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盾冬】废土生机(长篇剧情,废土架空,HE)1

小熊绯:

主CP:盾冬(微冬盾)
副CP:锤基,科学组,Eric ×Charles(X战警:第一战)
其它:架空后各原著设定的细节微调,电影人设为主,史塔克父子共存,超级英雄与变种人同在。
备注:前期盾冬,中期EC与科学组加入,锤基后期爆发,剧情感情并重。


这是一个兼顾了末世、铁血和魔幻的浪漫主义冒险故事,三分刀七分糖,情感治愈,HE有番外。




(此文已在盾冬贴吧连载了5万6,保持日更或者双日更,欢迎交流与鞭策卤煮:http://tieba.baidu.com/p/4450290430)




第1章:废土


瓦特镇的东南侧,“老查理的杂货店”的招牌在风中招摇,“吱呀吱呀”地惹人牙酸,却半天都掉不下来。

店内,老查理一手撑着柜台,揉着自己肉圌乎圌乎的下颌,一手在一张涂满了字的纸张上打着草稿,嘟囔道:“次级饮用水1升,30点;军用罐头一个,20点;半卷绷带,算你25点;一匣子弹,50点,扣除这125点,你一共还剩下147点。真的要用100点来买压缩饼干吗,Rogers?可以买十几包了!”

柜台前站着一名金棕发色的青年,他高挑挺拔,红白蓝三色的制圌服包裹着那一身结实的肌肉,胸前装饰着一颗明亮的星星。他的身后背着的圆盾与制圌服配套、图案相仿。这样的装束十分显眼,令青年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换来一声亲切而敬重的“Captain Rogers”。

名为Steve Rogers的青年听到查理的询问,淡然一笑道:“是的,请替我兑换百来点的压缩饼干。”

老查理停止记录,抬起头来。他谢顶、微胖、皮肤褶子厚,比这些更显眼的则是他的左颊,明显地鼓出一块,似是面部肿圌瘤,一路往颈下不规则地延伸——可以说他外貌丑陋,甚至略作凶恶状就能吓跑前来乞食的孩子,但这样的病变,在这片辐射肆虐的废土上,已不足为奇。

反倒是柜台前的青年五官英俊、气质硬朗,一双蓝色的眼睛犹如晴空,渲染着温暖的阳光。这令老查理又自卑地低下了头,自顾自劝慰道:“一百贡献点也是完成一个C级任务的报酬了,Rogers,你应该为自己的未来多做打算。”

“我已经站在未来了。”Steve Rogers低声说着,清朗的五官凝出了隐秘的忧伤,但很快便将情绪收拾了起来,“剩下四五十点就够用了——我是想说,查理,谢谢。”

老查理摇了摇头,一扫青年手腕上的多功能电子腕带,扣除225点。青年输入密码确认过后,所剩的点数便只有47点了。但他毫不在意,麻利地将物品往自己的背包里塞。

老查理从柜台下方拿出一盒肉罐头,替换了原本给青年的军用菜罐头。在对方推辞前,他便伸手制止道:“这是为了让我们的英雄更强圌健一点,对吗?”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牵动的肿圌瘤使得半边的脸格外拥挤,真诚的笑容却令其不再骇人。

“谢了,查理。”Steve也眨着单眼,像与对方守着一个心知肚明的秘密,随后背上了塞得鼓鼓囊囊的行军包,挥手离开。




走出老查理的杂货店,Steve便眯起了眼——迎面而来的风沙彰显了此处的荒僻,暴露在外的面庞有着隐约的刺痛感,这不是因为粗犷的风沙,而是因为辐射。他至今都记得,将他从冰海中挖掘出来的霍华德·史塔克,在他苏醒后的第一句话是——“欢迎来到这片充满辐射的废土,70年前的战士。”

据霍华德所言,在自己迫降于冰海的50年后,地球上出现了一段名为“混乱月”的无秩序时期,起因不明,结果却是第30天时爆发了核战,并造成了四个月的核冬天。此后地球的人口数量锐减,城市荒废,文明倒退。

对Steve而言,若不是他在二战期间被注射了超人士兵血清,恐怕既熬不过70年的冰冻,也无法承受过量的辐射。曾与他一同在二战中活跃的战略科学军团,现已发展整合为神盾局,在瓦特镇便安设了分局。他在那里了解了这个时代的信息,进行复健,并学习新的军事技术。同时,被血清强化了的他也靠出各种任务、赚取贡献度点数为生——废土时代下,货币与真金白银都失去了价值,物资才是一切。每一个人类据点、基地,都有着独立的物资兑换体圌系,获得的点数并不通用,一级基地除外,而瓦特镇只是三级,这还是看在神盾分局驻扎的情况下晋的级。

