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Evanstan】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Omega - ABO/甜向/第一发

纪翌:

是的...我终于写ABO了...送给一直喊着要看ABO的 @洛洛洛洛洛洛洛 


Sebastian是个抑制剂推销员Omega,Chris是个Alpha。


——————


烦躁。特别烦躁。




Chris甩着手里那张纸,他跑了三层楼才让那个红色的缴费戳盖在这张薄薄的缴费单上。他快步地在医院的走廊里穿行,而走廊里充斥着即将进入发情期的Omega的味道,百叶草味,橙花味,小雏菊味,甚至鱼腥草味……Chris打赌当他经过四楼某个没有关进门的房间时,他闻见的一定是香菜的味道……




哦,香菜。Chris翻了个白眼。




这都是Scott那个臭小子的错,如果那家伙有好好地把医生的话放在心上,如果那家伙记得按时服用他的抑制剂,或者那家伙愿意听听哥哥的劝告推迟酒吧的开业日而不是坚持明天顶着一身发情期的味道脸红心跳地站在酒吧的剪彩仪式上——上帝啊,Chris绝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总之,如果他的弟弟能稍微让他省心一点,Chris就不用作为一个Alpha出现在坐满了Omega的急诊里,和自己的性本能战斗着,以免随手拎起一只Omega拖进隔壁的厕所里。




Chris终于冲到了急诊室的门口,挥舞着手里的缴费单,打开了门,“医生,我已经缴过费了。请您尽快给Scott注射吧!”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不能出去等么,Chris!”Scott大叫道,他的裤子脱了一半,露出半截光溜溜的屁股。而医生正准备着注射用的针管,他从推出液体的针头后露出脑袋看了Chris一眼,走过来一把拽过了他手里的缴费单,粗暴地把他推了出去,“请患者家属在门外等候,不要影响医生的诊断和治疗。”




栗色的急诊室门在Chris的面前被关上,差点把他的脸拍成平底锅。




你瞧这些阴晴不定的Omega。Chris目瞪口呆地想,就好像这是他的错一样。




Chris环顾了一下四周,走廊的长凳上坐着十几个正在排队等候就诊的Omega,他们正用惊诧的眼睛看着Chris。Chris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他用手遮着自己的额头,在长凳上那个空着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现在他试图把自己的脑袋清空,而不是把记忆力集中在分辨十几种Omega的味道。好在这一层正在等待就诊的Omega似乎并没有处在发情期之中,空气中的味道轻微而稀薄,Chris想象了一下他刚刚经过的四楼,如果他必须待在那里等待Scott,他也许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因被Omega熏死而登上报纸头条的Alpha。Chris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尽管如此,和这么多快要进入发情期的Omega共处一室仍然让他觉得不快,本能向被拴住的野马一般躁动不安地在血管里原地踏步。




“嘿,你好。我叫Sebastian。”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Chris身旁响了起来。Chris抬起头,是排在他前面的Omega。他向Chris伸出了一只手,正笑吟吟地看着Chris。




“哦,你好。我是Chris,Chris Evans。”Chris回答道,他急忙伸出手去快速地和Sebastian握了握。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盯着对方的脸,这是一个漂亮的Omega,他的眼睛很大,双眼皮很深,灰绿色眼睛,典型的东欧长相,让Chris想起了他公司里那些来自东欧的同事常用的香水,凛冽的、刺激的檀香和小苍兰混合的味道。




Chris闭上了眼睛,他抽回的手带来了一些这漂亮男生的味道。他嗅了嗅,信息素的味道被压制的异常淡薄,但是Chris依然捕捉到了这个味道——真令人惊讶,牛奶味,那种他小时候去过的农场里刚挤出来的、新鲜的、未曾加工的牛奶味。




“你一定很难受吧。而且你这么壮,你一定比其他人更难受。”Sebastian的声音让Chris睁开了眼睛,他眼睛里的温柔退却了,半是好奇半是同情地盯着Chris。而Chris意识到,他需要颇花费一番力气才能让自己的注意力从对方的红唇上挪开,而可以听懂对方在说些什么。




