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Evanstan】Destined under the skin 1

小星星:

之前询问过的那个Evanstan好过→分手→又好了的逗逼AU


商业AU题材,OOC肯定有,NC17,预计是个中篇


有人问过我为什么不写盾冬,我想说,CE的熊是队长无法诠释的,嗯。




继上次帮 @纪翌 太太取了个名后我也去要求回礼了,于是本篇题目出自太太


太太听完故事大概第一次提出可以叫:Destined to be,我说好直接好文艺哦,能不能色气一点,我可能会有大量荷尔蒙描写,于是太太说,那就叫under the skin吧,我说这也太荷尔蒙了...太太想了下说,那干脆叫Destined under the skin吧,有文艺有色气,简直完美=。=


好的,谢谢太太,那就叫:命中注定啪啪啪吧




1




当Chris一手搂着个D罩杯的辣妹,一手拎着啤酒瓶满嘴胡说八道的歪在Sebastian面前时,说真的Anthony的尴尬症都快发作了,他正跟身边那个欧洲男子大聊最近发生在他酒吧里的八卦,而Chris就这么毫无防备的砸在了他们的桌子上,Sebastian只是斜眼瞄了一下那个醉鬼,手指头尖都没动。


“噢嗨Sebby~我亲爱的小伙子,别闷闷不乐的,偶尔将功劳留给真正有本事的人可不是件坏事~”


Sebastian干掉了手里一整杯龙舌兰,然后嘴角扯起个微笑,Anthony看这架势默默往后缩了缩,他可不想被这两个冤家误伤了。


“你说的对Chris,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那么你为什么不带身边这位美丽的小姐找个屋顶能看见星星的酒店过一晚呢?你值得庆祝一下自己的丰功伟绩,还是说需要我帮你预订房间Evans先生?”


Chris在听到那个特殊的称呼时松开了怀里的辣妹,他提着Sebastian的领子一把将人摁在了沙发卡座上,200来磅的重量混合着酒气全部压在了下面那人的身上,“你他妈故意的嗯?!”


Sebastian也不躲,他笑着拍了拍对方喝到红彤彤的脸蛋儿,喷出来的盐和柠檬味道窜了Chris一鼻子,“希望你能笑到最后Chris,要知道董事会还没做出决定,在这个利益社会里不到最后一秒什么都有可能被改变,这可是当初你教给我的,怎么才过了半年就全都忘光了?”


实际上Sebastian说了什么Chris完全没在听,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他自己脑袋里的酒精撞到一起盖过了欧洲男人低喃的叙述,他就只是居高临下的死死盯着那张嘴,艳红而饱满的像一株已经丰收的浆果,稍微用点力就能被刺破,然后流出香甜粘稠的液体,他看的有点出神了。


“嘿伙计们,何必大动干戈呢?这还有位女士在看着呢。”Anthony走过去拽住Chris的胳膊将人拉起来,不管他们有多少新仇旧恨,反正不能在他酒吧里闹事,而之前那个被Chris带过来的女人就站在一边抱着手臂看他们,她还趁Chris背对自己爬起来的工夫冲Sebastian眨了眨眼,做出一个要不要一起玩的口型,Sebastian冲她笑了,Chris以为他在冲自己笑,刚刚压下去的奇怪错觉又被勾了起来,他站在距离对方不到两步的地方,看着那男人歪在沙发里笑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还露出了一对小虎牙,就像他妈误入人间的调皮吸血鬼。


Chris觉得自己现在满脑子都是红色的了,爆裂开的浆果,血液,还有Sebastian的嘴唇,他太熟悉这个了,熟悉他调情的每一个动作和暗示。


当他就快忍受不下去想要亲吻对方时,Sebastian慢吞吞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径直越过Chris,和那个辣妹交换了一个暧昧的对视,Chris这才注意到还有个姑娘一直跟在他身后,而Sebastian刚刚是当着他的面在和他带来的女人调情吗?!


那股莫名的欲望变成怒火烧上了Chris的脑门,他想都没想一把将Sebastian拽了回来,“你去哪?”


