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FLIGHT LOG: DEPARTURE ︳上篇

三笠豆腐:





“该死,他的眼睛里怎么有星星啊。”






01.


 


这是王嘉尔第6次经过那家叫做Seven的咖啡馆,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瞄了一眼里面正在煮咖啡的人。少年纯白的衬衣袖挽的刚刚好,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和几条在手臂上凸起的青色线条。


 


王嘉尔是来韩国度假的。


 


他从小在香港长大,爸爸在香港白手起家,一步一步的打拼成了有名的房地产大亨,生意慢慢地向外开拓,在韩国也置办下了房产。于是每到夏天的时候,王嘉尔就会来韩国,在济州岛海边的别墅里度假。


 


可今年的度假却变得不一样了,因为那家新开的离别墅不远的叫做Seven的咖啡馆。


 


准确来讲,是因为那个深栗发色皮肤白皙的少年咖啡师。


 


王嘉尔第一次远远地坐在车里看见这家咖啡馆的时候就对它充满了好奇。济州岛虽然是观光旅游的胜地,但是这家咖啡馆的位置也未免太偏僻了一些,在这样一个地段偏僻且租金又不菲的地方开咖啡馆是不可能回本的,而且——


 


王嘉尔挠了挠头顶那几撮淡金色的呆毛嘟囔着:“咖啡馆的名字为什么叫Seven啊?”


 


“哥你说什么?”坐在身旁的男孩子带着耳机,大声地问了一句,声音极具穿透力的狠狠刺向了王嘉尔的耳膜。王嘉尔皱着眉头使劲抠了抠耳朵:


 


“崔荣宰,你再敢这么大声对我说话我立刻把你从车上丢下去。”


 


“哎哥我带着耳机,你说话声音太小我听不见嘛,”穿着姜黄色卫衣的少年满不在乎的把耳机一把从耳朵上扯了下来,“哥你刚才到底说什么啊?”


 


“我说,”王嘉尔眯起眼睛笑了笑,朝着荣宰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离自己近一点,然后把慢慢靠近的荣宰一把搂了过来,冲着他的耳朵大吼一声:


 


“崔荣宰你个缺心眼儿的大傻瓜!”


 


 


02.


 


但王嘉尔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咖啡师是在一个清晨。


 


王嘉尔喜欢晨练,每天早上都会早起出来跑步。清晨的济州岛很美,阳光像碎了的钻石一样散落了一地,折射出绚丽的缤纷,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海水的湿润,点点滴滴的清新。


 


王嘉尔出了别墅的大门,沿着下坡的小路一直跑,淡金色的发梢挂着点滴的汗珠,阳光映在他金色的发丝上显得格外耀眼。跑了没有多久,他就看见了不远处路边的那家“有悖常理”的咖啡馆。王嘉尔放慢了脚步,沿着咖啡馆对面的小路慢慢的停了下来。


 


还不到7点,咖啡馆看起来已经开了门。“地方这么偏,开门还这么早,开店的肯定不懂怎么做生意。”王嘉尔抱着手靠在路旁的石墙边,一副深谙生意经的姿态,好像恨不得马上冲进店里跟这个店主好好地说道说道。


 


正想着,不远处的门“吱呀”一声开了,王嘉尔猛地抬头,却又顿住,微微张了张嘴,愣了神。出了门来的白衣少年好像并没有发现有人在远处盯着他,他握了握手里拿着的水壶,转身给店门外摆了一排的花草浇起水来,只留给不远处那个呆呆的金发少年一个深栗色毛茸茸的脑袋和一副修长的线条。


 


王嘉尔一直呆愣愣地看着他好看的背影,之前脑子想的什么咖啡店选址违背常理之类的乱七八糟统统的抛到了脑后,正傻愣着,裤兜里的手机偏偏响了起来,在空旷的小路上声音格外刺耳。王嘉尔手忙脚乱的把手机从裤兜里掏出来,“崔荣宰”三个大字出现在眼前。他狠狠地挂掉了电话,还没来得及想好回去怎么收拾自己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傻瓜表弟,一抬头却对上了那少年隔路相望的眼睛。


 


