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盾冬衍生—午夜失控(大结局)【柯蒂斯×小王子】

露西猫在睡觉:

每天都吸包:



1~6    7~10    11   12~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此时已经是凌晨,白天发生的一切还未平息,录音被送往技术部门进行鉴定,柯蒂斯羁押候审,国王送往医院,生死未卜。


医院走廊寂静无声,洁白地板幽幽泛着光,国王自庭上摔倒昏厥之后就被送进了ICU,禁止探视,除了医务人员不准任何人入内。杰克加派人手看管,抢救的手术做了几个小时仍在继续。


国王昏厥不醒,身上贴满电极片,氧气面罩下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几乎不可闻。监护仪在一旁待命,心脏已经除颤三次,效果极不理想,一针肾上腺素扎下去毫无反应,血压数字越跳越低,心电图蹦出的线条越来越柔和,最终拉成一条长长直线。


“滴——————————”警报声响彻ICU,杰克在门外座椅上被惊醒。


医务人员疲惫的记录下死亡时间,通知消息,准备后事。


公主在睡梦中被叫醒,得知父亲死亡消息,步履匆匆赶往医院。她到时,杰克就坐在那里。


公主哭着跑去,看到杰克,在门口停下脚步,“你在这干什么?”


杰克埋着头,没有回答。


失去父亲的痛苦让她激动万分,她指责杰克:“都是你的错,是你把父亲害死的。”


“害死他的是他自己。”杰克眼睛也有点红,抬头疲惫的看着她,“如果有选择,谁也不想这样。”


“你是故意的!他是被你气死的!”公主根本不信,她受国王影响,对杰克有太多成见,“如果不是你,父亲怎么会死?你要夺取王位,也不该用这种手段——”


“我用了什么手段?”杰克打断她的话,不耐烦的反问。


“你和柯蒂斯串通一气,是你把他害死的!!”公主手指向ICU,眼泪纷纷滚落,她哭泣着重复,“是你把他害死的!是你!”


杰克一把打掉她的手,捏着她的手腕把她拖出去,“和柯蒂斯无关,别在这里大呼小叫。”


公主挣扎扭动,仪态尽失,另一只胳膊用力拉住座椅靠背,声嘶力竭道:“你别开脱了!你和柯蒂斯的事情我都知道!”


这话不亚于一声巨雷,杰克和柯蒂斯的事情一直很隐秘,杰克并不知道订婚宴那天柯蒂斯和公主撞见的事情,只以为公主看到了他脖子上的吻痕,因此国王以他和柯蒂斯的事情来威胁柯蒂斯时,他根本无法想通国王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更不知道其实是公主告的密。


如果那时柯蒂斯没有撞见公主,即使国王回来,也不会有人告诉国王杰克和柯蒂斯的事,国王就不会以此做把柄威胁柯蒂斯,柯蒂斯就不会铤而走险,沦落到命悬一线的境地。


又或者,若公主真的在意这个弟弟,在明知道父亲弟弟不合的情况下,怎么会将这种事情拿出来说?


“我还在想,他是怎么知道我和柯蒂斯的事。”杰克松开公主的胳膊,公主踉跄退后两步,扶墙站稳,杰克将她堵在墙角,眼神摄人:


“原来是你给他告的密?” 


“你做出的事情还怕父王知道?!你不要脸!下贱至极!你也配当他的儿子?!”公主一把推开他,转身欲走。


杰克一把拉住,将她狠狠掼在墙上,怒吼道:“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未来的王吗?!”公主嘶吼,眼泪汹汹流淌,“你害了父亲,是不是还想杀了我?我是你姐姐!你杀啊!”


“来人——!!”杰克气急,吩咐随从,“把她带回去!禁足!”


公主胳膊被左右架起,带离医院,她仍不死心,扭头喊到,“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


杰克拍了拍衣袖,冷声道:“我本来也不是你的弟弟。”


一场闹剧草草收尾,国王尸体被运送至太平间。杰克在回宫时接到手下电话,公主已经被送了回去,门口派了守卫,将她软禁。


汽车在黑夜中缓慢行驶,杰克疲惫靠在后座,眼皮沉重。国王一死,所有事情尽数落到了他的头上,死亡的消息明天再宣布时,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国王死了两次,两次消息都是由他带来的,这次总算是彻底死透了,杰克觉得有点滑稽,忍不住微微发笑,他吃吃笑了两声,再也笑不出来,手掌捂住脸颊,眼泪顺着指缝流下来。


“呜……父亲……”他不断小声呜咽,唯恐被人发现,强压进喉咙里的哭声化作咸涩口水,在喉间阻塞他的呼吸。


“……呜……”他艰难咽下口水,睁开眼睛,视线里一片茫然,像迷途的鹿,在林间不知所踪。


车子缓缓停下,杰克在车上坐了一会,没有要下去的意思。柯蒂斯还在被拘禁着,等待最后的审判,杰克振作精神,吩咐道:“去警察局。”


车子轻巧的掉了个头,前往警局。


警局静悄悄的,半夜只有零星几人值班,疲惫的小警察在桌上打瞌睡,看到王子登时清醒,赶忙摇了摇隔壁同事。同事睡的神志不清,杰克摆摆手示意无需接待,只身前往审讯室。


审讯室里阴暗寒冷,连灯都不开,狭小窗户没有关死,不断刮进冷风,吹出吱吱呀呀响声,室内只有一条长桌和一把铁椅子,那椅子死死焊接在地面上,前面有金属挡板,非常牢固,是为了防止犯人行凶袭警的。柯蒂斯就坐在椅子上打盹,头一垂一垂,显然已经疲倦至极,摄像机镜头发出红光,在黑暗中冷冷监视。


