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尘与镜(3)

纳兰妙殊:

第六章


那晚柯蒂斯走出剧院,又折回去,把剧院门口一个姑娘卖的橘子全都买了下来。


接下来几天他多了一个爱好:吃橘子。


但他不舍得在人多的地方吃。


在他再次拜访剧院之前的三天里,每天晚上他要等仆佣们都睡去,整座大宅无声无息的时候,才靠在床头拿起一个橘子来慢慢吃。像人们拉上窗帘,从黑丝绒口袋里倒出钻石,在手心里拨动。




他细细回忆着詹姆斯·金的样子,按照他的动作用拇指尖在橘子顶门按一个小洞,然后从那儿把橘皮一道一道往下撕。


他觉得他的心脏外边也像有一层表皮,被那种慢条斯理的动作一条一条剥开了。


橘子的清香弥散。香气像一把钥匙,带他一次次回到那个时刻。在后台通道那一片嘈杂、混乱里,亢奋疲惫的人们不耐烦地叫喊着,来来去去,他却充耳不闻。他像坐在一大块会发光的水晶旁边,身体被无形的柔和光芒笼罩着。而任何其他人都看不到那种光,只有他周身的皮肤毛孔感觉得到。


柯蒂斯在床上翻个身,蜷起双腿,慢慢把橘子瓣放进嘴里……他们曾并肩坐着,分吃过同一个橘皮里包裹的果实,也就是说,尝过一模一样的清甜的汁液,光这一点微茫的联系都让他默默地感动。


他眼前又浮现那双迷人的眼睛,长睫毛下灰绿色双眸,说话时目光定定地凝望,有一点傲慢和忧虑……时间慢下来。时间慢下来,慢下来。




把那一段记忆拿出来回味,是柯蒂斯一整天都在隐秘期待着的小小节目。


然而每次吃完一个橘子,魔法就消失了。他会长叹一声,躺平身子,摊开空荡荡的双手,陷入疑惑与迷乱。


 


第四天傍晚,柯蒂斯在前往一处地点的半途,探身敲敲马车的壁板,说,杰拉德,改道,咱们去剧院。


马车转弯,坐在他对面的埃德加用手抓紧座板,身体歪斜,又晃回来,眼睛炯炯地望着他,急速眨动几下。嘿,柯蒂斯,怎么回事?


一旦做了决定,柯蒂斯反而觉得轻松了。他笑道,什么怎么回事?


咱们不去看新运到的那批马了?


不去了。我就不能偶尔临时决定去看一回戏吗?


可是这出剧上周你看过了啊!


我就不能偶尔再重看一遍?


 


路过一家熟悉的糕饼店时,他叫停了马车,下去挑选了一块葡萄干布丁,用蜡纸包着放进外套口袋。


马车前行时他的手一直揣在口袋里,挨着那块布丁。


等他们到达剧院,恰值第二场戏与第三场戏中间的休息时间。快走到包厢门口时柯蒂斯站住了,犹豫着是进去还是到后台等待。埃德加跟在他身边,盯着他,双手插在裤兜里,眉毛越扬越高。


就在这时,包厢管理员远远走过来,招呼道,您好,艾弗瑞特先生!


柯蒂斯刚要说话,管理员身后闪出一个人影来,他怔了一下。那人正是詹姆斯·金。


詹姆斯仍然穿着牧羊少年的戏服,只在外面披了一件旧外套,他见到柯蒂斯也明显地惊了一下。


柯蒂斯向他点点头,金先生!……底下的话,他忽然不知说什么好,他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见他,却并无心理准备是在这种情况下。


管理员也颇为惊讶,转头好好瞧了詹姆斯一眼,诧异他能博得艾弗瑞特的注目。


埃德加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眼珠骨碌碌转动。这时柯蒂斯才想出下一句话来:金先生,你不需要在后台候场吗?


令他意外的是,詹姆斯的语调比前几天晚上冰冷了很多,他淡淡说道:不用候场。我跟您说过,第二场戏之后我的戏份只剩最后一场,您不记得了吗?


管理员咳了一声,说,你要跟这位先生再聊一阵?


詹姆斯·金点点头,是,请给我几分钟,转告夫人我这就过去。


管理员向柯蒂斯致意,便朝包厢区的通道走进去。




柯蒂斯觉得自己的舌根有点发硬,他问,您要跟哪位夫人叙旧吗?


