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音家的小甜豆

海边微风起,等风也等你。

斡旋中间人(二十二)

乔十七:

#all嘉尔#
说明:全篇OOC、Jackson苏;圈地自萌请不要把故事联系任何真人;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一定是抄我的-0-

106
王嘉尔醒得很早,梦魇的反复袭扰让他精疲力竭却又让他不愿意再从清醒回到睡梦中。他穿着居家服并不想换,地下室里四处转了一圈后他发现林在范也好、Nora也好,都不在地下室。他沿着楼梯拾阶而上,经由储藏室去往Light大堂,角落里的电子钟显示现在尚不到5点。
吧台上反扣着一本精装诗集在橙色的小台灯下反射着外封上的烫金纹路,清冷的街灯照着湿漉漉的街道,王嘉尔拿起诗集走向猫咪屋。
林在范就在猫咪屋里,水盆里加满水,食盆一字排开装满猫粮和营养补充剂,Nora埋头吃够了就窝到他怀里。他就这样坐在角落里看着窗外的路灯发呆,直到王嘉尔挨着他坐在一起。
“这么早?”林在范揽住王嘉尔的肩,“睡得还好吗?”
“不太好……”王嘉尔伸手抚摸Nora顺滑的皮毛却不打算说原因,“你为什么也这么早?”
“日子过得太安逸了不好,”林在范抬腕,手指插入王嘉尔耳边的头发里轻轻捋着,“尽量放空自己才能跳脱出事物之外总揽全局。”
“比方说?”
“比方说朴氏接下来的动向……如何处理可以预见到的段、朴、金三足鼎立……”
“还有斡旋中间人如何与三方周旋?”
“还有你身上的变化。”看起来今天是个沉闷的阴天,阴沉的路灯照不到的角落,林在范的脸色阴郁得难以辨明,他的食指沿着王嘉尔的耳廓移动,然后轻轻捏住耳垂,他说,“你有事情在瞒着我……”
“……”王嘉尔的眼睛暗了暗,他抱走Nora放到猫爬架上,好借此逃避回答。
“你做了决定……”林在范托腮看着窗外,风把行道树刮得枝叶凌乱,“这个决定暂时看来并不是什么坏事。只是……”雨滴突然打到玻璃上,从两三点的前奏突然急转而下变得滂沱,“你知道你要为这个决定付出代价……”
王嘉尔没有回答,他蹲在鸳鸯眼的白猫面前试探着触摸粉红色的肉垫。
“自断后路也好,自毁前程也罢,在我看来它的确可以让你从黑暗里一步步走出来……”
“我做过很多错事……”白猫从王嘉尔面前翘着尾巴逃走,他只来得及摸到蓬松的尾巴,“我承认我是个自视甚高的人。这几年来,我错估自己的位置、高估自己的能力,甚至刻意不去看一些问题。斑斑跟我说过'积重难返'的问题,我想是时候了,在一切还来得及之前……”
“所以放在首要位置上,你试图克服你积攒了八年的心病。”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失魂落魄地回来,还能因为什么呢?”
“也是……”王嘉尔站到门口朝林在范的方向自嘲地笑了片刻。
“那么,斡旋中间人Jackson是不是需要跟代理人报备一下休假?”
“怎样都好,我听你的。”
推动门的动作带动挂在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林在范看向王嘉尔离去的方向微微动了动嘴唇。
 
我多想站在你面前为你阻挡一切纷扰、保护你不受伤害。
我多想用尽一切办法让你从此快乐无忧。
然而我力不能及的地方,你的伤口依旧在流血化脓。
我不允许我自己把你推开,却也无法拥你入怀。
就像独自驾车急驶在深夜,只有车灯光散射在车身周围。
 
