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我们都有病 4

稻草上的火鸡:

〖娱乐圈‖三重人格段‖失眠焦虑嘎〗
【4】


“Mark?”


呃……Mark不就是段宜恩吗……


像是看出了王嘉尔在想什么,段宜恩声音没有起伏地开口道:“Mark就是Mark。”


然后他歪着头盯着王嘉尔,突然伸手对着王嘉尔勾了一下手指。


“我?”


王嘉尔诧异地指着自己,不过这里大概也只有自己了,除了脚下这个已经昏迷的人。


他内心是一万个不情愿,可还是咽着口水踌躇地走向段宜恩。


走到离段宜恩还有两三步的距离他就停下了,“你……你说吧,什么事?”


没想到段宜恩突然一把把他拉过去,王嘉尔没站稳一头摔进他的怀里,一抬头就是段宜恩那张冰山一般的冷峻神颜,这种近距离下简直比海报饭拍画报什么的还要杀。


王嘉尔一下子从段宜恩身上弹开了,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有……有什么话就直说,别动手动脚的……”


“我喝酒了。”


“所以呢?”王嘉尔心里想着你喝酒关我什么事。


“所以你要送我回家。”


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王嘉尔一脸excuse me的表情看向段宜恩,大大的为什么三个字就要马上从嘴里吐出来了。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啊。”


段宜恩耸了一下肩膀,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王嘉尔一阵气结,指着段宜恩“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最后只好作罢,突然想起被撂在身后的那个血人。


“你把人打成那样?”


“正当防卫。”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衣服确实一片灰土,嘴角也破了,不过这算过度防卫了吧……都把人打成那样……


虽然别人的事管不着,但王嘉尔还是迈不过自己心里那道坎,想了想,他还是转身走到电梯那儿,那血人已经自己爬着靠在电梯门上了,王嘉尔嘴角抽了抽,看起来伤的也不是多严重嘛……都还能自己爬……


他蹲了下去,掏出手机打了120,简单地报了地址,随口给自己扯了个名字,挂了电话之后,对着那个人说:
“呐……那位爷我也惹不起,我不知道你犯了他啥事,就帮你到这儿了哈……”


因为王嘉尔今天穿的是一件套头卫衣,裤子又有些低腰宽松,一蹲下去,腰背就露出白花花的好大一截,还露出了内裤的边缘,竟然是粉色的。


段宜恩站在后面自然把一切都纳入眼里,那一抹粉实在刺眼的很,挑了挑眉,后槽牙忍不住磨了又磨,好久没出来了,有点想吃肉了……


要是王嘉尔现在转过来,就能看到段宜恩从眼里迸射出绿幽幽的光,像极了一头饿狼。


等王嘉尔起身后,段宜恩又恢复了一脸冷漠的表情,只是看王嘉尔的眼神比之前更亮了些。


“走吧。”


经过段宜恩的时候王嘉尔没好气地开口,他真是欠了这个祖宗的,每次遇到都是他给收拾烂摊子,上次也是,这次也是。


在段宜恩坐车上报出地址后,除了他给段宜恩递湿巾让他擦脸上的血之外,开车的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交流,车厢里一阵死寂,王嘉尔坐在座椅上屁股忍不住一动再动,他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想了一下,他两好像也没有特别熟……


这时,段宜恩突然开了口。


“谢谢你送的。”


“啊?什么?”


王嘉尔转头看向段宜恩,段宜恩正扭头盯着车窗玻璃。


“上次的皮卡丘。”


王嘉尔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原来是夹娃娃机那次,不过——


“你不是忘了吗?”


王嘉尔语气有些别扭地说道,他对录制节目那一天段宜恩对他的恶劣态度还在耿耿于怀。


“我没有忘!”


