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柯王子】暗 2 ABO NC-17

此北:

我为什么要作死搞剧情(捂面


本章道具play


先放微博链接:啊王子真好吃




TBC




然后下面是本章部分 可以直接点上面的链接看全文。




他像是把自己从烂泥里面拔出来。翻身都十分费力。痛苦地睁眼,厚实的窗帘透出一丝刺眼的光线,闪得他大脑空白。


下床。跨过地上堆着的乱七八糟的礼服,去按墙上的铃。然后走进浴室。


已经八点过了。


Jack对着镜子疲累地揉眼睛。脖子后面赫然还是没有消失的牙印。


这个东西他妈的要留到什么时候。


看到这个他又无可避免地想起那个塞拉斯派给他的新卫兵。装什么正经,不过是那个老鬼派到身边监视自己的又一个杂兵。 


然而他仍然疑惑。Alex·Plimmer是个Beta,但他的气息总是让他想到那天晚上。他让他感到不安全,比起受监视更加的不安全。他知道这个侍卫一直在看着他,从办公室开始。车上,宴会,走路。他无声地跟在自己身后,视线灼灼附在他的后背,让他后颈发麻,浑身不自在,好像标记都在隐隐作痛。转过身来看到的却又是他沉稳认真的表情,仿佛都是错觉。


Alex·Plimmer。他默念这个名字。


女佣已经把昨晚的的衣服收走。他的衬衫西服熨烫整齐挂在一边。他系着领口的扣子,走到窗户旁撩开窗帘,看到花园外边Alex已经在那里了。傻傻地站在车子旁边。


哼。


 


坐上车的时候侍卫定定地看了他一眼。他装作想事情盯着窗子外面的树。他想起来了,昨天喝醉了过后他好像对这个人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好吧,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试探这个人。但是该死的现在感觉尴尬透了。


酒醉的昏沉还残留在身体里。Jack抵着嘴有些晕,感到乏力和不舒服。Alex还在看着他。


“走啊。”他有些烦躁。


“是。”


 


王子下了车走在前面,看都没看自己一眼。Curtis不知道他在尴尬什么。昨天晚上的事吗?他不可能记得门廊上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隐隐有些担忧,Jack看起来有些不适。


他被拦在了议事厅外面。Jack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那一瞬间Curtis感觉到了他气场的变化。他又是那个严阵以待的Alpha了。


 


这会一开就是两三个小时。Curtis靠在门口仔细地听着,想要知道一些信息。但这终究是不可能的,这门隔音效果出奇的好。皇宫里面所有的办公室都是这样材质的门,也许在实木中间加入了特殊材料。他开始考虑暗杀和其他一些事情的安全性。


又过了很久,门终于打开。他让开道路颔首恭敬地站在一边,一边用余光扫过出来的人。没有Jack。


他走到门边看着里面。王子背对着他撑着桌子对几个大臣说着些什么,塞拉斯坐在一边面无表情。他清楚地看见,那些人挑起眉目里面的轻蔑。他退了出去。


一会儿Jack面色阴沉地走了出来,没有看Curtis。他的暴躁刺激着Curtis,也勾起他了他的——对着伪造的Alpha信息素生气让Curtis更加无奈了。


“现在去哪儿,殿下。”


“回去。”


 


会议进行的时候,Jack无缘无故地开始发热,细汗被空调瞬间冷凝,让他又一阵阵地发冷。他知道大事不好了。


一下子慌了神,议员在讲些什么根本没有听进去。


这不应该。他才被标记,抑制剂也一只在按时吃,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持续的乏力让他焦躁,满屋子的Alpha围在身边像是一个笼子,他被迫绷紧了神经。但是这只能让旁人觉得王子又在莫名其妙地用信息素表达不满施加压力。


一定是因为Alex·Plimmer。他太可疑了。


被标记过后他就私下派人去查Curtis·Everette。他找了那个地下交易所的人,结果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抓来的Alpha是谁,只管他干不干净听不听话。派出去的探子翻遍了整个下城区都没有找到这个胡子拉碴的Alpha。但是那天晚上他看着自己说得信誓旦旦,没有丝毫欺骗。


——Alex身上有Alpha的味道。他说他在宴会上不小心撞到了人。


撞到了人。


Jack本来在焦虑地摆弄着钢笔,这下一下子掉在地上发出了响声。


Curtis·Everette。如果他是某个贵族。


Jack捏紧了纸页。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如果Curtis也在晚宴上的话,他一直看着自己,在某个他不知道的黑暗角落,怀着恶意看着自己。看着被自己操过的王子在所有人当中周旋。他简直无法想象Curtis怎么看他。仿佛皮囊被一层层扒掉无所遁形,而他还不能知道他究竟在哪里。他会怎么做?要挟他?还是让他暴露身败名裂?