Steve戴上了蓝色的头套,仅露出了五官与面庞,抵御过量的辐射——这套防辐射服也是神盾局配给的。而他感到随着自己外出任务增多,在战斗中锻炼强化肌体,经过千锤百炼的身躯便更能抵抗辐射。

他经过了小镇东侧的兽栏,里面拴着的变异动物们便是一阵躁动,显然是野性难驯。绕过武器店后,Steve在东北面的仓库旁下蹲,屈指敲了敲地面上的石板。过了一会儿,一个闷闷的声音从下方传来:“谁呀?”

“是我,Steve。”
“哇哦,队长!”

解开插销的声音响起,石板从下方被推开,抖落的尘土后露出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睛,见到青年时便爆发了强烈的喜悦,整张张兮兮的面庞也生机焕发。

“嗨~艾伦。”Steve笑眯眯地举手与少年打了个招呼,后者立刻完全推开石板,并且兴奋地回身叫道:“队长来啦,集合圌集合!”

在少年热情地引领下,Steve踏着粗糙的石阶,来到了被搬空的地下储藏室,也是这些孩子们赖以生存的据点——瓦特镇在废土上能发展起来,也是因为一个防核防生化避难所。而如今,有条件在避难所中生存的人,皆需要每日上缴30点小镇贡献度,神盾分局的职工家人大多安置在那儿。

而眼前这些没有一技之长的孩子,在通风条件极差的地下储藏室中,同样长年累月地经受相当于大脑扫描的核辐射量,出现各类辐射疾病的同时,还有远超百分之一的患癌率。

“哈里斯,最近还头晕乏力吗?”
“队长你来了!喝了你给我的药剂,再坚持锻炼,我觉得好多啦。”

哈里斯的笑容灿烂,但苍白的脸色与辐射中度损伤的病症,还是令Steve不由得心酸。他克制地回了一个笑容,随后转向最年长的男孩,询问道:“沃克,这辆悬浮摩托看起来似模似样的,你修好了?”

“当然,厉害吧。”沃克拍了拍胸脯,快乐地道,“多亏队长你上次带来的二圌手引擎。等我调试好自动导航,应该就够格去神盾分局面试了,到时候我一定让小珀西先住到防核避难所去,他体弱,但手可巧了!”

欣慰与辛酸泛上,Steve 一边说着“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来分礼物吧”,一边将背包里的压缩饼干分给七个孩子。

“我们胃口很小,队长你可别全给我们,自己多留点。”
“等我去神盾分局任职了,一定会回报您的!我们都会!”
“上次给我的还没吃完,不用啦……小珀西,怎么不过来?”

“来啦来啦。”最小的男孩提着一个略小的军用背包,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艰难地举到了Steve 的眼前,“队长,这是你上次寄放的背包!”

说完,他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偷偷摸圌摸地拿出藏在背后的一本破旧画册,红着脸问道:“队长,能教我画画么?”

男孩展示性地翻开了其中几页,笔触稍显稚圌嫩,构图却很老道,可见是临摹为主,而那几幅图,Steve也比常人更熟悉——实验室的白鼠、穿着制圌服表演杂耍的猴子、军事地图……他甚至恍惚地想起,自己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漫画家,而最终,绘图也只能成为他漫长生命中的调剂。

“私自翻看了您包里的笔记本,对不起,队长别生气,我只是上次看到您画的图,实在很喜欢……”看青年保持沉默,男孩变得慌乱了起来,他的手一抖,画册便自动翻过一页,露出了一张肖像画——

那是一个穿着军装的青年,侧颜英俊清朗,噙于唇际的笑意温暖如昔。尽管男孩的临摹风有点生硬,但勾勒其神情的笔触还是格外柔软,仿佛他与自己一般,觉得这个笑容足以点亮整张画纸,焕发出温暖的辉光。

“Bucky……”Steve魔怔般念出这个名字,晴空般的蓝眸随之黯淡,一抹痛楚悄然爬上他硬朗的面庞,旋即便被咬紧牙关忍了下来。

“队长,你……受伤了吗?看起来很痛的样子。”素来视Captain Rogers为偶像的艾伦着了慌,到处寻找着干净的绷带。

“我没事,真的……”Steve立刻打断了他的慌乱,正在措辞间,一阵马达轰鸣声由远及近地传来,地下储藏室那简陋的天花板顿时被震下不少灰尘。

Steve阖眼倾听片刻,立时反应了过来——是军用吉普车,瓦特镇罕有的几部行军车辆之一,发生小规模冲突时才会被投入使用。

“我先去看看情况,背包还是寄放在你们这儿。”Steve与少年们打了个招呼,便飞快地离开了。刚落脚于地面,准备开出小镇东门的吉普便带了一脚刹车,一个闷闷的声音在头盔下向他简明扼要地喊话——“队长,C级任务出不出?”

