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Markson强强】硝烟 22

-景瑟-:

22


 


很多种层面来说,想要击垮一个人,精神伤害都是相当强大的武器。


 


朴珍荣就这么捂着王嘉尔的眼睛,揽着他的腰腹,胳膊上甚至是用上了力气,以确保自己的兄弟不会做出什么过激反应。然而其实还要算怎么过激呢?他根本无可奈何,只能接受事情发生。


手下们三三两两进了房间,朴珍荣感觉到王嘉尔整个人都在不断颤抖着。


上帝,朴珍荣竟然不知道该期待手下发现了段宜恩,还是一无所获。无论是哪个结果,背后可能带来的影响都不计其数。朴珍荣不太确定王嘉尔和段宜恩有什么联系,但直觉告诉他,过去几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两人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让王嘉尔难以接受的事。


搜查似乎进行得很快,手下的人快步过来朴珍荣身边,冲着他摇摇头。


“珍荣,房间里没人,除了一些血迹之外什么都没找到。”


朴珍荣拦着王嘉尔的胳膊顿时松了一个力道。


“Jackson,他不在。”低头向人说明情况的朴珍荣猛然发现那人低垂着头没有回答。


“Jackson,Jackson?”他晃了晃王嘉尔的肩膀。


“你们几个人过来扶Jackson,先带去最近的医院,躲着点警察。”朴珍荣道,把昏厥的王嘉尔交给心腹后起身向房间内去了。


室内的确一片狼藉,到处都昭示着这里在不久之前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斗。他的皮鞋鞋底踩到什么,抬起脚一看是散落的特质弹壳,以及沾着血滴已经化开变得狰狞可怖的地毯。


有人受了伤。


被整个掀翻的皮质沙发边落着一把格洛克26型手枪。朴珍荣弯腰从身边的人手里接了一块手帕,包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枪膛里还残留着两发子弹。


并没有打完,有人被打落了武器。


血迹一路蔓延到临近室外的地毯处,集中留下了一大滩,室外却只有零星几点,被风吹得在地砖上划拉开一两道血痕。


受伤的人在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米白色的地毯上猩红色已经蔓延渗透到根部,这种情况之下,带伤的人应该很严重。他被人钳制住了,或者说他伤得没办法多做挪动,所以血液集中下落在了一小块区域。


一道拉门之隔,除了碎了一地的玻璃,外面没有再多的打斗痕迹了。


这里是顶层,上无可上,除了直升机以外,想要凭空消失别无他法。


“珍荣,BamBam到了,在楼下。”


他站在楼边向下望,看着聚集在楼下混乱的人群、消防车、拉起的警戒线,突然觉得这些接二连三的事串联而成的阴谋,已经渐渐演变成了太多人的噩梦。


源头在哪里,他说听说的,那些从BK-1嘴巴里说出来的话,会是最初的原因吗?他握了握手心,转头道一声“知道了”,这才打算下楼和兄弟汇合。


 


 


金有谦离开了这栋失去了所有主心骨的别墅,直到感觉脱离了AS组织的掌握范围,这才摸出手机不死心一般又打算和段宜恩或是林在范取得联系。结果并不如他的意,和几个小时前一样,他和队友之间依然断联。内线电话拨打过去以后是一长段的接头,紧接着他立刻询问起两位哥哥的下落。


他很少这么越过哥哥们直接和上级联系,除了这次行动之外,实际上他所接受的所有命令都是由林在范或是段宜恩过滤之后才得到的。和哥哥们相比,他所承受的无非也就是卧底工作之类,自从开展对AS的“掠夺计划”之后,他更是没有收到过其他命令了。在长期经受着心理压力的同时,他所能信任的,无非也只是两个哥哥。


还有……还有……


内线电话里的人完全回避了金有谦的追问,只草草交代只要找出AS秘钥的所处位置,段宜恩和林在范自然会结束手上的任务,恢复和他的联系。


他焦急地在脑海里掠过了一切和秘钥相关的线索,又晃过BamBam那张脸孔,晃过那个夜晚,最终像是定格一般暂停了下来。


“墓地,那个墓地很可疑。”金有谦的语速很慢,带着不确定:“位置我会发给你们,我还需要时间确定清楚。”