他根本不记得轮到他发言的时候自己说了什么。只是觉得焦躁。必须处理这件事。


 


“下午我一直在这里。你不用跟着我。”


Curtis还没说话,Jack拉开车门离开。


他跟着下车。


“不要跟着我。”王子转过身瞪着他,脸色不太好。


“可是……”


“行了,Alex·Plimmer。我知道塞拉斯叫你来干什么。皇室的事情不要掺和。也许下场会很惨,特别是以你的作用来说。”


Jack推开门走进花园。


Curtis怎么会相信王子的话呢。


所以他把车开走过后又换上便服回到这里。Jack一定有什么事情。他需要等待。


 


Jack从后门溜了出来。


他四下看了看,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然后沿着人行道离开皇宫区域。通过哨岗过后他把连帽衫的帽子扣在脑袋上,拉起脖子上的面罩遮住脸。还有墨镜。


他要去药店买抑制剂。


 


女店员是个Omega。看见自己走进来的时候略微瑟缩了一下,大概是自己有些吓人。


所以他竭力放软声音,让自己听起来像是个需要帮助的可怜的Omega。


“请问,有抑制剂吗。最强效的那种。”像是害羞一样低下头,用手指紧张的绞着衣袖。“对不起……我有社交恐惧症。……对不起。”


在女店员看来这个可怜兮兮的Omega快要哭了,因为自己把她吓到。他看起来很年轻,也许是刚刚分化,对身体的异常不知所措,只能向她寻求帮助。一瞬间怜悯之情上涌,她从柜台里掏出一大堆抑制剂摆在他面前。


Jack有些无语,但是还是只能看着她动作。


“不要害怕,亲爱的。每个Omega刚开始的时候都有些害怕的,但是我们有抑制剂。你要哪个牌子的?最近他们推出了国庆节限量版,你看这个包装……”


“不用了。给我剂量最大的那种。”


她挑了挑眉。“好吧,既然你坚持。但我并不建议你这么做。抑制剂不是什么好东西,也许你需要找个Alpha解决你的问题。”


“……我知道。”


“或者,”她突然暧昧的眨眨眼,“你也许用得上这个。”


该死的。这个女人突然从下面抽出一个盒子,看那个诡异的颜色和包装不用想都知道是振动棒。Jack被惊得往后退了一步。


“没什么害羞的,亲爱的。这是公司推出的最新产品——”


“谢谢你,不用了。抑制剂给我拿五瓶。”


他扔下钱跑掉了。


Jack把药瓶藏在包里闷头走着。他又气又烦。更多的是感到可悲——他最后会成为只能靠振动棒处理自己的Omega。他守着他的秘密像是端着一盆滚烫的开水。


汽车开过扬起灰尘的味道。阳光很好,照在树叶上投下一些亮斑,时不时有小孩子尖叫着打闹跑过。情侣靠在红绿灯静静地等待。阳光把信息素变得更加温暖了,Jack觉得自己像是在一大片温泉里面往前趟。年轻的皮肤裸露在阳光下肆无忌惮。他只能贴着墙角的阴影慢慢的走着,紧张地攥紧手指害怕有人发现他。


猝不及防的——有人拽住了他的衣袖。


他第一反应是抢劫,抬起手肘准备猛击对方腹部,结果对方把他的手往背后一别,在他痛呼出声之前捂住他的嘴把他往幽暗的巷子深处带去。


药瓶掉在地上的声音让人心惊肉跳。这个人把他抵在墙上,摘下了他的墨镜。他瞪大了眼睛。


“Curtis!你——唔、嗯……”


这个味道不会错。他做梦都记得这个味道——那些凶狠的撞击和扑在耳边的呼吸。骂出声之前对方就堵住了他的嘴,舌头碾过他的像是要把他吃掉。无法反抗。双腿发软,揪着对方的手指也开始颤抖。发热的症状一瞬间就加重了。


“唔——你他妈——该死的,你要干什么?“


黑暗中他看不清他的表情。Curtis一言不发,撩开他的衣服就往上摸,一边啃着自己的脖子,胡子戳在肩窝上有些痒。



评论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