一条路,两个人。光线洒在树荫上,斑驳了满地,像聚光灯投下的光色,满满的围在两个少年的身旁。两个人眼眸相对,海风把咖啡馆门口挂着的贝壳风铃吹得叮当作响。白衣少年睁大了眼睛,看着路对过那个一身运动装,脑袋上翘着几根呆毛的金发少年,眯起眼睛微微笑了一下,露出一对小虎牙。


 


不到3秒的时间,王嘉尔倒吸了一口气,一把抽下挂在脖子上的白毛巾,扭头就往回跑,全然不顾身后的人是什么反应,就这样一路跑回了家,然后一头扎在自己还没收拾过的乱糟糟的床铺上,心里扑通扑通的,像有小鹿在乱撞。


 


“哥?”门突然一下子开了,伸进来一个毛绒绒的脑袋,吓得王嘉尔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你刚才出去晨练了吗?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呢,我今早特别想吃豆浆油条,还想让你帮我买…”


 


崔荣宰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嘉尔怒气冲冲扔来的枕头给打出门去——


 


“在韩国你吃个屁豆浆油条!吃你自己屎去!”


 


王嘉尔简直对他这个缺根筋的表弟无话可说,他看着打落在地上的枕头,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金色小呆毛,想起那双笑眼和俏皮的小虎牙,脸从耳根儿红到了脖子根儿:


 


该死,他眼睛里怎么有星星啊。”


 


 


03.


 


从那天之后,王嘉尔一连几天,每天都会鬼使神差一般的去Seven门口溜达一圈,只不过这几次那个眼睛里有星星的少年咖啡师都没有在店外,而是在店里面。王嘉尔每次都会在路的对面,透过干净的玻璃窗,看着店里白衣的他煮咖啡。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勇气迈进那家咖啡馆,也许是因为那次他们相隔马路不过3秒的一个对视,让他觉得这个好看的少年好像能看穿自己的心思。


 


好看的少年咖啡师每天会准时在早上6点26分的时候开门,开门的时候门前的风铃会响起令人愉悦好听的叮铃。少年会把门前挂的牌子从CLOSE换成OPEN,然后转身回到吧台前开始调制新一天的Special Coffee。


 


“每天的咖啡都不一样啊,”王嘉尔窝在一个隐蔽的小角落里傻兮兮的盯着玻璃窗里的人看,“周三是Flat white,周四是Viennese,昨天做的是Cappuccino,”王嘉尔一边说着一天伸出小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上嘴唇:“不知道他今天会做什么咖啡。”


 


玻璃窗里的人好像并没有感受到窗外人对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好奇,他解开衬衣的袖扣,然后慢慢的把衣袖向上卷了两下,露出好看的手臂线条,沉稳的回身从左侧的橱柜上层拿出一瓶爱尔兰威士忌。


 


这天的天气很好,天空是很澄澈的天蓝色。在王嘉尔窝在角落里偷看了半个小时蹲的脚都麻的时候,咖啡馆来了客人。王嘉尔眼巴巴的看着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穿着mini裙迈着大长腿踏进店门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很不服气的感觉,他低头看了看,嘟囔了一句“我的腿也不短”,然后猫着腰偷偷溜到了咖啡馆门旁。


 


两个女生一进门就互相偷笑,扭捏的打闹着坐到了吧台前,而吧台后那个此刻正专心调制咖啡的少年却好像没有听见有客人进来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手上的爱尔兰威士忌,调兑着咖啡的比例。


 


“欧巴,”其中一个女生小心翼翼的盯着白衣少年问道:“今天的咖啡…”


 


“Irish Coffee。”少年没有抬头,兀自盯着自己眼前小号的高脚酒杯。他的声音很低沉很好听,不卑不亢但却又透着距离感,就像他有棱有角好看的面庞一般,看上去很温暖,却又不好接近。


 


女孩子的脸一下子变得有些微红,跟同伴对视了一眼,像是鼓足了勇气撒娇一样对少年说:“欧巴,你平时对客人难道也都这么冷淡嘛。”


 


少年直起身来,却还是没有看眼前的两个女孩。他拿起酒塞,封死了那瓶刚刚从橱柜顶层拿下来的威士忌,转头放了回去,背对着两个女孩说:


 


“看你年纪,好像不应该叫我欧巴。”


 


没顾得上看那两个女孩子又羞又气的表情,王嘉尔已经暗自在自己心里骂起了这个话语冷淡的少年咖啡师:“好不容易来两个客人还这个态度,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吗!这人怎么能这么没礼貌,店址选的也这么奇怪,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可骂着骂着,连王嘉尔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嘴边已经悄悄地咧开了一个小括弧,他刚想再看看店里面的情况,脑袋后方响起了一声洪钟:


 


“哥?你跟这儿蹲着干嘛呢?”