这本来是个质问,但听在Sebastian的耳朵里更像是一种走投无路的宣泄,他缓慢的挣脱了Chris的钳制,改用两手攀上对方的脖子,嘴唇抿着Chris的耳垂,“去尿尿,想一起吗?”


Chris愣了一下,然后大力推开几乎挂在他身上的男人,Sebastian因为他的动作退出去好几步,幸好Anthony扶了他一把,但他完全不恼,只是懒散的摊着双手耸了耸肩,“那就自己找乐子去吧,反正别再来烦我!”说完就真的往厕所的方向走去,Anthony拍了拍还仍站在原地发愣的Chris,拎着酒瓶躲回了办公室。


也许是看出了什么,也许是没了兴致,总之当Chris转过身想去找那被他一直冷落的女孩时,卡座里只剩下他自己了,他烦躁了干掉了桌子上 Sebastian剩下的酒,激烈的鼓点每一下都踩在他无处发泄的愤怒上,他在原地只坐了三秒钟就往厕所的方向撞了过去,说撞一点也不夸张,为了庆祝今天的旗开得胜,他已经和全组人喝了几轮,不出意外几天后他会是新项目的负责人,他挺高兴的,他能不高兴吗?打败了自己曾经的男朋友,多值得骄傲啊。


Chris跌跌撞撞的扶着墙壁推开厕所门,Sebastian正站在洗手池前面洗脸,他弓着腰,双腿绷得笔直,背部的肌肉线条即使被衬衫挡住了Chris也能描绘出那里面的景色,他像头猎豹一样贴在门边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眼前的猎物,直到Sebastian听到门锁的转动声才抬起头看他,他们隔着镜子注视着彼此,Chris站在阴影里看不出表情,Sebastian却一脸轻松的笑了起来,“想要奖励了吗Evans先生?”


Chris都怀疑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他速度快的连自己都没反应过来Sebastian就已经被他压在某一个隔间的门板上了,“做你擅长的事!”他们脸对脸贴在一起,Chris咬着他的耳朵将人往地上压,Sebastian能感觉到来自对方身体上的热气,“你喝醉了Chris。”


“或许吧,那又如何?没和醉鬼干过这个?”Chris一边继续把人摁在身前,一边急切的去拽自己的皮带扣,但他醉的有点厉害,手指头都快打结了。


Sebastian盯着这个醉鬼看了会,主动伸手接下了对方的工作,他熟练的扯开了Chris的两层裤子,里面和外面的一起被拽了下来,然后那根从刚才起就无比精神的老二弹出来跳到了Sebastian眼前,他抬头冲Chris做出一个顽皮的微笑,Chris泡在酒精里还以为他们又回到了从前,他爱抚着Sebastian的脖子以及被撑起来的脸颊,偶尔吻一吻他的发旋,眼睛里都是说不完的情爱。


“Oh Fuck!”天花板的纹路在旋转,银色的吊顶灯嵌在Chris的眼睛里让他感到一阵五彩斑斓,他仿佛飘荡在半空中,除了Sebastian嘴里的热度他再也感觉不到其他,Sebastian是如何一口一口吞掉了他的理智,又是如何一口一口嚼碎了他的欲望,Chris带着哭腔呢喃着找到对方的嘴巴,将人激烈的揉进怀里,没有错过任何一个角落的吻了个遍。


Sebastian没醉,他离醉还早着呢,他刚喝了两杯龙舌兰就要被迫应付一个喝醉的前男友,Chris烂醉如泥又哭又笑的揪着他的头发让自己给他口活,在这个环境不怎么美妙的地方,Sebastian翻了个白眼,将最后睡倒在他身上的大块头扶起来走出了酒吧。


 


Chris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他揉了揉酸胀的脑袋,真想砸了Anthony的酒吧,他每次喝醉了醒来都这么想,但每次还是会继续买醉。