仿佛下一秒就会在黑夜里失控飞起来。
 
 
107
“早安,早餐吃了什么呢?笔记我已经复印好,随时可以来拿。我会准备好零食等你继续上次中断的谈话。依旧祝你雨天快乐:)。”王嘉尔读完崔荣宰发来的短信把界面切回桌面,开始新一周的工作。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是春节,忙过12月后P&J上下氛围变得很轻松。当然,总裁除外。
掐准时间王嘉尔敲开总裁办公室门,准备给洽谈的双方添上茶水。
“王秘书,”原本背向门口方向的朴珍荣回头朝王嘉尔招手,“你来得刚好,帮我送送陈总。”
王嘉尔不是不会读空气的人,洽谈的不愉快让朴珍荣整个人散发生人勿近的气息,客人也尴尬地跟着站起来:“朴总,那我就先走了。您再多考虑考虑吧……”
“陈总,”王嘉尔适时打断,他微微鞠躬示意后带路走在前面,“这边请。”
电梯数字飞快跳动,最终定格在23层。王嘉尔刷卡按了1层,陈总和他的秘书一脸尴尬地进到电梯里。既然洽谈的时候朴珍荣有意不让王嘉尔参与,这个时候陈总也没有要跟王嘉尔套近乎攀谈的必要,倒是旁边戴着黑框眼镜的秘书若有所思,电梯快到一层前他忽然问:“王秘书跟着朴总多久了?”
“说来惭愧,不足2个月。”王嘉尔礼貌微笑着回答得不卑不亢。
“哦,这样啊……”对方一脸“怪不得不让你参与洽谈”的了然。
 
王嘉尔再回到23楼的时候总裁办公室门敞开着,他在门口探头张望了一下,看到办公桌前散落着一堆文件,朴珍荣蹲在碎纸机前一张一张粉碎文件。他走过去蹲在朴珍荣对面顺手捡起地上的文件等着往碎纸机里塞,朴珍荣心情不是很好,抬眼懒懒地看了他一眼就继续机械地重复粉碎文件等动作。
“这么大一摊,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了……”王嘉尔隐约有印象手里的文件是某个在谈的意向项目,“谈不拢?”
“计划赶不上变化。偏偏赶着年末……”朴珍荣的声音淡漠低沉,像是自言自语。
“所以坏你心情了?”王嘉尔眨巴眼睛茫然地想了一下,感觉这个答案不太符合朴珍荣一直以来给他的印象。
“是对方借口年末敷衍推脱,想等年后再细化方案……”碎纸机默默吞噬着文件纸张,朴珍荣把手里的纸卷成筒轻轻敲了王嘉尔额头,“明明距离放假还有2周的时间,怎么都来得及。”
“这个嘛……”王嘉尔吐吐舌头,“老板,入乡随俗。虽然是新的一年开始,但中国还是在农历年末,我看就以拜访重要合作伙伴、参加一些可有可无的政府主办的晚宴为主吧……不要说别人,我心里的天平也是偏向放假多一点的。全年的工作在12月底完成收尾,最近没有突发事件就能'岁月静好'了。”
朴珍荣仔仔细细思考了片刻,想说什么,但好像也没什么可以反驳的。
“所以啊,别着急上火。那些确定不下来的餐会、晚宴我帮你都重新列到行程里吧?”王嘉尔开始在大脑里按时间、轻重排列各项会议和晚宴。
“嗯。”朴珍荣点头表示同意,他把话说得漫不经心、天经地义,“那你这段时间辛苦一下,跟我一起出席。”
“啊哈哈哈……”王嘉尔尴尬地笑笑,默默放下手里的文件试图悄悄后退溜走,“带我去干什么……要不要我帮你约一下我们那些美女高管?”
朴珍荣一把抓住王嘉尔的手腕,精明内敛而又让人无从抗拒的眼神透着一丝戏谑:“不必了,商务场合带你比较合适。”
“老板,我很贵的。”王嘉尔没头没脑蹦出类似漫画里的台词。
“哦?”朴珍荣挑挑眉毛。
“不不不……”王嘉尔一时有点慌乱,“我是说我的私人时间很宝贵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别人……”
“嘉尔。”
“哎?”
“下班了,一起吃晚饭吧?”
“我能拒绝吗?”王嘉尔努力皱着眉头装作为难的样子。
朴珍荣笑着扬了扬下巴:“我看不行。”
 
