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Evanstan】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Omega - ABO/甜向/第四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纪翌:

 @洛洛洛洛洛洛洛 


Sebastian是个抑制剂推销员Omega,Chris是个Alpha。


第二发更新还是四月,更新第三发的以为不会有人看。你们真是我的小天使,呜呜呜呜呜呜呜5555555


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


Sebastian跪在地上,把所有柜子的抽屉都拉出来,把抽屉里的东西一股脑地倒在地上,翻找着什么。Chris痛苦地歪斜着躺在床上,他的裆下像一块在烧红的炭盆上翻来覆去的烙铁,肿胀的男性部位胀痛着,时不时引发一阵难以自制的痉挛。Chris想用手揉揉裆下好缓解疼痛,但碍于Sebastian就呆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于是他只能一边盯着Sebastian,一边想象自己的大脑中有一排穿着红衣戴着头盔的消防员小人,正举着消防水枪向他的大脑和裆下喷水。




他在为我担心。Chris想。




Chris失神地盯着Sebastian,他知道自己正渐渐被生理构造控制。他闻得见自己的信息素正在房间中张牙舞爪地扩张着,越来越剧烈,越来越浓重。他大脑里的消防员小人正在向火焰缴械投降,离火场最近的那一些已经放弃了,他们把水枪丢在地上,一直向Chris挥着拳头嚎叫,“上他!上他!”




Chris知道Sebastian会定期服用抑制剂,但Chris敢肯定,Sebastian正在受到自己身上信息素的影响。Sebastian身上那股薄薄的牛奶的味道正从他白皙的后颈飘散出来,他正变得越来越着急,越来越急躁。Sebastian在地上的那堆东西中乱七八糟地翻来翻去,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在下唇上留下一片湿润的红色。




Chris看见了Sebastian探出来的舌尖,迅速地舔过他红润的嘴唇,缩了回去。




一只正在喝牛奶的猫咪。




Chris想象着,一只漂亮的温柔的猫咪正蹲在一只盛满了牛奶的浅盘前喝牛奶,它可爱的舌尖舔在白色的牛奶上,他拎住它的后颈,拎到自己的鼻子前,小家伙漂亮的皮毛上沾上了一层薄薄的奶渍,在他的鼻尖前喵喵叫着。他靠近它,在它的嘴唇边闻到一股淡淡的奶香……Omega的味道……




“Chris?”Sebastian惊讶地叫到。




Chris吓了一跳。他发现自己正站在Sebastian的身后,Sebastian正掂着脚尖试图把柜子顶的盒子拿下来,而他正把嘴唇贴在Sebastian的后脖颈上。Chris在大脑中天人交战着,他干裂的嘴唇仍然贴在Sebastian的脖子上,牛奶的味道一股一股地涌进他鼻子中的嗅觉细胞里。他紧紧攥着手指,以免自己直接把Sebastian抓起来扛到床上。




“Chris?”Sebastian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Sebastian缩了缩脖子,试图扭过头看着Chris。




Sebastian的动作惊醒了Chris,他舔了舔嘴唇,嗓音干哑地像被架在柴火上烧了几个小时,烧的声音都哑了。Chris伸手拿下柜子顶的盒子,“别动,我来。”




这声音哑的要命,但不知为何震的Sebastian耳膜轰隆轰隆发响,耳后的一块皮肤忽地一下红了一片。但Sebastian没想那么多,急急忙忙从Chris手中接过盒子来,在盒子里翻找了起来。




Chris转过身,用背脊对着Sebastian,揉了揉自己的裆部,好让某根膨胀的物体从牛仔裤的逼仄处挪挪位置,一瘸一拐走回床边坐着。他焦躁地看着Sebastian在盒子里翻来翻去,问他,“你在找什么?”




“别急。我记得就在这里。”Sebastian似乎完全没听出来自乡下的Omega此刻既没了娇羞也没了慌张,只顾着翻找。半晌,突然大叫了一声,从盒子里拿出个东西来,高兴地对着Chris晃了晃,“找到了!”




Chris还没来得及看清Sebastian手里的东西,Sebastian人已经冲到了他面前,把Chris往床上一推,就开始往下扯Chris的裤子。Chris一时没预料到这世上还能有这样的好事,惊的都忘了挣扎,眼睁睁地看着Sebastian把腰带扯掉了半截。直到看清了Sebastian手上的东西,集中在下体的血流瞬间被从蛋蛋深处抽干。




一支明晃晃的针管。




“这……这是要干嘛?”Chris吓的声音都变形了,他用手挡在自己的蛋蛋前。




“我就记得我还有一针抗敏药。”Sebastian热心地说,继续向下拽Chris的裤子,眼见着就要一针捅进Chris的裆下,“这个见效很快的。对于大多数的过敏原,只要注射进生殖器静脉,几分钟就会脱敏。”




“等等,你别急,你等等。”Chris说。他想Sebastian真是个让人充满惊喜的小家伙,他在此前的人生中从没想过有一天当他喜欢的人试图脱掉他的裤子时,他正紧紧地捞着裤子边往回拽。他一边拽着自己的裤子,一边试图从Sebastian身边躲开。




“Chris,你过敏的很厉害,你额头上全是汗。”Sebastian说。




“不,不,我不打针。”Chris惊慌失措地说。




Sebastian瞪大了眼睛望着他,然后他握着针管的手垂落在身体一侧。他看上去有些失落,垂头丧气地望着他,“为什么?我很抱歉,我给你的抑制剂……”




