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盾冬AU】皇家绯闻 三十三

明江渡刀:

Chapter 33.


  送走自己的母亲后,巴基回房就开始给史蒂夫打电话。他之前每次在白天给史蒂夫打电话时,史蒂夫都很匆忙,他知道自己是打扰了史蒂夫的工作,后来就慢慢减少白天打电话的次数,等到深夜再煲电话粥。两个人在晚上聊很多话题,唯独没有聊这场事关重要的公投。史蒂夫半点风声都没有透漏给他。


  并不出乎他意料的,史蒂夫的在电话里并不愿意和巴基正面讨论公投的相关事宜,他甚至口气强硬地让巴基安心养伤就好,不要太担心他。


  “史蒂夫·罗杰斯,我有时候真想知道你到底把我看作什么,”巴基这样问他,“为什么你要把我关在门外面?还是你觉得我只是一个已经疏远的老朋友?”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巴基,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事情很复杂——我需要解决它,这是我的责任。”


  “我不能和你一起解决吗?你要我就这样站在外面看着?”


  史蒂夫站在皇宫小会议厅外面的走廊里,望着窗外开始下起的雨——这很不容易,布鲁克林的夏天很少下雨,而且雨势还很大,足够让他接下来说的话被染上雨水潮湿的气息:“我可以独自解决这件事,巴基。”


  巴基很不能理解:“所以我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帮助?”


  史蒂夫走到窗边,用手肘支着窗台:“不,我只是想尊重你——巴基,你能明白吗?我并不想从你身上获益,我只是想让我们能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对话。”


  “我不能明白,”巴基说,“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抵触我关心你。”


  他们的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巴基先挂了电话,史蒂夫长久地凝视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通话记录,直到娜塔莎从会议厅出来喊他。


  他转过身,应了一声,示意自己很快就会进去。会议厅里还有一拨王室的咨询顾问在等着他,这段日子以来,他每天都忙于处理即将举行的公投事宜,几乎离不开会议厅,白天大半光景都被各种各样地人围着,听他们提供建议、陈述企划以及相互争论。


  早在他践位前,布鲁克林王室就已经处在风雨飘摇的阶段。他之前的几任国王在位期间王室丑闻颇多,使民众对王室多有不满,再加上每年政府公布的高额的王室开支款项,便更叫人们义愤难平,王室的民意支持率一路走低。虽在他继位后大刀阔斧地削减了很多王室开支,为王室服务的全职工作人员从三百多人减少到两百多人,他不间断地出席公众活动、访问普通民众的亲民形象也为布鲁克林王室赢回了一部分王室支持率,但到底无法仅凭他一个人挽救整个局面。与其再让国庆节爆炸案的事情多发生几次引发剧烈政变,倒不如及时举行一场全民公投,按照民意决定王室的去留。民众要他留下,他就会继续留在这里当一个兢兢业业的戍业者,民众想与他说再见,那他也就能轻松卸任,摘掉国王的冠冕,重新成为一个普通人。


  所以,并非像外界猜测的那样,王室是迫于压力才同意公投,而是主动向政府提议举行公投,希望提前解决这个深埋在布鲁克林政体中的隐患。


  这其实是他一直想做的事情。他当年刚被自己的叔叔接回布鲁克林时,对王室和民众之间的隔阂与疏离就多有目睹,也听闻民众对王室的不满情绪正逐年增大,他有心找出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可当时的他只是个一穷二白的年轻人,对一切都无能为力,后来又遭逢大变,他所有的亲人一夕之间全都离去,只剩下他登上孤独的王座,每日疲于应付随着头衔而来种种事端,也无暇着手解决这个问题。这次的事情恰恰给了他一个机会,彻底地清扫几十年来累积在皇宫门口的积雪。等一切尘埃落定,他才能坦然地去拥抱他的王子。


  他收起手机,推开会议厅的门走了进去。


 


  巴基渐渐地就开始和史蒂夫少说话了,他们本来也就只能通过打电话联络,史蒂夫又不愿意让他去布鲁克林,他心里憋着气,难得和史蒂夫打通电话,也只说寥寥几句便相互道别。史蒂夫或许是忙到来不及发现巴基的不对劲,可巴基身边的人都能看出他用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下去,眉眼间英俊的神采仍在,只是少了欢乐的颜色。


  他的家人都很关心他,却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因为他手臂受伤的缘故无法出门,这才让他在家里闷出病来,就鼓励他多出去参加活动。他的夹板已绑了一个半月,期间去医院里换过一次,他也是第一次看见自己前臂上狰狞的缝合口,竖着的一长条二十几针针脚,还能依稀看见骨钉的形状,水肿已经消退,苍白的皮肤衬得那条疤痕更加骇人。这是长在他身上的某种证据。