 


王嘉尔猛地转身,就看见他那脑袋瓜子上挂着耳机的傻瓜表弟正一脸疑惑的盯着他。顾不上回头,王嘉尔蹦起来一把抓起崔荣宰的胳膊就往家里跑,疼的荣宰使劲嚎了一嗓子:“哥你轻点!”


 


玻璃窗内,面对着橱柜的少年微微转了转头,向着门外那声哀嚎离去的方向眯起眼睛笑了笑。阳光穿过玻璃打在他像是雕塑一样棱角分明的侧颜上,吧台前坐着的两个姑娘竟看的傻了眼。


 


 


04.


 


“崔荣宰,”王嘉尔一脸严肃的瞪着此时此刻正低着头缩在靠椅里的人,“请问你能不能放过我?”


 


崔荣宰一脸不服气的抬头顶嘴:“我又怎么了!我就是在家里憋得难受想出去转转嘛,结果看到哥你鬼鬼祟祟的蹲在人家店门口,脸上还挂着那么诡异的笑容跟个傻瓜一样,”崔荣宰顿了一下,然后突然像明白了什么一样倒吸了一口气,“哥你不会是…”


 


王嘉尔心虚的把头一转:“什么?”


 


“你不会是像coco一样憋不住了就想在人家店门口小解…”


 


王嘉尔气的一脚把荣宰踢下了凳子:“解!我解你个脑袋!以后不准带着耳机说话,再让我看见一次我就把你所有耳机全都扔了!”


 


 


-


 


 


虽然被自己的傻瓜表弟想象成是随地大小便的变态,可是王嘉尔还是忍不住的想往Seven那里跑。他以为那个咖啡师会是个如他面庞一般温暖的少年,可是真正见了他与人打交道的样子之后,却又发现好像不是这样。


 


周日的晚上,王嘉尔正考虑着到底怎么才能不矫揉不做作顺理成章的跟这个自己偷看了好久的人说第一句话,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王嘉尔看了看来电人的名字,然后欢快的划了一下手机屏幕——


 


“妈咪!”


“Jackson,”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很温柔,“最近有好好吃饭吗?”


“当然,”王嘉尔挑了挑眉毛,“妈咪我都17岁了,马上都要成年了,我能照顾好自己的,你就放心吧。”


电话另一端的王妈妈轻声笑了笑,说:“好好好,我就知道我们Jackson最棒了,不但能照顾好自己,还能把荣宰也照顾好对不对?”


“他哪需要我照顾,”王嘉尔一听见荣宰的名字就气的鼓起了嘴,“他天天不知道多有活力多能捣乱…”


 


“那荣宰也是你的表弟啊,你要有身为哥哥的责任感。”王妈妈顿了顿,又接着说:“Jackson,这次度假的时间大概不会太长,你爸爸他希望你下周就回香港来。”


 


“啊?”王嘉尔瞪圆了眼睛,“下周?可我来韩国才一周不到啊。”


“我知道,但是你爸爸希望你能早些回来,好跟你商量一下去美国留学的事情。”


“可我的offer不是早就已经来了吗?”王嘉尔很不解。


“……总之你早些回来就是,一定在下周回来,带着荣宰一起。”


 


挂了电话的王嘉尔有些不安,印象中妈妈从来不会像这样把话说的模糊不清,他总感觉家里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这突如其来的不安搞得王嘉尔有些烦躁,他揉了揉自己本就乱糟糟的头发,转头看了一眼床头处的钟表:9点半,还不算太晚。王嘉尔顺手拿起昨天穿的那件黑色连帽卫衣套在身上,用帽子把自己扎眼的一头金发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走出了房门。


 


王嘉尔沿着小路慢慢走着,偶尔踢几脚小道上散落的石子,不知不觉就到了Seven。王嘉尔站在店的对过,惊奇的发现店里像是变了一个样子,昏暗的灯光摇曳着,五颜六色的光斑撒了满地,完全不像平常那个清新又安静的咖啡馆。时间已经不算早了,店里竟然坐了好些客人,和往常空落落的店铺完全不一样。


