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ALL嘉】Crimson Night 解析

莱茵_SweetyPuppyWang:

【汇总】莱茵的文字河流


All嘉 微惊悚向 后期黑化有 伪现背


弃权声明:角色只属于他们自己,故事才属于我


=====






时间线


所有线索按照时间排序


()内为内容所处章节位置


【】内为未描写或简写内容




1.  第一封信


画着鸽子尸体的画。(涉及章节为第一章第一节,以下简写为1-1)


【金有谦放进王嘉尔的房间,塞在礼物中间】(1-7 / 窥探者独白)




2.  第二封信


画着鸽子尸体与尖刀,印在纸上的‘Jackson去死吧’。王嘉尔将信上交给经纪人朴路荣。(1-1)


【金有谦寄出的第二封信】(1-7 / 窥探者独白)


王嘉尔向段宜恩隐瞒了实情,他握着段宜恩的手睡着了。(1-1)


【段宜恩在当晚就意识到王嘉尔的问题,他陪了一整夜,做出了参与其中又仿佛置身事外的决定】(6-7 / 守护者独白)




3.  电台行程


朴珍荣叫王嘉尔起床时满是火气(1-2)


【伉俪的第一次对峙,朴珍荣质问林在范对王嘉尔是什么感情,林在范否认了】(2-5,3-7 / 说谎者独白)


电台录制,互相说出觉得遗憾的话:王嘉尔谢谢段宜恩对他的特别照顾,崔荣宰说的对不起,朴珍荣对林在范的狙击,BamBam不甘心被当做孩子,同时试探了金有谦的隐瞒,而金有谦向王嘉尔讨要爱。【影射各个独白,并且发言顺序是各项独白的倒序】(1-3)




4.  朴路荣通知王嘉尔,关于信件没有发现。林在范询问王嘉尔,而王嘉尔继续选择隐瞒。(1-4)


【林在范在稍后与经纪人有消息记录,得知了第二封信,并且约定第二天去拿,但是被段宜恩捷足先登】(5-1,7-7 / 原罪)




5.  第三封鸽子信


画着被肢解的鸽子尸体的画,手写‘王嘉尔,我爱你’。王嘉尔撕了信,将碎片放进了大衣口袋里,随后生病。(1-5)


【金有谦被段宜恩刺激了占有欲,于是放下了第三封信】(1-7 / 窥探者独白)


【段宜恩守晚上,找到了藏在他大衣口袋里被撕碎的信,拼出了字迹,又留了一部分碎片去试探王嘉尔和暗示BamBam】(7-7 / 原罪)


【朴珍荣守第二天下午,在黑暗里偷到了一个吻,他从这一刻决定入局。】(4-7 / 捕猎者独白)




6.  【王嘉尔独自前往医院,并扔掉了第三封信的碎片。BamBam跟踪他捡回了信,拼出了字迹】(2-3,2-7 / 引诱者独白,7-7 / 原罪)




7.  王嘉尔病愈


参与声乐课练习,和崔荣宰的催眠曲约定(2-1)


便利店买冰淇淋【BamBam再一次试探金有谦,金有谦否认,但BamBam已经拿到了信件证据,无法打消怀疑。两人在便利店门口对峙】(2-7 / 引诱者独白,7-7 / 原罪)




8.  蝇灾


七嘉在房间独处。(2-2)


【崔荣宰表现出对亲密接触的抗拒,他仍未肯正视内心】(5-7 / 忏悔者独白)


王嘉尔再次看到第一封信,印上了一句新的话‘I am watching you’。(2-2)


【金有谦将信找到并添上了这句话,他不知道自己被段宜恩目击,段宜恩还帮他将信放到了王嘉尔一定能看见的地方】(7-7 / 原罪)




9.  日本之行


出国前收拾行李,金有谦不在,BamBam能够认出他穿去扔碎片的黑色大衣,段宜恩‘捡到’了落在角落里的碎片。(2-3)


【金有谦同他的艺术生同学——三封鸽子信的作者——见了面。离开宿舍的最后时分,BamBam向金有谦摊牌,两人进入短暂联盟状态。BamBam杀死了鸽子,将尸体放进了王嘉尔的房间,还打开了因为蝇灾而一直关上的门。】(2-7 / 引诱者独白,7-7原罪)


到达日本,王嘉尔喝了酒,在走廊遭到林在范的逼问,他仍旧选择隐瞒。他们在走廊的举动被朴珍荣正好撞见。(2-4)


挑选浴衣时,朴珍荣用浴衣的图案同时试探了王嘉尔和金有谦,在温泉和王嘉尔谈心,第一次提出信任话题,并告知王嘉尔关于他同林在范吵架,以及成员们都看出了他有隐瞒的事情。他表面上看起来在缓和范二之间的关系,其实已经开始了挑拨。(2-5)