段宜恩语气突然重了起来,转过来目光炯炯地看着他,那道目光让正在开车的王嘉尔根本无法忽视。


王嘉尔缩了缩头,偏过头小声地嘀咕着:“谁信啊……”


气氛又回到了冰点了,恰好是等红灯期,王嘉尔手无聊地在方向盘上轻点着,腿也无意识地抖了起来,虽然在外人面前抖腿不好,但王嘉尔这么些年给养成这坏毛病了,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一胡思乱想或者无聊就开始抖腿。


他这儿抖得正欢,段宜恩面无表情地瞄了他一眼,不轻不重地来了一句,“挺骚的啊。”


“你说什么?”王嘉尔没听清。


段宜恩转过头,一脸痞笑,盯得王嘉尔浑身发毛,半天他才用气音说道:“粉色内裤,嗯?”


这声嗯简直骚气十足。


王嘉尔正抖着腿听到这句话,差点一脚油门给哧溜出去,顿时脸爆红起来,跟个打鸣公鸡一样,梗着脖子半天没说出话来。


刚才还清冷的空气现在突然变得滚烫起来,王嘉尔觉得自己面部毛细血管全爆开了,耳朵尖也烧得不行,屁股一挪动就觉得那条内裤格外不舒服,勒得慌。


“你……你他妈放屁!”


段宜恩没有回答他,但是从鼻腔里嗯哼了一声,那一声嗯哼抑扬顿挫,王嘉尔生生从里面听出了一丝嘲弄的意思,脸烫得更厉害了。


他急迫地降下车窗,夜晚湿冷的风吹进来才让他稍微缓解了一些,不然他觉得自己可能会羞到爆体而亡……


红灯过后,王嘉尔狂踩油门把段宜恩送到家门口,他觉得自己再和这个人共处一个空间会疯掉的。


“下车!”


到了地方,王嘉尔就毫不客气地赶人下车。


可段宜恩依旧跟个大爷一样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突然一把抢过王嘉尔放在前面的手机,然后手伸出窗外快速地打出一串号码,速度快得王嘉尔根本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段宜恩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还给我!”


王嘉尔此时多么痛恨自己怎么就没弄个密码锁屏或者指纹解锁,段宜恩这货手指一滑就把手机给打开了!


敌人就这么轻松地攻陷了堡垒!!!


目的达到了,段宜恩就毫不留恋地把手机扔给王嘉尔,然后带上帽子就下了车,重点是连一句谢都没有!


王嘉尔心塞地坐在那儿直捶胸,这简直就是现代社会活生生的农夫与蛇啊!段宜恩简直就是一头大白眼狼!!!


这时,黑暗的车厢里,王嘉尔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打开后是一封短信,看着陌生的号码王嘉尔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后背升起一股凉意,可他还是点开了。


[你屁股真大,又圆又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扔烫手山芋一样,手机被王嘉尔一把甩到了后座,王嘉尔坐在驾驶座就开始拳打脚踢起来,像个疯子一样狂踹空气,手不停拍着方向盘,偷窥狂,流氓,混蛋……能骂的全都骂了出来,胸腔里一团火根本喷不出来,他现在恨不得把段宜恩上三代下三代全招呼一遍。


等回到家后,王嘉尔就风风火火地进到卧室里面,把衣柜的抽屉拉出来,然后里面的所有亮色内裤全被他拿了出来,一股脑全扔进了垃圾桶。


直到现在,他才顺了一口气,这时掏出手机看时间,突然瞥到了通知界面,微博推送了一条新闻:


段宜恩深夜更自拍,转评瞬间破百万!


王嘉尔现在极不想看到段宜恩这三个字,可还是鬼使神差地点开了链接。


页面跳到段宜恩的那条最新微博。


入目是段宜恩趴在床上的一张自拍,黑白滤镜,露出了大半个肩膀,脸上露着在王嘉尔看来是欠揍的笑容。
再定睛一看配字——


今天的Mark是粉色的😉


王嘉尔盯着屏幕狠狠地抹了一把鼻子,很好,他决定了,剩下这半夜不用睡了,自己的小号拿来开黑段宜恩!!!!


———————————————————


这篇文放了这么久,现在再更好像更有了手感
段段是三重人格(目前应该是这样)
一个正常的段宜恩,性格就是有点冷的那样
一个痞气又带着暴力倾向的Mark
还有一个就是小孩子恩恩
😁😁😁

评论

热度(98)

  1. 奶音家的小甜豆稻草上的火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