杰克为了国王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少吩咐了一句,手下又不够机灵,竟然忘记交待给柯蒂斯换个好一点的临时牢房,柯蒂斯被带下来后就一直关在这里,警局因为他的事情背了个办事不力的锅,因此也不给他特殊优待,直接关在审讯室,几乎半虐待般的轮番审了他几个小时,期间水米未进。柯蒂斯实话实说,指向国王,警察再问不出什么来,就把他扔在这里了。


杰克打开灯,审讯室里灯光亮的刺眼,是专门用来照犯人眼睛的。柯蒂斯被那灯光影响,从打盹的状态醒来。他的视网膜还未适应这强烈光线,眯了一会才看清是杰克。


杰克过来坐在他对面,柯蒂斯逐渐清醒过来,坐直身体。


“国王死了。”杰克小声说话,同时不忘左右看看,警察就站在审讯室门口,门轻轻闭合还留了一丝缝隙,杰克唯恐被他们听去。


柯蒂斯点点头,之前他就在场,清楚的看见国王昏厥在地,只是没想到他死的这么干脆,倒有点像意外的惊喜。


“很快你就会无罪释放了。”杰克笑笑,露出好看的牙齿。


“你说过不会让我有事,我知道。”柯蒂斯彻底清醒,着迷的看着杰克,国王一死,事情逐渐变得顺利起来,只要录音鉴定结果出来,重新开庭,柯蒂斯最多被判几年刑,有杰克在,这几年刑能不能判到他身上都还是未知数,他松了一口气,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我没有想到你会为我做这么多,甚至不怕去死。”杰克有些愧疚的看着他,眼睛里闪闪发光,已经蒙上了一层泪膜,“以前我对你那么冷淡,我很后悔。我真怕自己害死你。”


“别说傻话,宝贝。”柯蒂斯宽阔大掌抚摸杰克面庞,拇指轻轻摸着他的眼眶,语气温柔极了,“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为你做这些不算什么。”


杰克感动的看着他,泪水已经快要涌出,他内心无比充实满足,抬起手来,握住柯蒂斯放在他脸上的手。两人对视,什么话都没有说,却已经从彼此眼神中看到无数爱意,那爱意犹如千万条纤细丝带,将他们温暖包裹在一起,融为一体。


审讯室气氛也似乎变得柔和又粉红起来,柯蒂斯拉住杰克的手,在他手背上吻了吻,蓝色双眼温柔的注视着他。


“你要等我。”杰克许诺,柯蒂斯点点头,目送着他离开审讯室。


“去给他弄点吃的,换个好一点的房间,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后果……”杰克吩咐门口警察,警察慌忙点点头,拿着钥匙去给柯蒂斯换房间。


杰克站在门口,又回头看着柯蒂斯,柯蒂斯坐在铁椅子上,冲他笑着扬了扬头,用口型无声的说了句I LOVE U。杰克看懂了那口型,竟然有些羞涩,湿润眼睛闪了闪,也无声的对柯蒂斯说了回去。


柯蒂斯心满意足的笑出了声,抬起手冲杰克摇了摇,杰克恋恋不舍的跟他拜拜,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在下大雨的那个夜晚,这骄傲王子走的毫不拖泥带水,柯蒂斯还为此心痛了好久,到了今天,他恋恋不舍的样子竟然这么可爱。柯蒂斯沉浸在这种甜蜜的感觉里,觉得虽然这次九死一生,却不亏,铤而走险收获了王子全部的爱意,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这更好?


他看着自己的手掌,掌纹清晰,爱情线又深又长,贯穿了大半个手掌,杰克的温度仿佛还停留在上面,柯蒂斯盯着看了半晌,眼神中爱意越发深沉。


杰克重新振作,情绪因为见到柯蒂斯而轻松很多,他的手背还有点微微发烫——柯蒂斯之前拉住他的手吻了他的手背,虽然两人已经是灵肉相交的关系了,但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杰克装作淡定的迈出了警局大门上了车,其实内心跟鹿撞一样,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


他只好闭起眼睛,脑中浮现出柯蒂斯的模样,他想着柯蒂斯,手不自觉的不断触摸着被吻过的地方,俊脸微微发红,他抬起手,轻轻捂住脸,偷偷的笑了。


 


一周后,柯蒂斯杀害亲王一案重新开庭,国王已经死亡,录音真实可靠,杰克当庭据理力争,力保柯蒂斯无罪。公主被禁足,王后不愿再插手此事,因此只办理国王的丧事,连法庭都未去。权力彻底落入杰克掌中。


一个月后,街墙拐角,柯蒂斯戴着鸭舌帽和墨镜,做贼一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痞兮兮的叼着一根烟,蹲在地上。


电话震响,一辆黑车停在面前,柯蒂斯笑着摁断电话,起身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他摘下墨镜,将帽子脱下随手一扔,给了司机一个长长的吻。


杰克手握方向盘,眼睛盯着路面,笑问:
“在牢里过的怎样?我的骑士?”


“我以为我们这样算是逃狱。”


“也许吧。”杰克挑挑眉,边摇头边发动了车子,遥遥开向未来,“但是现在,国王认为你无罪。”




——————————————————————————


6.11开始动笔,每天保持更新,可算是写完了。这个cp非常带感,奈何本人笔力有限,珠玉在前不敢造次,只能写成这样了。谢谢跟我一起喜欢柯王子的小伙伴们,盾冬感恩有你!


以后会不定时放出午夜失控番外,比如 【午夜失控番外一】


开了个盾冬新坑,欢迎去看!


【盾冬】秘密


其他各种小短篇我就不一一发出来了,有兴趣的可以点进我主页自己找!


再次感谢所有给我点赞、评论、关注的小伙伴们,一个热情的涌抱!


评论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