电话突然被对面切断了。


金有谦沉默着,鼻息又重又缓。


等到这件事结束,势必该离BamBam远一点,再也不见,好过某一天等那个人发现,自己竟然是这样的家伙——这样辜负他信任的家伙。


 


他回到别墅的时候,听说朴珍荣简单检查过后把王嘉尔带了回来,此时正在楼上卧室里陪着,经过门口已经对他相当熟悉的打手,却突然被撞过来的人紧紧拥住。金有谦张着双臂,一副惊讶的样子。


BamBam很少这么用力地抱他。


“我刚回来就听说你出去找我了?”松开双臂,BamBam看他一眼:“对不起啊有谦。”


“嗯……”也许是心虚的关系,他一改向来在人面前的坦然样子,如今却挪开了视线。


“我想你也知道了,我们家……我是说,这个组织……”BamBam顿了顿:“我有很多事是不能告诉你的。”


“我理解。”金有谦冲他笑笑。


“这个给你。”他突然低低头,露出一截子后颈,手指摸上去解开了脖子上的choker,随后又伸直胳膊小心擦着金有谦的耳垂,似乎要伸手替他扣上。


个子略高一点的人就这么看着他,由着他把还带着一点皮肤温热的choker系好。金有谦不知道BamBam是什么意思。


“这条一点都不贵重,但我很喜欢,我把它送给你。”手指尖隔着黑色的绸缎带子抵了抵上面系着的、约有指甲盖一般大小的金属圆片,BamBam道:“感谢你一次次担心我。”


金有谦该说些什么,快要漫溢出胸腔的内疚让他紧紧闭起了嘴巴。


柔软的布料贴着脖颈,像是轻轻扼住了他的喉管。


 


 


林在范从晕厥里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对面的椅子上多了一个人。他的视线混沌,勉强甩甩头才好过一点。身上的伤口在被绑之后挣扎间裂过一次,血液凝固之后纱布和血肉可能是黏在了一块,他动弹一下,扯得生疼。


“醒了?”那人的声音是他从没听过的。冷冷的,不带任何情绪,没有嘲笑,没有戏弄,同时也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怜悯。


林在范因为缺水而起了皮的嘴唇动了动,没发出声音。


“说实话我对你很失望。我以为你能把AS里那个备用影子利用好的,不是吗?”对方叠起双腿,鞋尖干净得在这间监禁室里显得异常格格不入。


“我在你那么小的时候带你回组里来,这么多年就算是养条狗都养熟了。想坐这把椅子,你现在后悔了吗?”他说得惜才,语气却听不出波澜。


“弱小的人只有被支配的份,这个道理我在你很小的时候就教过你。”


林在范是记得的,那个中年人总是戴着一只耳机,说是听力不太好,自己和他说话的时候,他总是要停一两秒才会回答。现在想起来,林在范只觉得十分可笑。他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接近了BK的权力最高点,从那个时候起就埋下了计划的初始。只要取代面前的人,只要把困住崔荣宰的那些人都打垮,那么所有人都是自由的。


可是组织起BK这种庞大雇佣兵团体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呢?


“像那样的废物,你做掉,我自然可以再培养一个。”似乎看穿了林在范沉默的背后在想些什么,对方证实了他的推论。


“你一直都知道我和崔荣宰还有联系。”林在范笑笑。


“我知道。”


“你知道我想取代你。”


“我知道。”


他一连回答了林在范两个问题,紧接着有人敲了敲铁门。


“看来抓回来了,那就把他和JB绑在一起吧。”他招招手,林在范便看着一个状似昏过去了的人被拖了进来,近了才发现那人再熟悉不过。


林在范在椅子上挣了两下,哑了的嗓子用了很大力气叫喊着,连嘴唇都裂开了血口:“你动他做什么?!事情是我和朴珍荣干的!他不知情!”


“绑紧了,他有多大本事你们清楚,跑了再抓很浪费精力。”BK-1捏了捏鼻梁,似乎对林在范的大喊大叫充耳不闻。


林在范的歇斯底里并没有收到任何反馈,反而让他自己意识到了另外一点。


金有谦呢?金有谦在哪里?