身边的位置已经冰冷,他当然很快就认出了这是哪,Sebastian的公寓,他们从前的欢乐窝,Chris拖着疲倦的身体从床上翻下来,蹭到浴室洗了个凉水澡,Sebastian甚至都没帮他将衣服挂起来,所以他现在只能穿着昨晚皱皱巴巴的衬衣去上班,那家伙肯定是故意的!Chris翻了翻桌子上的男装杂志,对那上面模特的穿着打扮嗤之以鼻。


Sebastian的公寓还和以前一样,有点北欧风情,混合了单身男士该有的一切品味,收拾的挺妥当,就是爱把小物件到处扔,他们以前为这个吵过,他们为各种事都吵过,包括意大利面该配红酱还是白酱,也许他们就是合不来,这怪得了谁呢?Chris穿好皮鞋将门砸上时这样跟自己说,似乎想为昨晚的荒唐事找个理由。


此刻的Sebastian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不停的衍算着收益报表,昨天的会议上他和Chris提出的方案都不错,但老板们明显更喜欢Chris的部分,因为利润几乎是他的一倍,他不是没想过那个大胆的方法,可那并不保险,一旦后期发生意外,风险将无法把控,就在Sebastian还在为数字焦头烂额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进来。”


金发女人在门关上前的最后一秒还都保持着她职业化的微笑,不过下一秒就像个疯婆子一样窜到了她老板面前,“听说了吗?Chris才来,一脸纵欲相,昨晚肯定不知道去哪鬼混了!”


“嗯哼~”Sebastian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继续在计算机前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Scarlett看他一点也不急的样子都快替他急了,“给点反应行吗?”


“什么反应?大哭一场?拜托我们已经分手半年了,别再像个老妈子一样试图劝说我了宝贝儿,你知道我们的脾气。”Sebastian终于停下了手里的活儿看向他的女秘书,有时他还挺替自己感到委屈的,他这么不容易才混到公司的中层主管,秘书漂亮又风趣,但却一心想着帮他和前男友复合,就因为她是Chris的大学同学。


“为什么选了我这组?”当初公司将他们整个团队一分为二,第一个提出跟着他的居然是Scarlett,这让Chris始料不及,也让Sebastian万万没想到,所以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身材娇小的女人倒是毫不意外,“我是来替Chris监视你的。”


“哇哦...你倒挺诚实啊。”


“别误会了甜心,我不是指工作,一旦你的私生活有情况,Chris得第一个知道!”


“…………我们分手了亲爱的,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哦是吗?我以为你脖子上的吻痕是半年前留下的?”


“…………”那不过是个意外,但Sebastian就真的没再提起过这事,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他理所应当的认为Scarlett也有自己的打算,可直到今天,女孩依然热衷于扮演月老的角色,在他和Chris之间传递一手的小道消息...


“要知道Chris随时有可能被哪个女孩拐走,他看见大胸长腿的就走不动道,你不能一直那么被动!”Sebastian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肌和长腿又想到了昨晚,疲惫的朝女人挥了挥手,“那就麻烦你去打听一下他昨晚又在谁那过夜了,谢谢你亲爱的~”Scarlett露出一个这才像话的表情兴奋的跑了出去,Sebastian对着门板翻了个白眼,保佑Chris别说漏嘴了还要害他被自己的秘书骂。


索性今天老板为了并购方案要出门几天,Chris穿着他满是褶皱的破衬衫走进公司也不需要为前一晚的纵欲和什么人解释,他快步躲进办公室换了身新衣服,再回头时就看到Scarlett倚在门口,他骂了句脏话让对方要么进来要么出去,“小心我告你性骚扰小姐!”


“米奇老鼠内裤显然不符合一个成熟女性的审美标准。”


Chris拽正了领带,恶狠狠的走到女人对面,“找我干吗?”


“昨晚我在Conana门前看到Sebastian和一个女人上了车,我猜你也许想知道这个。”女秘书双手交叠在胸前,抬起下巴注视着Chris,对方显得有点迷茫,“Conana?”