 
108
沸腾的开水冲入放着绿茶的厚底玻璃杯,茶叶上下翻腾滚动。热水壶放置妥当后,杯子隔着杯垫放在茶几上,渐渐舒展的茶叶伴随腾腾热气慢慢沉淀,紧挨着玻璃杯还放着一份蓝色的文件夹。
“林先生,虽然是你先找到我才有今晚的谈话。”崔荣宰端着自己的马克杯坐在林在范对面,“但是我希望我们之间的谈话你可以保密,无论用什么方法,不要让他知道。”
“我可以给你我的承诺,并且保障不会干涉治疗。”林在范架着腿看着桌上的文件夹良久没有动作。
“作为他的挚友,我希望你可以知情……”崔荣宰放下杯子翻开文件夹,修长的指尖落在红笔划下的双横线处,“经我评估,他有严重的自杀倾向。”
唯一一根眼看着要竖直立在杯中的茶叶最终斜斜地沉了下去,窗外的雨声渐渐听不到。林在范调整了坐姿端起面前的绿茶:“自杀倾向我一直知道……只是我以为已经好转了……”
“问题根源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好转就无从谈起。他的本专业是心理学,他本身又是那么敏感的人……”崔荣宰面容严肃,带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深沉,“他努力照顾周围所有人的情绪,在尽量不给大家添麻烦的同时,掩饰着自己……”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林在范匆忙放下茶杯拿起文件夹,“告辞。”
林在范经由崔荣宰右手边的通道快步走向门口换鞋离开,崔荣宰捧起自己的杯子闭眼靠在沙发背上。
 
成熟的榴莲会自然开裂,越是成熟开口越大,果肉的口感也从肉感变为软烂,气味也愈发浓烈,距离腐烂一线之隔。就好像溺水时的挣扎,最后的那一下奋力挣扎如果不能让自己脱险,那就只能奔向死亡这个唯一的终点。
 
 
109
因为是临时起意的晚饭,雨过天晴的傍晚没有提前预约,哪里都是人挤人的等位,最后还是朴珍荣报了一个私房餐厅的地址,两人在等位牌子挂出来的前一刻被服务员引到大堂一角。
“老板比较任性,没有菜单,全看心情。”朴珍荣指着服务员留下来的空白点菜单耸耸肩,“所以你想吃什么?”
“嗯?”王嘉尔故意揶揄朴珍荣,“'老板'指的是你吗?”
“我倒是不知道我们朴氏还有这么随性的私房餐厅。”
“那有些什么餐厅?”
“不如下回拿个目录给你?”
“是你自己都不知道吧?”王嘉尔抓起点菜单和笔随手涂画,“嗯,看来前一个人点了披萨啊……”他把菜单展示给朴珍荣看,纸片凹陷处没有着墨的部分组成隐约“披萨”的字样。
“那今天就是传说中的'西餐日'吧……”
“怎么说?”王嘉尔对于这家餐厅的神秘来了兴趣。
“你看,”朴珍荣指着字样说,“披萨没被划掉说明老板可以做,如果今天是'中餐日',披萨肯定会被划掉然后替换成老板的即兴菜。”
“即兴菜会怎么样?”王嘉尔转着眼睛盘算着什么。
“拒绝退菜和差评,口味没有任何保障。”
“好像会很糟糕的样子……我对西餐没什么研究,不如吃披萨?”
“你确定?”
“啊!看起来你比较了解这家店不如你点?”王嘉尔默默把菜单推给朴珍荣。
 
最终两人还是中规中矩地点了薄皮招牌披萨、时令鲜蔬汤和买一送一的巨无霸汉堡,服务员拿了两个不同图案的盘子过来,放在王嘉尔面前的是一只俏皮的红毛小狐狸,朴珍荣面前的是粉底小碎花。
朴珍荣:“……”
“哈哈哈哈哈”王嘉尔捂着嘴忍不住地笑起来,“我现在是真的确定你不是这家店的幕后老板……噗……”
朴珍荣猛然站起来把王嘉尔吓一跳,然后慢条斯理地脱下西服外套放到一旁的椅背上,然后才慢慢坐回到位子上。
“哎,你别这样……”王嘉尔双手端着自己的盘子把小狐狸一面转向朴珍荣,“我警告你,现在是下班时间,你要给我臭脸,我可是分分钟要翻脸的。”
朴珍荣一脸无奈瘪着嘴:“那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你什么时候学的网络用语?”王嘉尔把盘子按到自己心口故作受到打击的样子,“我感觉我的心脏病要复发了……我的速效救心丸在哪里……”
朴珍荣抿嘴笑着看王嘉尔胡闹,等到王嘉尔自己消停了两人对视一眼又乐呵呵地笑了。
 