“不是因为这个。”Chris说,Sebastian的表情让他也跟着情绪低落起来。他告诉自己他绝不是担忧那只大针管戳进他引以为傲的宝贝中,但是......但是他并不清楚Sebastian这只脱敏剂的成分,万一那些古怪的科学家又往其中添加了某种Alpha的酶,这就不仅仅是疼痛难忍的问题了。他有可能当场爆掉,血溅当场。




我的下半身和你的下半生就此别过了。Chris看着Sebastian微笑着想。




当他还不能把这些讲给那个垂头丧气地站在那儿的Omega听,于是Chris艰难地挪了挪位置,好离那只明晃晃的针管躲的再远一些,并用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膨胀的裆部。然后他抬起头来,努力让自己红了眼圈,“我本来不想告诉别人……我……”




Chris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我太小了,针管扎不进去。”




他不是在演戏。从字面意义上,他真的是“憋”红了眼圈。




Sebastian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他半张着嘴巴惊讶地望着Chris。他向后退了一点,好给Chris一些更大的空间。Sebastian同情地望着他,Sebastian激烈地试图劝说他,“不,不,没关系。Omega并不需要太大的……我是说……”




然后Sebastian似乎找不到足以安慰他的语句,他颓然地低下了头,“这都是我的错。”




“这不是你的错。”Chris赶忙说,“我这是遗传的。”




对不起,爸爸。Chris在心里说。




Sebastian被Chris逗笑了,脸上冒出一个不成形的笑容。他在原地呆了一会儿,转了几个圈。然后他面对着Chris,似乎把心情整理好了。他下定了决心,给了Chris个微笑,说,“我们去看医生。我们现在去看医生。医生一定有办法。”




“不,不要医生。我最讨厌医生了。”Chris说。他的这些小伎俩隐瞒Sebastian才刚刚够用,就算刚从医学院毕业的新手医生也能看出来他体内的Alpha酶超标,而他该怎样说服一个医生相信,一个体内Alpha酶超标的Omega不仅没有被得到满足,还下体充血膨胀,非得把他身边的这个完全没有发情迹象的Omega吃干抹净才能度过发情期?




“那怎么办?”Sebastian皱着眉说,他思考了一会,然后看着Chris说,“要不然……要不然……我帮帮你。”




你......帮......帮......我?




Chris看着Sebastian的嘴角都忍不住飞了起来,以至他一时难以分辨是欲望一直没有得到缓解的下体更痛,还是正打算飞出他脸颊控制范围的嘴角更痛。他一边努力把脑子里叫嚣着“睡了他,睡了他”的消防员小人们都一个个推回到原处,并一一告诫他们,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一边停留在原地思考着Sebastian的小脑瓜里在想什么。




也许是Chris沉默的时间太久,Sebastian的脸迅速地红成了一只成熟的苹果,他在原地蹭了蹭鞋尖,小声地嘟囔着,“抱歉,我好像太直接了……”




最后,Chris终于在脸上挤出了一个颇为为难的表情,勉为其难地说,“那好吧,但是你别……”




“不会的,我不会告诉别人。既不会告诉别人我帮过你,也不会告诉别人你很小。”Sebastian仿佛怕Chris心理压力过大一般,赶紧安慰他。最后一句话出口,Sebastian似乎突然意识到说错了话,红着脸捂着嘴,向Chris做了个手势,走到柜子前继续开始翻找。




Chris平躺在床上,搓了搓被撑的紧绷绷的牛仔裤布料。他的小兄弟似乎预感到了磨难就要结束,即将迎来新的人生,欢呼雀跃地在裤裆里跳跃了几下。Chris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安抚着自己的情绪,以免波士顿第一Alpha还未“一杆进洞”就射了出来。




他听着Sebastian在卧室里翻找的声音,突如其来地觉得异常安心。Sebastian怎么还没好,他都快急死了。




他猜测着那小家伙在找着什么?沐浴液?避孕套?他用哪个牌子的润滑油?KY还是杜蕾斯?他喜欢什么样的体位?骑乘式还是后入式?当他终于标记了这个小家伙后,他应该怎样跟Sebastian解释他是一个Alpha?Chris把双手枕在脑袋下,愉快地思考起来,他觉得此刻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地像在云端一般。




Chris听见Sebastian笨拙地爬上了床,他身边的床垫微微下陷。然后Sebastian推了推他,“Chris,你翻过来?”




“什么?”Chris狐疑地问道,但他还是根据Sebastian的指示翻了个身,现在他已经趴在了Sebastian的床垫上。他有些奇怪,他背对着Sebastian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Sebastian是要挪到他的胸前来吗?




“你翻过来,我才能帮你。”Sebastian解释道。Sebastian的话像一道闪电般击中了Chris的脑子,他还没来记问出声,就听到了一阵不详的声音——一阵剧烈震动的引擎声。




Chris扭过头来看着Sebastian,他正坐在他的身旁,手里拿着一只紫色的按摩棒。也许是因为Chris突然回了头,Sebastian手里的按摩棒“啪”地一声掉在了床上,他抱歉地对着Chris笑了笑,又把它捡了起来,“抱歉,我没用过这种东西——这是公司的样品,但是我想我应该很快就能搞清楚怎么用,你别着急——”




他不着急。他一点也不着急。




Chris翻过身来,手脚并用地向后退去,仿佛Sebastian手上拿着的是一颗手榴弹一般。




“屁股撅起来。”Sebastian拿着手榴弹——不,按摩棒——温柔地说。




“我......我看,我还是去医院吧。”Chris说。

评论

热度(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