“东区新开的酒吧。”


“哦。”他怎么不知道Anthony什么时候把酒吧名字改了?要不是Scarlett看错了,就是Scarlett说错了,但Chris觉得不管哪个他都不必理会,他朝老同学友好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女人惊诧不已,“我就等着你像19岁那年失恋了趴在我肩膀哭吧!!”


Chris回忆了一下,赞成的点了点头,然后目睹Scarlett气呼呼的离开了,怎么他们当初和朋友们说的还不够明白吗?为什么就是有那么多人不相信他和Sebastian已经分手了这事。


午餐时Sebastian和组里其他几人坐在一起,Chris从他们面前走过友好的点了点头,除了Sebastian和金发美女,每个人都回了一个礼貌的问候,“没打听出有用的?”Sebastian一边扒拉沙拉,一边踢了踢旁边的秘书小姐。


“你结婚时我会给他寄请帖的!”


“恭喜你终于想通了亲爱的,我替Chris说声谢谢。”


Scarlett没理他,闷着头吃了几口面条,好像她多爱操心两个男孩的私生活一样...


Sebastian现在可没心情和前男友的小伙伴们玩过家家,他得赶快将那份风险值算出来,不然Chris就要惹上大麻烦了,虽然他们现在已经不再是上下级关系,但跟了Chris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不管对方做什么都会帮他审查一遍,也许他们的感情就是从某一次Chris说你不行的时候开始破裂的,不过办公室恋情嘛~早散早好,省得偷偷摸摸大家都累,这是Sebastian搬出Chris办公室的隔间时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三天后董事会将要举手表决到底这次采用谁的方案,Sebastian加了几天班才把那份报表弄好了送到Chris面前,“不管你对我怎么看,工作是工作,我建议你看看这些数字再说。” 


Chris正要收拾东西离开,整间公司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他皱着眉接过那沓厚厚的表格,上面是他提出方案的全部投资审核与风险保额对比,Chris在这行也是老资格了,他粗略一看就找出了问题所在,但他将表格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直视着Sebastian的眼睛,“为什么要帮我?”


Sebastian抱起手臂朝后退了一步拉开他们的距离,“我是个有专业精神的人,说实在的Chris,比起我自己挣不到那些提成,我更看重你在这个行业的未来发展,也许就像你说的,你搞砸了我正好有机会,但那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那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Chris追着他也往前迈了一步,“爬的更高?还是让我感激你?”


“你还是那么不可理喻。”


“噢那真抱歉让你瞧不上了!但至少我一直是我,没欺骗过他的男朋友也没为了一官半职出卖感情!!”


“出卖感情?!你是指和那些OL们坐在吧台调情吗?”


“狗屎!你知道那不过是为了应付工作!”


“那你可真值得我们歌颂,敬业的Evans先生!”


Chris使了很大力气才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咽了回去,他攥着拳头看向脸色同样憋的通红的Sebastian,这不是他们分手以后的第一次争吵了,Sebastian总是能够挑起他的怒火和欲火,用最快的速度。这个只比他小了两岁的男人脾气执拗,认准的东西就不会轻易放弃,Chris从他入行就告诉过他很多事能够变通,可他偏偏听不进去,就连Chris自己都好奇他们是怎么从这种格格不入的性格中找出共同点还坚持了那么多年的。


他试着让自己首先心平气和的松开手掌,然后耐着性子对Sebastian说,“如果你在意的是那个Lily,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们出去吃饭完全是为了应付彼此的公司,Devin很看重那次合作!”


Sebastian翻了个白眼,转身朝门口走去,来到门前还不忘指了指桌子上的表格,“这事你说了最少6次,不算刚才,那么报表我给你放下了,看不看随你,董事会见Chris。”他实在不想再讨论这个了,每次都好像有人拿枪逼着他去和女人吃饭约会一样,总是有忙不完的应酬,所以还是那句话,早散早好,省得大家都累。


Chris难以容忍Sebastian用这种态度和他说话,他现在明明没喝酒,却还是无法克制自己的那股冲动,等他反应过来时Sebastian已经被他拽到了沙发上,“你干什么!”棕发男人推搡着他的肩膀试图站起来,Chris想都没想就咬住了他的脖子,Sebastian呜咽一声就不再动了,但他的手指还死死的攥着Chris的衣服,“混蛋Evans!你这个混蛋...”