詹姆斯反倒笑了。不,不是叙旧,前法国大使夫人邀请我去她的包厢,我之前还无缘结识她呢,愿上帝保佑她是位手面阔绰的女士!


这话说得如此直白,柯蒂斯甚至想不出另一种解释给他圆场。他感觉自己像被迎面泼了一桶冷水。


更让他难受的是,詹姆斯面上竟有种近乎残忍的镇定。他嘴角露出满不在乎的微笑,往前踏了一步,距离柯蒂斯更近一点,低声说,艾弗瑞特先生,我跟您说过:我需要钱,很多钱,您也不记得了吗?


 


直到在自己包厢里的沙发上坐下,柯蒂斯才想起来,布丁还没送出去。


 


他用手撑着头颅,恍恍惚惚一直坐了两场戏的时间,总怀疑能听到不远处那位夫人的包厢里传来奇怪的响声。


埃德加替他沏好茶,又掰开一个无花果。


他拿起茶杯又放下,手滑进口袋里,原本软绵绵地贴着他身体的布丁,现在变得像石头一样硌人。




就在他觉得这个晚上不能更糟糕的时候,包厢外面传来隐隐的吵闹声。


他往噪音来处侧一下头,埃德加立即站起身,我去看看。


他去了大约两分钟时间,迅速回来,脸上有种奇怪的表情。柯蒂斯,我觉得你应该过来一下。


 


外面走廊里已经聚了好多人,卖花卖冷饮卖橘子的姑娘小伙、休息室调情的人们都远远近近围着。那位包厢管理员站在圈子外围,看到柯蒂斯过来,立即扬声说道,来来来!大家给艾弗瑞特先生让个路!


被围拢的核心是一对衣履辉煌、看上去非富即贵的中年夫妇,满面怒容,正在跟剧院经理说话。柯蒂斯走过来时只听那女人说道,怎么回事!拙夫是世袭子爵、堂堂前任法国大使,难道他的话还不如一个没来由的穷小子可信?……


人群又散开一点,柯蒂斯的脚步顿了一下,他看到被人按着、跪在地上的是詹姆斯·金。


 


案情如下:前法国大使夫人入乡随俗,给包厢管理员递了个条子,把她看中的俊俏龙套演员叫到包厢里,一番调情。这时世袭子爵、前大使先生姗姗来迟,见妻子找来一个漂亮青年,不忧反喜,也想加入——据说“三人行”是巴黎上流社会经常玩的时髦玩意儿,但那青年却拒绝了,转身离开,夫妇二人十分不快,认为此城风俗实在不如巴黎有趣。这倒也罢了,要命的是那人走后,前大使先生发现自己丢了东西,派人去喊剧院经理等负责人来处理偷盗事件。


经理急忙召人把那龙套演员抓来。一搜身,果然搜出金戒指一枚,人赃并获,罪证确凿。


然而此人却坚称,那戒指是自己的。


 


不管前大使夫妇如何叱骂,詹姆斯始终只有一句话:戒指是我的,是我母亲留下的。


 


听了一阵几人的对峙言辞,柯蒂斯就大致明白了前后故事,他只觉得双手发冷。怔忡之中,那位前大使夫人向他挨近过来,扯一扯他的衣袖,手膀有意无意地蹭着他的手臂。艾弗瑞特先生,我与拙夫刚到此城就听说过您的名字,据说您是个正直绅士、真正的上流人士,您不妨看一看,做个评判。


剧院经理擦擦汗,伸手让柯蒂斯看那一枚“赃物”。


 


那确实是一枚精美绝伦的宝物,金戒托上趴伏一只蜜蜂,蜜蜂的身体和头是一大一小两颗红宝石,两边翅膀有金色廓边,内里排列几串酒黄色钻石。单那些颜色稀罕的黄钻就已经价值连城,更不用说那两颗光色完美的红宝石。这是那种传家宝式的首饰,任何一位爵爷夫人戴着它出现在宫廷舞会上,都可以骄傲地故意举手掠发,让全场女士眼红嫉妒。


柯蒂斯望着那枚戒指,耳边回响起詹姆斯·金的话:我需要钱,很多钱。


 


肥胖、秃头的世袭子爵、前大使先生冷笑一声,说道,艾弗瑞特先生,您的意见如何?一个身无长物、跑龙套的流浪汉说这是他的戒指,您相信吗?