“你想知道Mark都做了什么?如果不是他把事情记起来了,我舍不得对他下这么重的手。”那人站起身,踱步过来捏住一边段宜恩的下巴,抬起他毫无知觉的脑袋:“的确是个好苗子,不然当初我就不会救他。连策反都不用,省了一大把力气。”


“那家伙看上他的时候我还觉得很奇怪,凭什么是他。”中年人手上的力气大了一些,捏得段宜恩的下巴一片发白,又厌恶地撒开手,转身接了纸巾擦拭指间。


“哦,还没听懂?”


“他本来就是AS-1选中的人。原本在他之前,备选的那个是我。而这个世界这么残酷,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有什么作为?”沾了点血液的纸巾落在地上被他的鞋底轻轻踩过:“更何况他还有个小牵挂,我只不过想逼他放弃继续参加AS的训练,谁知道这小子会摔下海?”


林在范瞪大了双眼。


“那片区域礁石很多,他也算命大,被我防止出意外的人捞了上来,不然新鲜血液也会引来群鲨。刚开始我不过是想确认一下尸体,后来不如就留下做个砝码。”


“没来得及做掉他的小情人,老头子的手下就赶了过来。”


林在范身边的人垂着脑袋,全身上下的衣物几乎都染成暗红色,看上去可怖得像个血人。


“我以为老头子会就此收手,乖乖把位置让出来,没想到他直接把悬崖上那小子带走了。”


Jackson。所以Mark才会那么在乎Jackson,因为他想起了一些事。


“他醒了,不记得自己的名字,所以我叫他Mark。找人给他做了心理干预,确认是创伤性后遗症之后,也正巧迎来了我和老头子撕破脸的日子。”


“——我自由了!”中年人像是个疯子,张开双臂笑得夸张极了,声音回荡在狭小的监禁室里,不停撞击着林在范的耳膜。


“不过……”他笑罢,又恢复了先前没有情绪的语气,活脱脱如同罹患了精神疾病:“虽然现在你们俩的异心严重得让我不得不采取这种措施,但你们教出的好弟弟还值得利用。”


“如果不想他和你们落得一样下场,我劝你别再想逃,顺便等Mark醒了,告诉他——他的小情人很快就会来陪他的。”


那双皮鞋在水泥地上发出令人厌恶的声响,在关上铁门前给了林在范最后一击。


“哦,对了,小影子也是。”


“你这个疯子!——”


 


 


“哥他还好吗?”BamBam小声问,看着朴珍荣伸手掖了掖王嘉尔的被角。


“吃了药,已经睡了。”朴珍荣道:“身体上没什么,检查了一遍只有轻伤,精神上……”他摇摇头,因为连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珍荣哥,其实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他的弟弟把声音放得很低,后背贴着门板。


“你在说什么。”朴珍荣皱皱眉。


“你们以前就这样吗?Jackson哥像这样躺在床上多少次了?从我回来到现在,他几乎没有完全康复过……我……”他一点点攥紧了拳头。


“如果不是你在海外还有着部分势力,那天谈判,老家伙们早就把我们三个挨个解决掉了。”朴珍荣看看王嘉尔:“你很重要,这是Jackson说的。”


“你安安全全的,我和他才能没有后顾之忧。”朴珍荣总是这样,说出口的话带着点文绉绉的,也许是长期不正面接触血腥的事情,他说出的话有时候一点都不像个黑帮分子。


 


背后急促的敲门声断了两兄弟的交谈。


BamBam转身拧开门把。


“珍荣,墓园那边出事了。”


 


“你说什么?”


 


 


 


 


TBC.


 


因为这章比较黑暗…吧所以就不放什么参考图了…


现在非常时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总之油管加油…我心疼段宜恩live上说的那些话……


还有希望我宝贝嘉嘉T T 早日康复


隔壁KV还有个结尾,会写完


这个会写到完结


 


就这样吧…错字或者逻辑错误会之后再查…如果有错字还是求评论捉虫吧。


比心


鸟们加油…他们真的只有鸟了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