解释:“媒体都是乱猜的,我和卡特小姐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请相信我,巴基。”


  “你不需要跟我解释这个,”巴基叹一口气,“唉,莎伦走了,真没意思,那我也回去了。”


  “等等,我送你回去。”史蒂夫赶忙牵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半扶着已然酒劲上头、醉意醺然的巴基回到他房间。


  巴基回房后倒头睡了一个下午,在傍晚时分才悠然转醒,意识恢复清醒之后想起自己之前做了什么,羞耻得恨不得抹掉当时在场所有人的回忆。他感到丢脸至极,尤其在晚餐时看到史蒂夫一直在憋笑,更是满脸通红。


  国庆节当日,巴基很早就起来做准备。他相当重视这次典礼,因为如果他在这种重要的公开场合出现在史蒂夫身边,几乎就等于是默认他们的恋爱关系,算得上是半个正式公告。早上六点,他的房间里就挤满了人,娜塔莎安排的造型师、发型师、化妆师围着他团团转,这个忙着给他吹头发,那个忙着给他做补水面膜。


  他来布鲁克林的时候自己带了两套定制好的礼服,但是造型师对他晨礼服颜色过深的马甲不满意,临时给他换了浅银灰色的马甲,他一边抬起头,让美容师在他脸上喷水蒸气然后涂面膜,一边伸开双臂,让女裁缝把马甲套在他身上做最后的尺寸修改。


  一屋子人忙到七八点,事情才总算告一段落,他的头发被谨慎地梳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黑色晨礼服外套配蓝白条纹领带,既正式又不失雅致活泼。这一身礼服让他所有的优点都显露出来:双腿修长笔直,身姿挺拔,面容英俊得让人窒息,眉眼间都是上帝造物时爱宠的亲吻。


  巴基没见到史蒂夫,史蒂夫正在埃尔伯特三世厅接受今日来观礼的名流政要们的觐见,这种事情总是最无聊的,双方明明都知道这是浪费时间、毫无作用的传统,却都要一方装出端正严肃的君主威仪、一方装出诚惶诚恐的臣子姿态相互配合表演。


  巴基和洛基在一个小侧厅等史蒂夫忙完,然后他们就可以一起坐车前往举行典礼的首都大广场。洛基昨日大醉一场,到今天脸上还有点伤心的痕迹,眼底泛着淡淡的红血丝,兴致也不怎么高,连手机都没拿出来看几眼。


  也幸好他没有去看,因为今天网上铺天盖地都是索尔和他那个平民女友的新闻。巴基打开推特随意浏览一遍,相关话题的热度还很高,民众迫切希望着她能像尼达维勒那位王子妃一样成为新世纪的灰姑娘。她既是平民出身,又是独立女性,还在研究机构里承担重要职位,拥有博士头衔,民众很难不对这样的人具有好感。洛基对上她,简直毫无胜算。


  巴基叹了口气。


  一直到上午十点,史蒂夫的接见才告一段落。他们的时间已经很赶,史蒂夫来不及休息,就和巴基、洛基一起去往庆典举办地点。


  按照典礼流程,首先会由史蒂夫在观礼台上进行演讲,宣布典礼开始,之后才会进行骑兵列队表演。史蒂夫走上台,底下的群众开始欢呼鼓掌,人群的声音如同潮水,热烈地沸腾着,在广场上涌动。


  他在正式场合都是穿军礼服,黑色的军礼笔挺庄重,黄白相间的立领贴合地围在他脖子上,更突出他完美的脸型。巴基和其他人一起站在台下听着他的演讲,史蒂夫的演讲能力无疑强大而卓越,他天生具有领导者的气质,吐字的节奏和音调都笃实可信,令人不由自主想要去追随。


  在史蒂夫演讲的过程中巴基还认识了一个史蒂夫的狂热粉丝——他是这么猜的,因为那位男爵先生每句话里都要带上国王陛下。


  等史蒂夫演讲结束,来宾各自落座,典礼才正式开始。广场上开始奏起布鲁克林国歌,国旗升起,骑兵队列从街道另一端行来,到观礼台前停下,然后开始变换方阵,进行表演。


  因为有直播镜头对着主席台,所以巴基没能和洛基说上几句话,只能无聊地看骑兵表演。


  变故是在骑兵表演将要结束时发生的。


  骑兵队正陆陆续续地沿着街道下场,广场中央有些松散,突然西北角开始响起尖叫、口哨、鸣笛与枪声。巴基正要直起身子探头去看发生了什么,史蒂夫已经快速转过身抱住他朝他大喊:“趴下——!!”


  然后他看见视线中出现一朵巨大的、泛白的花朵。


  在这朵花刚开放的时候,世界似乎是寂静的,他被史蒂夫按倒在地上,瞪大了眼睛看见火光和云团升起,热浪和爆炸的声波随后才姗姗来迟,扑向了他。


  他的眼前好像被蒙上一块布,让他完全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混乱、动荡而模糊,尖叫声随着洋流的离去而飘远,四面八方的嗡鸣都在朝他袭来,他的耳朵一涨一涨地疼,眼前擦过史蒂夫黑色军礼服的布料,随后火光诞生,尘烟四落。


  火焰燃烧的声音响的惊人,噼里啪啦地,如同绸缎被人拧动。这就是毁灭的声音了。


  史蒂夫还抱着他,正呻吟着撑起身。巴基转过头打量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才看见自己的左臂被压在倒塌下来的栏杆厚厚的水泥块和砖块下面,没有一点点疼痛。


  只有无尽的,彻骨的寒冷,慢慢啮食着他的身体,好像坠入一个幽深的冰湖。他冷得打了个哆嗦。




【TBC】





评论

热度(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