柯蒂斯涩声说,是,这戒指确实非常贵重。


被剧院小厮按住头的詹姆斯竭力把脖子昂起来,铮声说,那是我母亲的戒指!


围观的人里有人说,你母亲是谁?是哪个码头还是妓院的皇后?我今晚去嫖她一把。


人群里爆发出哄笑。


 


柯蒂斯向詹姆斯看了一眼,刚巧碰上詹姆斯朝他仰望过来的目光。


无法形容,也无法辨清詹姆斯面上复杂的表情,那道目光跟着他的身子轻轻颤抖,似乎是轻蔑,怨怼,不屑,又似乎是自暴自弃的漠然,无地自容的羞愤……柯蒂斯转开了眼睛。


他向剧院经理轻轻点点头。经理手托着戒指送到前大使先生面前,微微躬身,以赔罪的口吻说道,实在抱歉,是敝人管理不善,才会发生这样令人不快的偷盗事故,好在东西并未丢失,改日敝人亲自登门向您致歉,并奉送接下来全年的免费戏票,您看这样可否?


 


前大使夫妇颇为宽容地接受道歉,拿回戒指,扬长离去。围观的人也都散去。剧院经理大大松一口气,心有余悸,狠狠瞪了一眼剧团团长。团长一摊手,伙计,龙套演员都是现招的,我哪知道这里面会混进小偷?


两个剧院打杂的小厮仍把詹姆斯按在地上,让他跪着,低着头。经理走过来往詹姆斯身上踢一脚,喝道,臭杂种!你知道这是谁的地盘?敢在这里偷东西!




詹姆斯仍是那句话,我没偷东西,那戒指是……他没说完,那团长也从后面踹了一脚。闭嘴!詹姆斯喉咙里“吭”了一声,缩紧身子。


团长看着经理,把双臂的衣袖往上撸一下。你们这里怎么处置小偷儿?扭送法办?


经理说,怎么处置么,那就要听这位艾弗瑞特先生的。


见团长诧异,他笑了一声,解释说,您是外地人,不晓得底细,本城的走私贩子、强盗偷儿、盗马贼、造假币的……一切法外之徒,都归艾弗瑞特先生管。


地上的詹姆斯猛地抬起头,看了柯蒂斯一眼。


柯蒂斯用余光感知到了那一眼,但他没有低头。埃德加在一边接茬说道,是啊,先生,在我们这儿,没获得艾弗瑞特先生的许可是不许偷东西的。


团长以肃然起敬的表情对柯蒂斯说,失敬,失敬,想不到您是这样一位大人物。


柯蒂斯苦笑了一下。经理又说,艾弗瑞特先生,那就,照规矩办?


团长问,规矩是什么?


经理还没说话,柯蒂斯已经开口了,不!不用,这次不要打断一条胳膊。


埃德加再次扬了扬眉毛。柯蒂斯扬起手,疲乏地一挥,说道,他也是外地人,揍一顿就算了……诸位,晚安!


他不想再看此地任何一张面孔上的表情,就转身大步走开。




乘马车回家的路上,柯蒂斯双手攥拳放在膝盖上,一上车就绷直身体,不再动弹。马车在石板路上颠簸,他的脸也僵硬光滑得像一块石板。


埃德加一路都望向车外,不时故意轻咳一声。


柯蒂斯到底说话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埃德加。你吃吗?葡萄干布丁。


埃德加不由自主地接过来,说,我还不饿……


柯蒂斯低声恶狠狠地说,不饿就替我扔到大街上去!


 


回到家中,他用很烫的水沐浴,接着上床,强迫自己迅速入睡。


然而到半夜时分,他醒过来,鼻端清晰嗅到橘子的香气,就像是被那股气息叫醒的。


床头柜上搁着一枚橘子,他中午留在那儿,预备晚上回来吃。


柯蒂斯叹一口气,闭上眼睛。他明明并没得到过什么东西,此刻却有一种沉重的痛苦与失落感,仿佛眼睁睁目睹什么贵重东西被摔成粉碎,而直到碎片热辣辣地飞溅到腿上,他才发现那东西是属于他的,是从他胸口掏出来的。




(TBC)




我也不知道这种双线文每一章标签该怎么处理。这章没有强尼和TJ的戏份,就不打火TJ的标签了。

评论

热度(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