 


王嘉尔感到很疑惑。虽然平时因为荣宰那家伙每晚都非要拉着他打游戏很少出来,但是他也见过夜晚的Seven,与白天无异,甚至更加萧瑟,可今晚的Seven却透着不一样的感觉,比起恬静温暖的咖啡馆,更像是令人意乱情迷的酒吧。他看了看吧台,熟悉的侧脸像往常一样,只不过手上调制的好像不再是咖啡。王嘉尔拉了拉卫衣的帽檐,径直的走进了Seven。


 


推开门的一瞬,门前的贝壳风铃响了起来,吧台后的人抬起头,看了一眼从门口进来低着头的少年,转过身去,嘴角边咧开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王嘉尔手揣在卫衣的兜里,低着头,坐在了吧台前。吧台后的人没有转身:“喝点什么?”


 


王嘉尔转头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的人,发现果然所有人面前摆着的都是酒而不是咖啡。毕竟是未成年人,王嘉尔还从来没有喝过酒,可是又不想认怂一样的告诉眼前这个人,于是他低着头嘟囔了一句:“随便什么酒,都好。”


 


白衣少年没有说话,依然背对着他,只不过手上的动作忙碌了起来,不知道究竟在为他调制什么样的酒。王嘉尔抬头看了一眼之前一直紧紧关着的左侧的橱柜,才发现整个柜子上摆的都是各式各样的酒,仔细想了想,昨天少年调制Irish Coffee时用的威士忌也是从左侧的橱柜里拿的,只是自己当时并没有仔细看。


 


王嘉尔正盯着橱柜里琳琅满目的各色酒水发呆,眼前的人已经回过头来,用修长白皙的手指将瓷碟上的咖啡杯推向了他:“今天的咖啡,Macchiato。”


 


王嘉尔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年,“可我要的是…”


 


“我觉得未成年人似乎不应该喝酒,”少年咖啡师看着王嘉尔挑了挑眉毛,“况且,如果被发现向未成年人兜售酒水,我们可是要被罚款的啊。”


 


“你…你怎么知道我还没成年的…”王嘉尔抬头看着他好看的眼睛,没过3秒又害羞的低下了头,惹得对面的人笑出了声,又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


 


“直觉。”少年整理了一下衣袖,然后又推了推那杯冒着螺旋热气的咖啡,“尝尝吧,这是我今天做的第一杯咖啡,大概也是最后一杯。”


 


王嘉尔双手捧起咖啡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牛奶和香草糖浆的味道混合着打着旋儿一般的钻进了他的味蕾,他舔了舔粘在上唇的咖啡,朝着白衣少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很好喝,真的。”


 


少年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笑容,愣了一下:“那就好,”随即又笑了笑,“你不是韩国人吧?”


 


王嘉尔害羞的笑了一下:“嗯,我是中国人,从香港来济州岛度假的。我的韩语不是很好,只是不影响我交流的程度而已,你听起来可能觉得很奇怪吧。”


 


“不会,不奇怪,”白衣少年耸耸肩,“毕竟我也不是韩国人。”


 


“你不是韩国人?”王嘉尔惊奇的看着他,“那你是…”


 


“和你一样,”少年一嘴台湾腔,朝王嘉尔眨了眨眼睛,“中国人,不过我小时候不在中国长大,主要都在LA和韩国,所以国语说的不算太好,和你的韩语一样,属于不影响我交流的程度。”


 


王嘉尔愣了愣,随即脸上咧出一个大大的括弧,像是把这一周一直憋着没敢开口向这个少年讲的话一股脑全倒了出来:“不会,你中文说的很好,和我的韩语一样,也不奇怪。你知道吗,我每年夏天都会来韩国度假,所以多少学一点韩语,方便我在这里生活吧。不过在这能听到母语,还是觉得特别亲切!”说完还朝着白衣的少年wink了一下,“我叫王嘉尔,你也可以叫我Jackson。”


 


少年听完这一通连珠炮,看着王嘉尔朝他伸出的手,挑了挑眉毛,随后笑笑,握住了他的手:“段宜恩,Mark。”


 