Chris点着头去扒拉对方的手指好让自己又往前挤了挤,彻底贴在了Sebastian的身上,“既然我那么混蛋,你干嘛不干脆给我个教训?”他得寸进尺的舔了舔那人形状好看的下巴,对方抖了一下,他们现在可不是借着酒精随便撒野的醉鬼,他们分手了,却在无人的办公室里滚成一团,Sebastian理智的那部分告诉他只要朝Chris的屁股来一下你就可以回家了,但他下不去手,手指握紧又松开,直到Chris用牙齿一颗颗将他的衬衫扣子全部咬开,“恶习难改?可能我就是天生的奴才命。”他喃喃着任凭对方从自己的肚脐一直舔到胸口,Chris闷在他身前发出低低的笑声,“Scarlett今天还怀疑你已经有了新恋情。”


“真巧,她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Chris抬起头挑眉看向他的前男友,难怪那女人一脸挫败,原来是鬼主意没打好,Sebastian现在正眼神湿润的躺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他们像两个几年没开过荤的色鬼一样急着去脱对方的衣服,似乎在用实际行动嘲笑女友人的多此一举。


“昨晚的事我还记得,就那么便宜你了可不行,奖励标准得和原来一样。”


Sebastian撑开男人的额头,像在看一个标准的无赖,“你也知道那是原来!”


“别那么紧张亲爱的,你加了这么多天班值得这个,好好放松一下,总把自己搞的像个传教士会加快衰老~”Chris一边调侃,一边顺着他的脖子吻到嘴角,舔了一圈又去咬那块小巧的耳垂,Sebastian闷哼着将头往后扬去,Chris正在一层层的剥掉他的理智,他皱紧眉头承受着那些逐渐火热的舔弄,像陷在蛛网里不能自拔的飞蛾。


外面的灯终于被保洁人员全部关掉时,Sebastian刚好被Chris一个翻身摁在办公桌上,他以为有人注意到了这边,剧烈的顶撞伴随着高度紧张让他毫无预警的咬住了自己的手指,高潮突然而至,他两眼发黑的摊在那张榉木桌上,面前是36层高的办公室飘窗,外面的霓虹灯照亮了他的脸,Chris还在动作的身影就映在玻璃上,像个不真实的幻境。


一场阔别许久的温存对于两个有正常需求的男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当他们各自穿好裤子走出大厦时,Chris甚至提议一起去喝一杯,但Sebastian更希望他趁着意识还算清醒赶快回家好好研究一下那个报表,“等董事会结束再开始你糜烂的私生活吧Chris,我不做那个共犯。”Sebastian说完整了下西装就消失在了夜晚的人流中。


Chris觉得生活更加不真实了,他回到自己的公寓,攥着Sebastian硬塞给他的那一沓数字,烟头堆满了啤酒瓶,刚刚熄灭的那根还在冒烟,分手半年来他们依然在同一个屋檐下打工卖命,低头不见抬头见,兴致来了也没有那么多拘泥,这让Chris一度认为什么都没变,只是换了种相处方式,少了争吵倒是也不错,但几个月后Sebastian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他们之间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在同一个屋檐下打工卖命,低头不见抬头见,兴致来了也没有那么多拘泥,就像这个城市中所有其他性伴侣一样单纯的没有一丁点牵扯了。


Chris强迫自己看完那些报表时已经夜里2点多,临睡前他扫了一眼社交网站,那个熟悉的大头男人刚刚发了一张风景照,时间显示在3分钟前,他对Sebastian的作息时间毫不意外,夜店小王子永远活在下半场,他举起手机在评论里写道,“风景不错~x”


Sebastian熄灭最后一口烟,对着那个傻乎乎的x竖了个中指,“Fuck you Chris!”