     巴基有点新奇地触碰着自己的伤疤,随即被陪他一起来医院的希尔打开了手。


  “不要去碰你的伤口,你又不是小孩,还管不住自己的手。”希尔瞥了他一眼。


  他心虚地把右手塞进口袋里,最后还是忍不住,在医生给他换好新的夹板和绷带后掏出手机对着他的左臂拍了张照片,发给远在阿斯加德的某好友。


  星期日他去出席了一个老兵活动中心的开幕式。虽然X光照片里他的左臂骨头离愈合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但只要忽略不方便的左臂,他行动基本上已经没有障碍,自然得找机会公开露面,安慰那些担心他伤势的民众。


  开幕式在老兵活动中心的庭院里举行,搭着很多海军蓝凉棚,他没有在开幕式上遇见熟人,都是些他不认识的人过来向他问好,关心他的伤势,祝他身体早日康复——他对每个人都差不多要说一遍同样的话,不免就有点倦怠。等真正轮到他上台演讲致词的时候,他就很不在状态,偏偏在场还有不少媒体,一张不落地拍完他演讲全程的照片。


  照片里的他形容清癯,神色黯淡,似乎情绪不佳,又是这样暴瘦,颔骨轮廓明显,双颊下凹,流传到网上后,他的粉丝纷纷大呼心疼,更有人猜测是他和史蒂夫的感情生变,两人有不合。


  类似的八卦消息很快就传得到处都是,小报上信誓旦旦地写着自从爆炸案后他们两个就开始有龃龉,双方一直不合,可能早就暗中分手之类。巴基这下连看都不想去看了,根本不把它们放在心上——世事这样可笑,几个月前人们还深信他和史蒂夫的感情多么狂热浪漫,现在就又开始揣测他们已经要分手。


  他开始整日地在皇宫的花园里练习走路。横着从草坪上走过,斜着从草坪上走过,竖着从草坪上走过,似乎发誓要把每一块草皮都踩遍。海德拉的夏天往往带着海湾吹来的微风,凉爽宜人,他却在这个惬意的夏季里郁郁寡欢。


  而网上关于他和史蒂夫分手的留言却越闹越凶了,闹到娜塔莎都给他打来了电话。


  史蒂夫陛下的秘书官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忧心忡忡:“殿下,您应该知道这会影响陛下的民意支持率。”


  “我不知道,”巴基干巴巴地说,“什么会影响他的民意支持率?我有那么重要吗?”


  娜塔莎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巴基和史蒂夫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巴基的心情很不明朗,这是显而易见的。眼看公投在即,这种节骨眼上再爆出史蒂夫和巴基恋情生变的消息,无疑会对史蒂夫造成很大影响。她不能坐视不理。


  “难道您希望看他被赶出皇宫吗?”娜塔莎问。


  巴基哽了一下,喉咙发紧:“他拒绝我的帮助。”


  “可是我需要您的帮助,”娜塔莎说,“我还不想丢掉工作。所以,现在是我个人在恳求您,您下次参加公共活动的时候能不能开心一点?”


  巴基在胡搅蛮缠方面自以为是高手……没想到今天碰到了一个比他更高明的人。一山更比一山高,他被娜塔莎将了一军,顺着她给的台阶下了:“好吧,我知道了,我会让他们处理一下那些谣言。”


  “最重要的是您得开心点,”娜塔莎说,“为了让某个傻乎乎的金发大个子别再半夜偷偷在欧洲两头飞。”


  巴基没有听懂:“什么意思?你说谁?”


  娜塔莎笑而不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赶紧跟他说再见,挂了电话。


 


  那个金发大个子,年轻的国王,在看见巴基的照片后就一直坐立不安,最后让她联系了海德拉的防空部和皇宫保卫处,他亲自去海德拉看望巴基。


  他本来就忙碌,白天没有多少时间,忙完一切后就已经天黑,等他到达海德拉就已经是半夜。希尔也提前知道这件事,本想给巴基一个惊喜,领着史蒂夫到静悄悄到巴基房间,没有打扰任何人,让史蒂夫自己去和巴基相见。


  可她没想到,史蒂夫摸黑进了房间,连灯也不开,在巴基的房间坐了半个小时,一句话都不说便又悄悄离开。


  他实在不愿意打扰巴基难得的睡眠。光是在黑暗里看见巴基隐隐约约沉睡的轮廓,他就已经满足,心底全是柔情。


  史蒂夫仔细地看了他半个小时,最后俯身在巴基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仿佛微风。


  他捧着这个吻,谁都不告诉。


【TBC】


======================


完结倒计时 二



评论

热度(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