“Mark!”王嘉尔兴奋地摇着他的手,段宜恩看着他puppy般的傻样子,禁不住笑了起来,眯起来的眼睛,白白的牙齿,就好像两个人第一次看见彼此时的样子。王嘉尔呆愣地看着他,又猛地低下头,想着他应该不记得那天清晨那个傻不愣登一溜烟跑走的自己了。


 


“Jackson,”段宜恩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10点多了,这个时间未成年人还待在酒吧里恐怕不太合适,你该回家了。”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还被自己紧紧抓住的手,猛地放开,不好意思的把手背在身后:“嗯…确实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可是…”他又疑惑的看着段宜恩,“这里明明是个咖啡馆,怎么突然就变成酒吧了呢?”


 


“哦?看来你也不是第一次到Seven来嘛,还知道这里是咖啡馆,”段宜恩朝王嘉尔狡黠地眨了眨眼睛,看着他涨红了脸局促的拉扯着衣袖的样子后心满意足的说:“下次吧,下次你来的时候我再告诉你为什么,今天太晚了。”


 


王嘉尔低着头,小声的说着:“嗯…那下次你讲给我听,我还有好多问题没问呢。”说完就飞快的跑走,跑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过头来,对着吧台后好看的白衣少年笑笑,“Mark,很高兴认识你,晚安。”


 


段宜恩看着飞快跑走的那黑漆漆的一小团,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2011年7月3号的晚上,好像有些吵啊…”


 


 


05.


 


已经是凌晨3点了,可是王嘉尔还是很精神。


 


按理来讲Macchiato并不含有多少咖啡因,是不会导致深夜失眠这种现象的,更何况王嘉尔就只是嘬了那么一小口。


 


“段…宜…恩…”王嘉尔一遍一遍的念着这个好听的名字,每念一遍脸颊上的小括弧就又加深一点,笑到不能再笑的时候又突然一本正经的拍了自己一巴掌——


 


“王嘉尔,就跟他说了那么两句话,你至于吗!”


 


 


-


 


 


新一周的清晨,空气格外的清新。王嘉尔顶着两个黑眼圈,精神抖擞的在6点15分的时候准时踏出家门。他知道段宜恩一定会在26分的时候开门,他决定向他展示一个活力少年的良好形象。


 


王嘉尔一路脚步轻快,走到Seven的时候,段宜恩刚刚好开了门,正背对着他在浇花,就像王嘉尔第一见到他时的样子,他在路的上方,而段宜恩在路下方的店门前。


 


王嘉尔正对着不远处那个的好看的背影傻笑,段宜恩就转过身来,盯着他那一脸的痴相。王嘉尔被吓得一个激灵,迅速的换上一副灿烂的笑脸,远远地朝段宜恩喊着“Mark”,然后颠颠的向他跑了过去。


 


“Mark,你怎么这么早就开门了啊。”王嘉尔装出一副好像第一次在清晨见到他的样子。


 


“我一直都是这个点开门,”段宜恩斜着眼睛打量着王嘉尔,“我看你来这么准时,还以为你早就拿准了我这个点会开门呢。”段宜恩故意把“早就”两个字说的很着重。


 


王嘉尔厚着脸皮摆摆手:“没有没有,我平常这个时间都在晨练,今天起晚了,出门晚了一会,这才正好碰上你呢。”


 


“哦?起晚了啊,”段宜恩看着他两个重重的黑眼圈,“你看起来昨晚没睡好的样子啊,不会是…”


 


“不不不跟咖啡没关系!”王嘉尔连忙说道:“我就是自己失眠了,不是你的错。”


 


“谁说是咖啡的事了,昨晚我给你做的Macchiato根本就没加咖啡因,你可别赖在咖啡头上。”段宜恩挑了挑眉毛,朝着王嘉尔不正经的笑了一下,“失眠这是有心事啊,昨晚是想谁想的没睡好?”