 
110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娱乐至上的人,各式社交网络用奇怪的运算法则给使用端这一头的用户推送可能感兴趣的网络红人实时状态。原本只是等红灯的间隙看一眼手机,推送在社交网络首页的照片让段宜恩皱眉,左转灯由红转绿,他瞥一眼定位信息便调转车头极速狂奔。
拥挤的不知名餐厅,上世纪80年代的装修风格,彩色花型琉璃吊灯散发着橙黄色的光芒,奇形怪状的创意菜。
以及,照片一角那鼓鼓的面颊与赛过星辰的笑眼。
是王嘉尔。
 
餐厅结账的吧台附近有一个巨大的笼子,王嘉尔伸手碰了碰里面的蓝白色英短猫,猫咪就靠过去亲昵地用头蹭着他的手。那么温顺的讨好,像羽毛般把心里填满,他舍不得走开。
“20号桌买单。”朴珍荣倚着吧台看王嘉尔逗猫,起初小心翼翼,而后调皮捉弄,像个孩子那样半蹲着试图离猫咪更近一点。
“先生你好,刚刚查了一下20号桌已经买过单了。”收银员微笑提醒。
“这样啊,谢谢。”一定是王嘉尔借去洗手间的机会先一步买了单,朴珍荣走过去挠挠王嘉尔的头发,“走吧?”
“嗯。”王嘉尔回答得爽快利落,离开的脚步却恋恋不舍。
“喜欢猫?”
“喜欢小动物,”王嘉尔回头看了一眼猫咪继续笑着说,“最喜欢别人家养的小动物!”
朴珍荣点出王嘉尔的心里话:“只管玩不用操别的心是么?”
“你还真懂我啊!”王嘉尔蹦蹦跳跳倒走在前面给朴珍荣比划了一下,“小时候,我养过这么小的一只拉布拉多……”
朴珍荣顺着问:“后来呢?”
王嘉尔沮丧地背过身:“它三个月大的时候因为洗澡得了重感冒……然后,就变成天堂里的小奶狗了……”
司机把车停在路边,朴珍荣走上前拍拍王嘉尔后背:“回家吧。”
“嗯。”
夜晚的路灯照亮长长的街道,王嘉尔捧着手机给斑斑发小狐狸盘子和用滤镜美化得让人垂涎的晚餐,很快就收到了弟弟的回复:“山里的孩子苦!!”附带一个大哭的表情包。
王嘉尔发了个笑脸过去:“那就快点回家吧,回家给你做红烧肉。”
斑斑回复:“太狡猾了!红烧肉还不是得我来做!!”
王嘉尔笑着还想回复些什么,忽然左肩一沉,视线从手机屏幕上往左侧移动就看到朴珍荣靠着他的肩膀熟睡,近在咫尺的脸因为疲倦而锁着眉头。安静的车内只有细微的呼吸声,他放下手机端正坐着提供踏实依赖的肩膀。
车行不知道有多久,绕过高架、经过隧道,深沉的夜色衬托着整个灯火璀璨的城市。王嘉尔的手机忽然突兀地响起来电音,他慌忙挂断,确认没有惊醒朴珍荣后他安心地看着窗外的夜景。
 
拥挤的餐厅里段宜恩按照照片寻找王嘉尔的方位,却只找到了一桌一脸茫然的情侣。
“20号桌已经翻桌两次了,您照片里的客人早就离开了。”服务员耐心解释。
段宜恩点头表示理解,他走到餐厅门口拨打王嘉尔的电话,店里人声鼎沸影响了信号,电话拨出后经过数秒空白音才转到彩铃,但彩铃才第一句刚开唱就被挂断,连绵的忙音敷衍而嘲讽。
 
我多么想见到你,
我想解释,解释那些照片,解释让你误会的那些事情,
以及八年前没有说出的告白。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没有机会了,
可是,我一直都知道的。
 
我爱你啊。
 

评论

热度(128)

  1. 奶音家的小甜豆乔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