“什么?”Chris惊讶地问。




Sebastian指了指Chris头上的汗珠——这些颗粒状的液体完全是医院复杂的螺旋状楼梯建筑结构的结果,Sebastian对Chris笑了一下,他翘起的嘴唇让Chris想起他小时候养过的那只漂亮而温顺的猫咪。Sebastian说,“你可以排在我前面进去。放心吧,Howard医生技术很好的,只要他帮你打一针,你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Chris终于弄明白了Sebastian在说什么,他盯着他,思忖着这个富有同情心的小家伙是不是也像Scott一样是为了打一针紧急抑制剂才到这里排队。如果是这样,说不定他可以建议——




“哦,我不是。”Sebastian似乎意识到了Chris在想什么,焦急地在自己身上胡乱地比划了一下,他有些抱歉地看着他,“我是德尔公司口服抑制剂的推销员,我们公司的产品还不错,所以我没有这方面的困扰。我每个月会来拜访这里的医生,好看看顾客对我们的产品有什么评价。”他快速地在Chris脸上瞟了一眼,“如果你想试试口服抑制剂的话,下次我也许可以给你带一些。”




他误会了。多么显然,这只漂亮的小脑瓜把他当成了一个求医无门的Omega。




“我不太懂口服抑制剂和注射抑制剂的区别。”Chris说。




“哦,是这样的。注射抑制剂也就是咱们Omega传统使用的抑制方法,快速,及时,一针见效。但是问题是,它有时会带来疼痛,而且会缩短下一次发情期的间隔。但是口服抑制剂就不一样了,安全,稳定,只要你按照说明书服用,你的发情期会向平常一样,而且大多数Alpha都不再能闻到你身上的味道。”Sebastian兴高采烈地向Chris介绍着,当他的介绍告一段落时,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狐疑的神色,“你没有在电视上看到过我们的广告吗?我们的广告几乎做的到处都是。”




“哦,我是个……来自乡下的……Omega。”Chris脸部红心不跳地说,他重复了一遍,“我是个来自乡下的Omega。”




他当然是个骗子,毫无疑问,他每天都要把自己的笔记本从Scott压在上面的层层叠叠的口服抑制剂盒子里抽出来,这些Omega似乎总是在去酒吧的前一天晚上才想起要吃抑制剂,他被Scott读过的抑制剂说明书折磨的即使去应聘抑制剂制造公司也没什么问题。




但他愿意听这个叫做Sebastian的小家伙讲讲口服抑制剂和注射抑制剂的区别,哦,Chris的意思是说,你瞧啊,Sebastian听上去多么诚实可信,当他用那双大眼睛望着你的时候,当他的眼睛在落下的那缕黑色头发后眨啊眨的时候,当他的眼睛里溢满了关心和担忧时,Chris用手肘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Sebastian,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Omega啊。




“我真为你感到难过。”Sebastian说,他凑过来僵硬地把Chris抱在怀里,甚至还拍了拍他的背试图安慰他,“现在城里的Omega的生活已经和过去很不一样了。我真希望你能感受到。”




当然了。此刻作为一个Alpha,他的生活也在这一秒和过去完全不同了,此刻他的灵魂正顺着他的脊柱而缓缓地向天堂飘去。Chris用他的大手把Sebastian塞进他的胸膛里,他甚至听见Sebastian被他挤压的呼吸加快了。他闭上眼睛嗅着Sebastian微弱的信息素的味道,他愿意把他所有的抑制剂都买下来,管他的,然后全部送给Scott。




“Chris,你干嘛呢?”




Chris睁开了眼睛,Sebastian迅速地和他分开了,而Scott刚从急诊室的门口走出来,手里拎着一袋子口服抑制剂正一脸惊诧地望着他。Chris清了清嗓子,把他拉到自己身后,用手捂着他的嘴巴推着他向后走去,“哦,是不是到你的号了?那么你赶紧进去吧。”




“啊,是的,到我的号了。”Sebastian说,他站了起来,莫名其妙地脸红了。真可爱啊,Chris想。Sebastian说,“那么有机会下次见了,Chris。”




“啊!”Chris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放开了正在挣扎的Scott,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跑回了Sebastian身边,从裤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




“你能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吗?”Chris说,把手机塞进了Chris的手里,“我和我弟弟是从乡下来的,我们什么都不懂,完全不知道如何在城市里作为Omega生活下去。我们想要学习和了解,但是那些Alpha,他们看上去都太可怕了,如果你愿意的话……”




“当然啦。”Sebastian对着Chris勾起一个微笑,“没问题,Chris。”



评论

热度(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