10.  回国,放在房子里的箱子


段宜恩带着王嘉尔进门,他们房间里多了一个箱子,上面盖着交给经纪人的第二封信,箱子里是腐烂的鸽子尸体。(2-6)


【段宜恩发现了箱子,于是将第二封信盖在上面,以确保必须有理由让王嘉尔亲手打开。】(7-7 / 原罪)


【王嘉尔哭着将隐瞒的事都说清,而林在范在这里看出了新的可能性,并且开始了计划】(3-7 / 说谎者独白)


林在范试图将嫌疑推到经纪人身上【这有利于他计划的展开,可以有理由向经纪人隐瞒一些事情】(3-1)




11.  搬出房间


王嘉尔失眠,这件事林在范和段宜恩知情。王嘉拜托了林在范给他找医生,而后在某个凌晨被崔荣宰撞见,于是他给王嘉尔唱情歌哄睡觉(3-2)




12.  偶像运动会负伤(3-3)


王嘉尔住进医院,林在范陪床安慰。(3-4)


约见私人医生,林在范‘从医生那里’拿到了给王嘉尔的‘安眠药’,并以会产生依赖为理由限制他的‘安眠药’数量。(3-5)


出院,段宜恩将王嘉尔背下楼,告诉他“我站在王嘉尔的那一边”。朴珍荣出让自己的一半床铺,在临睡前第二次进行对范二关系的挑拨。(3-6)




13.  Roommate开录,王嘉尔搬出宿舍(4-1)


【对药瓶的两个小动作,表示王嘉尔已经逐渐将对林在范的依赖转移到林在范给他的药片上,他的生理没有产生依赖,心理却已经进入了自我拉扯的阶段。】(4-2,4-3)




14.  化妆间


段宜恩给王嘉尔擦药酒【利用他的愧疚】金有谦透露了林在范和朴珍荣的第二次争吵。(4-4)


【朴珍荣自以为发现了关于安眠药的真相】




15.  采访


林在范和朴珍荣冷战,王嘉尔和朴珍荣在消防通道进行了一场谈话,朴珍荣告诉王嘉尔去看林在范的手机。(4-5)


【朴珍荣装神弄鬼,想要王嘉尔发现药片的秘密,彻底截断范二的可能性。但是他弄错了两件事,一是林在范手上的安眠药只是安慰剂,二是王嘉尔不仅仅发现了药片的秘密】(4-7 / 捕猎者)




16.  Roommate初放送


王嘉尔带着林在范的手机去了浴室,发现了药片的问题,也发现了林在范同经纪人的消息对话。(4-6)


林在范做出解释,而王嘉尔意外跌进浴缸。(5-1)范二关系降至冰点。(5-2)


【范二关系的发展过程中,一直有朴珍荣的参与,这是他的剧本,但是差错已经产生了,范二关系的裂痕并不是因为药片,而朴珍荣自信过头没有做确认。】(4-7 / 捕猎者独白)




17.  朴俊亨婚礼结束


王嘉尔喝完喜酒回来,宜嘉酒后谈心。(5-3)


【王嘉尔在酒后说想要结婚,这对段宜恩是个打击,他迫切需要确保王嘉尔的方向是向着他的。】(6-7 / 守护者独白)




18.  圣诞公演前有尔在车厢里谈话,王嘉尔给了金有谦一个承诺。(5-4)




19.  香港颁奖礼


【离开前的这一段日常似乎非常寻常,然而因为王嘉尔内心里已经有了对真相隐隐的认知,于是整个场景都变得不对劲了起来。他在镜子里看见长着獠牙的自己,镜子里的他是他内心恐惧的折射,也是他的罪】(5-6,尾声)




20.香港休假


有尔的场合。金有谦转变了态度,而王嘉尔被鸽子汤吓到,两个人糊里糊涂地互相安慰了不止一次,且王嘉尔固执地将此称作安慰。(6-1,6-2,6-3)


【根据金有谦在第二封信和第三封信上写的内容,以及窥探者独白,不难看出,金有谦深爱着王嘉尔,且对他作为艺人这个被众多人共享的身份是痛恨的。这也是为什么第二封信是英文名和打印,而第三封信却是手写的中文名字的原因。在香港处于休假中的王嘉尔此刻只属于他,因此金有谦的态度会有变化,也会比往日更加冲动。金有谦随后说的,很害怕,但是不后悔,既是对此刻互慰的判断,也是对当初放下鸽子信的判断。】(1-1,1-5,6-1,6-2)