 


并购案的会议在上午10点如期开始,不同以往的是这次会议并不是公开性的,由Chris带领的C组率先进入会议室,而Sebastian和他的组员们需要等在另一个房间,这次的项目被公司列为了年度重点,他们共同的老板 Devin十分看重,听说这甚至关乎到了他本人的前途。


Sebastian站在40层的落地窗前注视着街道上的车流与人群,今天天气不好,外面下着小雨,整个纽约都被笼罩在阴沉沉的云里,他担心Chris会赢得并购案,不仅是因为业绩,还有那份风险投资值,如果按照他的计划执行项目,恐怕要投入大量的设备与保险基金,收益虽然不低,成本却远远大过了他们之前的回报值,而且一旦发生意外,所有投入都会付诸东流。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三个小时后会议室的门终于打开了,董事会成员一一走了出来,但是他们没有接见Sebastian,这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他的组员们十分不甘心,有的甚至想冲上去拦下股东,都被Sebastian制止了,此刻没有人比他更想知道结果。


Devin将他独自叫进了会议室,Chris就坐在会议桌前,正狼吞虎咽的啃着一颗青苹果,Sebastian知道他有这个习惯,为了保持状态每次会议前都拒绝进食,“看来使出浑身解数了?”


他挑了个离Chris挺远的地方坐下,Devin笑着将面前的协议书推到他面前,“这是刚刚通过决议的计划书,这次的项目由你和Chris共同负责,恭喜你们。”


“什么?!!”Sebastian惊讶的翻开那份协议,Chris坐在他对面笑的一脸得意,“别忙着感恩戴德,出了事咱们谁都别想跑,没道理放你在一旁看热闹。”


原来是Chris的主意,他在认真梳理了Sebastian帮他列举出的风险预算后实在不好意思独揽功劳,于是刚刚在会议上,当股东们问到谁可以控制风险时,Chris自然而然的推荐了Sebastian,当初项目部因为他们的默契合作一度令Devin不得不把他们拆成两组相互制约,曾经的伙伴变成了后来的对手,不仅可以方便管理,还能更好的激发潜能,是时候让他们再合作一次了。


Sebastian一边听老板说着些场面话,一边用力瞪着Chris,偏偏对方完全不买账,他举起手机示意了一下,然后低头开始编辑短信,很快Sebastian的电话传来震动,他悄悄打开锁屏,Chris的头像就在那里闪烁,“从这里看风景更好~x”这回Sebastian直接冲他本人竖了个中指。


并购案的会议结束后,除了Sebastian其他人似乎都挺高兴的,不用和以前的战友拼个你死我活还可以一起完成项目,就像回到了过去。


回到了过去?“哼...”Chris朝那群已经迫不及待坐到一张桌子上的年轻人翻了个白眼,“他们是不是也希望我们再续前缘?”


“大白天怎么就开始做梦了?别被喜悦冲昏了头Chris,后面有的忙了。”


“偶尔打个盹怕什么,我有你呢。”


Sebastian停下手头的整理工作,看向站在一旁扎飞镖的男人,不知道刚刚那句话他是认真的还是仅仅开了个玩笑,但回过头又觉得不管是哪一样都已经与他无关了,“扎到沙发我就把你的皮扒下来补上!”


Chris吓了一跳,没瞄准就扔了出去,结果飞镖倒没扎到沙发,扎在了Sebastian贴在软木板上的照片,他的额头立刻多了撮亮丽的蓝色羽毛,Chris抱歉的搓了搓手顺便从外面帮他关上了办公室门,窘迫的样子遭到了Scarlett的鄙视,“Sebastian说他结婚时让我给你寄请帖。”


“好的,辛苦你了。”


“少来这套Chris!”


“既然知道就别总套我的话了亲爱的,上学时我还差点追过你呢,我可不想让自己现在后悔当初的审...嗷哦!!”Chris被他曾经追求到和想追求的对象一块扫地出门了。


 


TBC

评论

热度(395)

  1. 奉为羽秀小星星 转载了此文字
  2. 奶音家的小甜豆小星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