 


被说中的王嘉尔眼看着耳朵又火烧火燎了起来,便急忙推着段宜恩向店里走,“哎呀…今天的咖啡是什么,快进去给我做一杯吧。”


 


 


-


 


 


王嘉尔坐在吧台前,看着段宜恩安静的为他煮咖啡。段宜恩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穿白衬衣,而是穿了一件很宽大的粉色卫衣,显得他更加的瘦削,皮肤也更加白皙。王嘉尔盯着他后背脖颈的线条,脱口而出:“Mark你太瘦了,你得多吃点饭。”


 


段宜恩听了无声的笑了笑,“谁说我瘦了,我再瘦那也是你哥。”


 


“你真的比我大吗?”王嘉尔撇了撇嘴,“你看着还没我壮呢。”


 


“我比你大一岁,今年刚成年,在韩国的话你应该叫我哥,跟我说敬语才对。不过反正咱俩又不是韩国人,就不必那么论长幼辈分,算你捡了个便宜,咱俩作为朋友相处就好。”段宜恩转过头来,把一杯美式递给王嘉尔,“不过,你要是不愿意只做朋友,我也可以考虑考虑。”


 


王嘉尔一口喷出了刚刚喝下的咖啡,“你…你瞎说什么…”


 


“我逗你呢。”段宜恩盯着王嘉尔人畜无害的笑了笑,王嘉尔一对上他的眼睛就立刻低下头来,恨铁不成钢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正不好意思开口说话,兜里的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起来,王嘉尔放下了手里的咖啡,看了看信息,心里突然沉了一下。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段宜恩看王嘉尔看完信息后表情变得不太自然。


 


“没什么。嗯…Mark,”王嘉尔低着头突然顿住了话语,段宜恩不解的看着他,却迎上了他坚定的眼神,“你考虑考虑吧。”


 


“考虑什么?”段宜恩被王嘉尔没头没尾的话搞得摸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是说,我如果不愿意只做朋友,你也可以考虑考虑的吗,”王嘉尔直勾勾的看着段宜恩,然后又突然朝着他咧起了小括弧,“所以明天,跟我一起去游乐场玩吧。”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惊得说不出话。一直一直容易害羞又不敢跟他对视的少年突然间坚定又灿烂的对着他笑起来,他一时间也还真是有点招架不住呢。段宜恩这样想着,也向着王嘉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再也没去过游乐场了…不过既然你这么想去,那我陪你去一次也可以。”


 


“真的?”王嘉尔从凳子上蹦了起来,“Mark你真好!”


 


段宜恩看着此刻孩子气满满的王嘉尔,无奈的摇摇头,拿过王嘉尔的手机,把自己的手机号码输了进去,“明天记得联系我。”


 


“嗯!Mark你要等我的短信哦,”王嘉尔一边蹦着往门外跑一边回头冲段宜恩笑,“一定要等我哦。”


 


段宜恩看着出了门一溜烟跑走的王嘉尔,金色的发丝在阳光的映射下就好像耀眼的粼粼缎帛。他微微的笑了笑——


 


还真是个孩子啊。


 


 


-


 


 


深夜,王嘉尔看着光亮的屏幕上“立刻回家”四个字,用力的握了握手机——


 


离开之前,起码在离开之前,让我告诉段宜恩我的心意吧。


 


 


 


 


POSTSCRIPT.


 


Seven的吧台前,眼角有两颗痣的少年坐在段宜恩面前,“Mark哥,你真要陪那个香港的小少爷去游乐场啊。”


 


“去啊,人家都偷看了我那么久了,我总不能连个游乐园都不陪人家去吧。”


 


“来这看你的漂亮姑娘多了去了,我也没见你陪着哪个姑娘出去,哥,我说你该不会是想傍大款吧。”坐在吧台前的少年翘着二郎腿,一脸调侃的看着段宜恩。


 


“我有你这个金主老板包养我吃喝,我还需要傍大款吗?”段宜恩并不抬眼看他,而是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


 


“哎哥你小点声,这要是让珍荣听见了,我今晚还睡不睡了啊…”


 


“你俩爱睡不睡,反正我要早睡,”段宜恩看着手机屏幕上写着的“明天见,晚安。”灿烂的笑了笑,全然不顾对面少年那一脸嫌弃的表情,“哥明天可还要去约会呢。”


 


“Mark哥,”少年眯起眼睛,冲着段宜恩的背影说道:“别太认真。”


 


段宜恩没有回头,举起手机冲着身后的人摇了摇手——


 


游戏都开始了,不认真怎么能行呢。






-TBC-






本篇人物参考图:



cr:logo




 


20170116  第一篇宜嘉文 


新人渣文笔 希望大家能多包含吧

评论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