Steve瞳孔一缩,迈开长圌腿,三五秒便跑至吉普前,单手一撑,利落地跳了上去,引来了那些穿着全套隔离服的士兵们的喝彩。

“队长你刚下了个任务就又来了,真是生龙活虎啊。”
“不愧是超级士兵!”
“嘿,你们都没注意吗,哪次C级任务队长不在的。”

Steve Rogers自解冻复苏起,至今已有近三年,与这群常年出战的士兵已是态度熟稔,会彼此打趣了。只是此刻的Steve戴上头套,掩去大部分情绪,低声地问道:“这次的任务,是变异兽还是……”

“还是九头蛇!”坐在他旁边的士兵急性子,率先详述道,“我们的陨石矿坑仅次于瓦坎达,这不就又被九头蛇盯上了么。刚才矿上就来求救,说对方派来了一个武装作战小组,矿上守卫伤亡惊人,所以我们这里也派出了三辆车增员。”

看了一眼呈“品”字型前行的车队,Steve握紧了拳,脑海中“九头蛇”三个字嗡嗡回响——

他仿若回到了征兵前夕,坚定地说着“我不想杀任何人”……

又仿佛一眨眼就失去了挚友,在残破的酒吧中一杯接一杯地无意义灌酒,血清使他免疫酒精的作用,他听到自己无比清醒的声音:“我要杀了施密特,只要九头蛇没被赶尽杀绝,我就不会停手。”

所以70年后的今天,他见到C级任务便接,因为凡是九头蛇装备精良的战斗小组,任务评级都在C级以上。他甚至想要端掉每一个九头蛇分基地,他希望这个纳圌粹僵尸般的组织,永远地消失。

军用吉普在坑洼的地表上颠簸,扬起的尘土飞扬。在电子护目镜的观察与测算过后,侦察兵快速回报:“报告,与矿坑距离不足一千米。”

没过多久,零星的枪声便透过风沙传来,令每个人的肌肉都绷紧了。Steve持盾,听着风中断断续续的厮杀声,判断着战况。忽然,他喝止了士兵的战前交流:“听,不止是三辆车的声音。”

被他说的一怔,诸人侧耳倾听,随后皆是神情一变:“一、二、三……四!有第四辆车靠近!快用对讲机警告!”

“品”字型前行的车队立刻加速,滚滚沙尘更是遮天蔽日,令荒漠化的地表可见度降低。Steve左右四顾,仗着敏锐的感觉器官,终于在车队右侧发现了异常——一道灰影正在烟尘中靠近。

此时他们距离矿坑不过两三百米,风沙中不时爆闪出枪击的火光,右侧加速行驶的灰影也隐约勾勒出了轮廓,吉普车上的军事迷也一眼勘破其真身:“沙漠袭圌击者!最先进的军车之一,是九头蛇的全地形侦察监视和快速攻击车辆!”

闻言,Steve心中警铃大作——最好的军备,自然配给给最强的战士,那辆车上恐怕有高水准的对手。

200米……100米……至75米时,两车已全然并行,达到了相对静止的速度,彼此都能将对方的车身细节看个七七八八。见沙漠袭圌击者上站起了一道挺拔的身影,Steve瞳孔一缩,几乎不用看对方举起的武器,他便确定他们被瞄准了。

在军事迷那“MGL榴弹发射器”的呼喊声中,Steve已然起身持盾,像个靶子般屹立在风沙下,岿然不动。

“轰”的一声,他调整盾牌接下了这枚榴弹,随后便被冲击波炸飞出十米开外,整部吉普则被掀翻在地,差点与后方车辆相撞。尽管他的盾牌是罕见的吸音钢材质,能够吸收震荡能量,但Steve还是浑身疼痛耳鸣眩晕,仿佛被巨人摔打过一般散了架。

浓烟滚滚,空气灼人,看出去的景物都被热对流扭曲了。但凡没被那一下炸死的人,都活动着身体试图起身,没有一个人浪费力气去抱怨——资源稀缺、阵营火拼、生死存亡,这便是废土。



==第2章:鏖战 TBC==

评论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