休假结束,金有谦在飞机上听到王嘉尔的梦话,叫着段宜恩的名字。机场里王嘉尔也特意等了段宜恩。【宜嘉有尔修罗场,段宜恩向金有谦提起合作也有试探的意味】(6-3,6-7 / 守护者)




21.  新专辑准备


王嘉尔结束Roommate拍摄,回到宿舍,七嘉的场合。随后王嘉尔尝试让coco通过第一封信的味道追踪,coco找到了藏在金有谦围巾下的骨头玩具。(6-4)


【七嘉的无结局从这一节已然被决定,崔荣宰的种种反应是他终于得知了真相,而他什么都没有说】(5-7 / 忏悔者独白)


【从王嘉尔的角度里看,在七嘉场里,他根本是无知无觉,一心只在考虑段宜恩和金有谦的合作曲,并为段宜恩不肯向他透露而生气。而coco的举动尽管荒谬,王嘉尔选择这么做却已经表示他怀疑到了成员的头上,并对金有谦有了疑心】(6-4)


【段宜恩所说的告白为主题的曲子正是See The Light,这首歌也在最后以王嘉尔的问句问出,光指代王嘉尔,而段宜恩不肯说也正是存了告白的意味。】(7-7 / 原罪)




22.  自作曲WOLO的制作过程


王嘉尔去找BamBam进行共同制作,惹出了一场意外古怪的聚会。(6-5)


【最后一次牵绊同时出现的描写,自此两人决裂,牵绊的联盟告吹】(6-6,7-7 / 原罪)


金有谦在王嘉尔的草稿纸上无意识留下了笔记。而后WOLO制作结束,却被告知无法收录进专辑,朴珍荣和他一起知道了这个消息,王嘉尔做出了一个决定。(6-6)


【这个决定表面上来看,是王嘉尔决心为自作曲争取一个演唱会的位置,而更深沉的意味是他终于下定决心找寻到真相。】(6-6)


猪尔的场合,朴珍荣故计重施,然而王嘉尔已经将怀疑放到了他的身上。(7-1)




23.  电台二次录制


对电台一次录制的回应(1-3)


【此节写法满是反讽,每个人的心态和动作和言语都有一定程度上的偏差,两次电台的纵向对比和每个人之间的横向对比都在隐喻着真相】(7-2)


24.王嘉尔将林在范给他的药片寄出检验,随后宜嘉的场合。王嘉尔争取了演唱会上自作曲的位置,却在BamBam的鞋盒里找到了第三封信。(7-3)


【王嘉尔希望段宜恩不要变,换句话说,他们的关系也将无法从朋友变作恋人。段宜恩为了守护他们之间的可能性,于是抛出了他手上的证据,希望打破目前的困境,而BamBam被他当做了替罪羊。这就是他突然向王嘉尔提出他的鞋子不见了的原因。】(6-7 / 守护者独白)




25.  演唱会会议


王嘉尔在办公室呆了两个小时,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这两个小时里,王嘉尔去找了保卫科,拿到了一年前的监控录像,发现拿走第二封信的人是段宜恩,因此他正处于极度的震惊中(恐怕他此刻还来不及思考更多)】(7-7 / 原罪)


林在范受伤,母亲又打来电话告知,所谓的‘安眠药’其实是安慰剂。(7-4)




26.  王嘉尔向林在范求证,林在范顺势洗清了自己。(7-5)


【王嘉尔对林在范说的最后一句话,“有你才完整,你是我们无所不能的队长”。前一句是守护Got7,后一句是将林在范的身份钉死在了队长上。同样是对结尾他做出最后决定的呼应。】(7-7 / 原罪)




27.  彩排现场王嘉尔的道具出了错,而BamBam在他面前摔进通道。他崩溃躲进卫生间,段宜恩找到他,承诺在演唱会之后给他一个结果。而在演唱会现场,王嘉尔自己摔进了通道。(7-6)


【BamBam受伤其一是让王嘉尔在后怕之余,发现自己对BamBam所抱的情绪已经不同往日,其二是确认这个举动不会杀死他自己。他试探段宜恩,段宜恩却孤注一掷,他所承诺的结果正是告白,而王嘉尔无论如何不想被打破这个平衡,因此他不会让演唱会结束。】(7-7 / 原罪)






28.  真相(7-7 / 原罪)


窥探者——金有谦


引诱者——BamBam


说谎者——林在范


捕猎者——朴珍荣


忏悔者——崔荣宰


守护者——段宜恩


原罪 ——王嘉尔



评论

热度(127)

  1. 奶音家的小甜豆莱茵_SweetyPuppyWa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